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36|Chapter 36



    雾茫茫又不是无知少女,顿时被路随的暗示给弄得满脸通红,

    虽然身体接触这档子事里面,通常女人都觉得是自己吃亏了,而男人占了便宜。

    但是换到路随这里,雾茫茫总有一种是自己占了他便宜的感觉。

    吃饭的地方是家夫妻档小店,出名的是他家的夫妻肺片,这是一道川菜,但即便是在四川也很难吃到正宗的了。

    而这家的这道菜,麻辣鲜香,食材上乘,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老板娘的味道调得好。

    雾茫茫则爱死了这家的红油水饺。

    “你好像很喜欢这种小店啊?”雾茫茫问路随。

    “怎么说?”这才是路随第一次带雾茫茫出来吃饭。

    “上次宁峥带我去吃了一家包子店,很好吃的,他说是你推荐的。”雾茫茫说这话明显就是缺心眼儿。

    “是吗?”路随淡淡地来了这么一句,然后就不予置评。

    雾茫茫觉得路随就是冷场王,让人没法往下接话,索性闭嘴专注地吃水饺。

    “我喜欢这种小店是因为他们或多或少都有祖传的手艺或者配方。”路随半晌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敢情这吃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啊?

    不过想一想,雾茫茫也觉得应该照顾这种店的生意,可千万别失传了。

    “嗯,我今后也争取给我孙子传一个菜谱下去。”雾茫茫信口开河地道。

    “很好,我拭目以待。”路随给雾茫茫点了个赞。

    雾茫茫深深为自己嘴快而懊恼,她这可不是恨嫁,只是随便接个话好让聊天继续。

    不过现在雾茫茫决定只吃饭不说话。

    路随的话也不多,两个人这样沉默相处,倒跟很多十年夫妻一般似的,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一顿饭下来,雾茫茫负责吃,路随就负责看。

    雾茫茫被辣得脸红彤彤的,不停地用手扇舌头,麻的。

    结账时,老板娘说点评网上买单可以打九折。

    虽然平时雾茫茫很喜欢搞这种网上支付,但是今天肯定是不考虑的。

    所以只是静默地瞪着路随付钱。

    “你有点评网的app吗?”路随转头问雾茫茫。

    “有。”雾茫茫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路随的意思。

    路随“嗯”了一声,“那你付款吧。”

    路森,中国男女谈恋爱的时候不是都是男方付钱么?!

    只有结婚之后才是老婆付款的好么?

    再说了你一个资本家,好意思吃个一百零几块钱的饭也贪图打九折的便宜?

    虽然钱不多,但是雾茫茫觉得这种画风不太对。

    走出门时,路随看着明显还没有回过神来的雾茫茫,解释了一句,“我只是希望我们相处得随意一点儿。”

    雾茫茫看了一眼路随,您老人家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人到了可以互通钱财的时候,关系的确就算随意了。

    走到路边,路随的司机立即迎上来将车钥匙递给给路随,转身上了一个小皮卡,车斗里载着路随的摩托车。

    雾茫茫心想这样麻烦,看来路随是真的不喜欢别人碰他的机车。

    那么当时路随对自己的心态,就很值得推敲了。

    雾茫茫本该窃喜,但心里却没来由地有些沉重。

    雾茫茫没敢去深思这背后的问题。

    车停到雾茫茫豪宅楼下的时候,路随熄火转头看向一路都很沉默的雾茫茫。

    雾茫茫解开安全带飞快地道:“那我上去了。”

    路随不开口,依然只是静静地看着雾茫茫。

    雾茫茫有些捱不住地将手放到膝盖上,就像幼稚园里排排坐吃果果的小朋友一般乖巧。

    奈何路随耐性十足,雾茫茫不得不侧头去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人虽然有征服高山之心,但面对山上的风暴雪灾时一样要心怀畏忌,只能遵循高山的规则。

    他心情好,风和日丽让你能上行你就上行。

    若是他心情不好,暴风雨雪摧残,任你多大的本事一样只能在大本营仰望,一个不好,连大本营都得给你埋了。

    所以,雾茫茫对路随的那点儿心思,绝对可以用“叶公好龙”来形容。

    这龙一下凡,先就把她自己给镇住了。

    况且路随给给人的感觉实南亲近。

    这种难以亲近又和沈庭的那种高冷不同。

    沈庭虽然冷,但你会知道他冷的背后藏着很大的热情,只要你能破冰,那底下就是一团火,可以燃烧整个沙漠。

    但是路随则让人有一种什么都难以让他感兴趣的印象,简直疏淡沉静到了骨子里,让人会不由自主地收敛本性,不显得那么浮躁和幼稚。

    “茫茫,你考虑一下搬过去跟我一起住吧。”路随道。

    雾茫茫愕然。

    资本家的效率就是高啊。

    第一次相亲就把关系确定下来了,这才第二次约会呢,就要求同居了。

    雾茫茫可没有这种效率。

    “并不用同房,不过既然我们是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那么越早磨合生活习惯对我们彼此越好。”路随道。

    要是磨合不好,就早死早超生是吧?雾茫茫心想。

    “你考虑一下。”路随替雾茫茫打开车门,和她一起走进电梯送到家门口。

    雾茫茫当着路随的面关上门,丝毫没有邀请自己男友进去喝杯水或者上个厕所什么的意愿。

    刷牙时,雾茫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把牙刷当成了路随,狠狠咬了一口。

    老男人的婚恋观果然现实。

    爱不爱什么的都是玩意儿,真正重要的是两个人相处合拍不合拍。

    而且都懒得在你身上浪费时间,立即就要求磨合,效率才是一切。

    这个其实不用磨合,雾茫茫立即就能回答路随:他们完全不合拍。

    接下来的时间,路随消失了三天,据说是公海上有一场豪赌,专门给他们这些钱多得没地儿花的人找刺激的。

    雾茫茫拒绝了路随同行的邀请,她可是要上班的人。

    而且最近受她小舅舅的逼迫,雾茫茫已经着手开始准备考研了,在他们这个行当混,学历低实在很受歧视。

    专业课雾茫茫托肖森的福可以走后门,所以只用对付英语和政治即可,雾茫茫准备换个城市读书。

    柳乐维很奇怪,一直不肯妥协去继续念书的雾茫茫怎么突然就转性了。

    “你这是怎么了?”柳乐维问雾茫茫。

    “我觉得是时候当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上进青年了。”雾茫茫道。

    柳乐维自然不相信雾茫茫的鬼话,“男方嫌弃你了?”

    应该没有吧?就看这回去赌船上,会不会被别的小妖精勾走了。

    “早跟你说了,女孩子多读点儿书好。”柳乐维似乎颇为幸灾乐祸。

    现代社会,学历不算个啥,但没有学历却万万不行。

    “什么时候叫他到家里吃顿饭啊?”柳乐维又道。

    “他只吃有文化传承的饭菜,你有祖传配方吗,柳女士?”雾茫茫问。

    “臭讲究。”柳女士从鼻子里喷出气来。

    柳女士如今的衣食住行其实已经很讲究了,但是跟那些财富靠继承来的几家相比,她就显得村了。

    所以她们往上看,觉得别人是臭讲究。

    而那几家从上往下看,又觉得你泥腥味儿还没除干净。

    柳乐维虽然嘲讽了一句,但暗暗在心底把本城数得上的姓陆的过了一遍,是有两家还不错的,仗着上一辈经营得还不错,架子端得很厉害,其实财富排行榜上早就跌到五十名以外去了。

    柳乐维很怀疑以雾茫茫的性格能否适应那样的家庭。

    柳乐维道:“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就跟孙猴子被压在五指山底下一样没精神。要不然我找人给你重新一个吧?”

    可以当然是可以的,但绝对不是现在,那不是把路随往死里得罪么?

    “你先物色着吧,等这边玩儿完再说。”雾茫茫道。

    “你找个机会跟他回去见见长辈吧。”柳乐维给雾茫茫出主意。

    “呃?”雾茫茫没回过神来。

    柳乐维觉得雾茫茫真不开窍,“你要是能讨得他们家长辈欢心,你今后日子就好过,如果他家长辈不喜欢你,你们自然就淡了。”

    最近沈敬眉出国看她女儿去了,柳乐维也没地儿仔细打听那姓陆的一家,雾茫茫又是一问三不知,柳乐维觉得自己简直操碎了心。

    雾茫茫看柳女士皱眉,自己先怒火攻心,“都怪你,人都不打听清楚,就敢把我往火坑里推,现在又来为难。”

    柳乐维也怒了,“你自己怂还怪我,相亲那天你哑巴啊,你自己不懂拒绝啊?竟然就跟着人家往别墅去过夜。”

    雾茫茫呗噎得半死,“我要是敢拒绝,还用得着像现在这样啊?!”

    雾茫茫心里骂了句脏话,她如果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你看她敢不敢踹了路随。

    其实雾茫茫没有对自己说实话,如果她不是抱着想尝尝河豚到底会不会毒死自己的心态,她也不至于就那么乖乖从了路随。

    柳乐维觉得雾茫茫简直不可理喻,正要骂人,却听雾茫茫的手机响了。

    雾茫茫指了指手机,对柳女士做了个口型,“就是他。”

    手机一直在响,“你是我的老呀老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黑黑的老脸儿砸碎我的心窝,点燃我心底的火火火火火……”

    柳乐维百般无奈,雾茫茫这都录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