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37|Chapter 37



    “喂。”雾茫茫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外走。

    “你在哪儿?”路随问。

    “我在家啊。”

    “下来。”

    雾茫茫抬头看了看家里的钟,这都晚上十点了,没想到路随居然会去她公寓楼下,“我在半山呢。”

    路随那头默了默才“嗯”了一声。

    雾茫茫收线之后回过头去就看到柳女士放大的脸,差点儿没被吓死。

    “柳女士,你干嘛?偷听我讲电话,这个家里还有没有*,有没有人权?”雾茫茫佯怒。

    柳乐维心底直摇头,她好歹也是和雾松自由恋爱过来的,中间出过几次轨,最近几年又在重温第二春,丰富的经验告诉她有爱的男女可不是这样打电话的。

    “不要被男人的皮相给蒙蔽了。”柳乐维道。

    知女莫若母,如果姓陆的长得像头肥猪,你看雾茫茫肯不肯将就?

    雾茫茫觉得脸有些发烫,好吧,她的确是被路随的皮相给蛊惑了,本来是冲着可以睡他一睡的目的去的,结果被她突然而来的矜持和矫情给毁了。

    可是女人的矜持程度也是分人的。

    只有当你希望他能尊重你,觉得你很珍贵的时候,才会祭出矜持的旗子,不过是为了托高自己的底价而已。

    雾茫茫自然也有不矜持的时候,在她年少的岁月里,也曾经肆意地挥霍过自己本就不多的热情。

    睡觉,睡觉,什么事情睡一觉之后可能就无师自通了。

    然而雾茫茫刚敷完面膜,戴上眼罩,准备睡个大懒觉的,就又接到了老苹果的电话。

    雾茫茫有点儿不想接,但电话断了之后接着又响了起来,雾茫茫只能认命,拿起手机就听路随道:“我在你家外面。”

    其实雾茫茫心底早预料到了。

    但大冷的冬天的夜晚,一想着要重新换衣服出去见面,雾茫茫刚才才不愿意接电话的。

    雾茫茫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的熊猫绒绒睡衣,舍不得脱掉,才刚刚穿暖呢,虽然不太正式,可是全身半点不露,见自己的男友似乎也说得过去。

    雾茫茫拿着手机,趿拉着熊猫头的拖鞋走出门。

    穿着一身藏蓝色大衣的路随正靠在路对面的车门上,衣襟敞开,露出里面的衬衣,衬衣领口也是敞着的,这得有多热啊?

    见雾茫茫出来,路随朝着她走了过来,眼睛在她身上扫了一圈。

    黑白二色的熊猫睡衣,头上还戴着一顶黑白色的小丑帽,冒顶下垂,尖上一个黑色绒球刚好垂在肩头,熊猫的两只黑眼睛又正好落在两边胸上,喜感十足。

    路随的唇角微微扯出一丝弧度。

    “上车吧,外面冷。”路随替雾茫茫打开车门。

    雾茫茫这回没有矫情,在呵气如吐云的寒夜,冷是女人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雾茫茫到了车里总算觉得自己又柔软了起来。

    路随看着雾茫茫粉粉嫩嫩的脸蛋,想起刚出生的大熊猫的肉粉色,开口道:“想见你。”

    这么直接?雾茫茫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路随的热情。

    她明显察知路随的眼神在自己的嘴唇上逗留颇久,她还以为这人要违规,结果居然绅士的什么也没做。

    “上次让你考虑的事考虑得怎样了?”路随又问。

    雾茫茫诧异地看向路随,她以为他这样的人应该明白,当时的沉默就是拒绝了,不说明只是不想他因被拒绝而尴尬罢了。

    但既然路随既然再次开口,足以说明他的认真。

    雾茫茫想了想之后,再以淑女般的极慢的语速道:“妈妈说,好女孩儿婚前不能跟男人同居。”

    路随忍不住轻笑,这话如果别的母亲说出来还罢,但是未婚先孕,数次出轨的柳乐维女士似乎不是说得出这种话的人,

    “那我去跟柳女士说?”路随没有接受雾茫茫的忽悠。

    雾茫茫怒,显然路随很清楚柳女士的为人,她若知道,只怕恨不能她和路随立即生米煮成熟饭,挟太子以上位就更好了。

    想当初,柳女士可不就很积极地替她谋求与沈庭的相亲么。

    至于这次柳女士误将姓路的当成了姓陆的,表现出的理解和慈爱,不过是因为本城姓陆的分量不够她卖女求荣而已。

    假使换做路家,柳女士和雾老板梦寐以求的顶层阶级的大门就将向她敞开,雾茫茫很肯定自己的母亲会毫不犹豫地把她推出去的。

    “那就让柳女士搬去跟你同居好了。”雾茫茫呛声道。

    “好吧,随你。”路随败下阵去。

    雾茫茫乘胜追击,“太晚了,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儿睡吧。”

    路随没说话,只是向雾茫茫的方向侧了侧脸。

    刚刚赢了一筹的雾茫茫,不得不照顾一下路随这个输家的情绪,探身在他脸上轻啄一口,然后迅速地缩了回去。

    “太敷衍了。”路随似乎有些不满,暗哑的声音让车厢里的空气骤然升温。

    他声音本就醇厚里带着磁哑,对着你说话时就像拿羽毛在你耳朵上挠痒痒一般。

    看着今晚明显有些求安慰求安抚的路随,雾茫茫忍不住问:“你这次是不是输了很多钱?”

    路随看着雾茫茫笑了笑,“怎么可能,我可是有幸运女神的。”

    雾茫茫不语,看着路随探身从车后座拿过一个礼物盒来。

    “送你的。”

    雾茫茫当着路随的面打开包装,里面是一张黄金做的麻将牌,“九万”。

    雾茫茫把玩着那枚九万,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寻求已久的答案。

    h市有位太太,眼睛细得就跟一条缝一样,长得也很奇怪,但最后居然打败了无数美人,成功嫁入豪门。

    据说是因为那位太太的面相十分旺夫,所以力克众女而上位。

    于路随他们这些人来说,比普通人更迷信甚多。

    漂亮女人多的是,但旺自己的可不那么容易找。

    雾茫茫就走了片刻神,等下一秒醒过来时,车子已经发动了,路随淡淡地抛来一句,“系好安全带。”

    “诶,这是要去哪里啊?”雾茫茫赶紧系上安全带,她一时半会儿还不准备死。

    “吃不吃宵夜?”路随问。

    “我从来不吃宵夜的。”雾茫茫说得斩钉截铁。

    美好的身材来自于自律。

    路随将车驶入湖区的路宅,雾茫茫穿着拖鞋拘谨地站着,脚趾头全部都蜷缩在了一起。

    她是不是太好骗了?

    穿着黑色燕尾服,打着黑色领结,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大约五十来岁的管家已经迎了出来。

    雾茫茫拉了拉自己熊猫睡衣的下摆,实在撑不起淑女的风范。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雾茫茫趿拉着拖鞋,努力摆出高冷女神范儿。

    人家有的女明星还穿着“病人服”大摇大摆逛街呢,她今天这睡衣也不算丢脸。

    当然管家也是绝对高素质的,看见雾茫茫时面不改色,连眼神都没闪一下,仿佛雾茫茫穿的不是睡衣,而是晚礼服一般。

    路随将雾茫茫领到卧室门口,替她打开门,“你看看吧,如果不喜欢这种风格,明天老彼得会给你约设计师的。”

    雾茫茫打量一圈以后,就断定这一定是路宅女主人的闺房。

    里面的衣橱和鞋柜,真是豪华巨大得惊人。

    “不用的,我又不在这里住。”雾茫茫拒绝了路随的好意。

    “哪怕只是住一天,总是要让你喜欢。”路随道,“你休息一下,等会儿我给你送牛奶过来。”

    在确定路随走了之后,雾茫茫立即扑过去将所有的衣橱和鞋柜打开,华丽丽地闪瞎了眼睛。

    都是当季的新款,最要紧的是雾茫茫一眼就认出全是她喜欢的牌子。

    拿出来看了看码字,也是她的号。

    最离谱的是,睡衣橱里居然挂着一套跟她身上一模一样的熊猫睡衣。

    刹那间,雾茫茫就意识到,路随是不接受被人拒绝的。

    路随敲门进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衣服,而雾茫茫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见他进来就问:“wifi密码多少啊?”

    路随将牛奶杯递给雾茫茫,报了一串数字。

    “早点儿睡吧。”路随道。

    “不是说只是吃宵夜吗?”雾茫茫撅嘴道。

    “你不吃宵夜,所以只能改吃早餐了。”路随笑道。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雾茫茫端起牛奶杯喝了一嘴的白胡子出来,然后可怜地嘟囔道:“我要回家。”

    “你说什么?”雾茫茫的声音很低,路随似乎没有听清楚。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些东西的?”雾茫茫抬起头问。

    洗浴室里从洗发水、沐浴露到牙膏、牙刷都是雾茫茫用惯的牌子。

    梳妆台上的护肤品和彩妆也全是雾茫茫正在用的品牌系列。

    “网络时代的大数据,你买过什么都有记录,可以提炼出很多信息。”路随道。

    雾茫茫吃惊地张大了嘴,这也太可怕了!

    就像没穿衣服一样。

    但试问你知道以后,又会不会从此就不再网络支付?恐怕你早已经习惯了。

    “你怎么拿到数据的?”雾茫茫刚问出口,就知道自己问了个傻问题。

    路氏财阀的产业遍布各行各业。

    雾茫茫晚上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被压在五指山下面,怎么翻都翻不出去,脑门儿直冒汗,正毛躁得想撞墙的时候,突然被敲门声惊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