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34|Chapter34



    雾茫茫果断挂掉电话,然后关机。

    对着手机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雾茫茫重新走回去的时候,就听路随站起来道:“我去洗澡了。”

    很正常的话,但雾茫茫看着路随的背影,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思考之后发现应该是路随的表情不对,好像略带调/戏。

    雾茫茫不由又想起路随卧室里的高清摄像头。

    见鬼的高科技别墅,还有没有*和人权了?

    所以雾茫茫忍不住在路随背后喊道:“浴室你没装摄像头吧?”

    “这间别墅里没有死角。”路随答道。

    雾茫茫直接阵亡了,这么说她喜欢在洗手间唱歌这件事也曝光了?

    雾茫茫差点儿没扑上去踢死路随。

    雾茫茫凶狠地吼道:“把录影交出来!”

    路随忍不住发笑,“你的房间在你入住时,就已经自动关闭了所有摄像头了,你可以自己设定。”

    雾茫茫拍了拍自己的胸,总觉得住在这里超级不安全。

    以至于雾茫茫连裸/睡的习惯都改了。

    清晨,明亮柔和的阳光照射到雾茫茫脸上时,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充满负氧离子的空气,把全身筋骨都舒展了一遍,这才刷牙洗脸扎了个马尾轻快地跑下楼拿牛奶喝。

    雾茫茫喝着牛奶,转过头就看到路随穿着湿漉漉的泳裤从外面走进来,一边走一遍用毛巾擦头发,简直就像在看付费频道。

    路随走到雾茫茫的身边,探身拉开冰箱门,雾茫茫都闻到了他身上水珠的气息。

    路随用眼神赞美地打量了雾茫茫几眼,并在她的腿上流连了片刻。

    雾茫茫面红耳赤地加紧双腿,借着低头喝牛奶的姿势调整呼吸。

    但是入眼的人鱼线简直没闪瞎雾茫茫的眼。

    果然男女关系的根基就在于□□/的吸引力上,而且还是相互作用力。

    吃过早饭之后,路随去钓鱼,雾茫茫表示对这种老年人运动不感兴趣。

    路随道:“你可以坐在我旁边玩手机。”

    雾茫茫没能理解这种逻辑,她坐在室内沙发上玩手机多好,为什么要去水边喂蚊子?

    “因为我会关闭室内的信号源。”路随道。

    你赢了!

    雾茫茫牙痒痒地想吃肉,路随拿捏网络信号的手段和柳女士拿捏零花钱的手段如出一辙。

    雾茫茫只能妥协地坐到路随旁边,她就不明白了,她坐过来,两个人也是不说话的,她完全没有什么作用啊?

    老年人的恋爱模式真的很让人纠结。

    所以雾茫茫必须给自己找点儿事儿做,“我能不能告诉她们你是我男朋友?”

    雾茫茫对着路随扬了扬手机。

    “随你。”路随连眼睛都没睁开。

    雾茫茫思考了一下让路随以何种方式出场比较自然,如果无缘无故跑到微信群里去说,估计会被嘲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

    所以雾茫茫又问:“我能不能拍一张你的侧脸?这里就只有海和树,不会泄露你岛上的秘密的,而且我可以给背景打马赛克。”

    “不要发到微博上。”路随道。

    雾茫茫在路随的背后右手握拳做了个“yes”的动作,然后调出自拍神器,争取把路随拍得美美的。

    有一个如此上相的男朋友,真的很幸福,雾茫茫忍不住多拍了几张,拿给路随挑选,还得寸进尺地道:“如果可以拍你的游泳照,她们肯定会嫉妒死我的。”

    路随将雾茫茫手机上他的照片删得只剩一张,顺带浏览了一下雾茫茫手机里她的自拍照,这姑娘连刷牙都没忘记给自己来一张。

    路随一张一浏览,看得发笑。

    雾茫茫觉得自己的每张照片都美美的,也乐得让路随欣赏。

    她从来不孤芳自赏。

    所以雾茫茫悄悄地放纵路随这种行为,拿起遥控器开始玩,让c-3po来来回回的送果汁和水果沙拉也挺好玩的。

    但是雾茫茫忘记了,自恋狂的手机相册里总有那么几张照片是不能让人看见的。

    例如,她穿着白色露脐斜短t恤和黑色蕾丝小可爱在浴室里拍的那张。

    她的手从t恤底下穿过,摸在自己的奶油包上的陶醉照。

    其实只是一张模仿照,只限本人珍藏和欣赏的。

    等雾茫茫想起这事儿,尽量不打草惊蛇想从路随手里拿回手机的时候,她从路随肩头望过去,心里的神兽真是跑了一群又一群。

    因为路随已经看到另一张更早的照片了。

    他是一张一张浏览的,这说明,白色短t恤那张他已经看过了。

    现在看的这张叫“湿/身的诱惑”。

    是雾茫茫穿着白衬衣,站在淋浴头下用自拍神器拍的。

    雾茫茫一把就抢回了自己的手机,恼羞成怒地道:“怎么能随便翻别人的手机?!”

    “抱歉。”路随很有风度地道歉。

    雾茫茫根本就不敢去看路随的表情,她觉得自己囧爆了。

    羞射。

    幸亏路随马上就站起身往前走去拉钓竿,雾茫茫看着他的背影松了口气,用手冰了冰自己的脸。

    雾茫茫翻出手机里珍藏的稀有照片,本想立即删除的,但是手指动了好几次,都没舍得。

    能保存在她手机里照片,可都是千挑万选,经得起时光考验的。

    美得不要不要的。

    光线、角度、构图都很完美,杂志硬照也就这个水准了。

    雾茫茫很苦恼。

    “舍不得删就别删了。”路随回过头道。

    雾茫茫不说话。

    “不过这种照片放在手机上太不安全,我帮你想个法子保存。”路随道。

    最后路随送了雾茫茫一个u盘大小的存储器。

    “你自己设置密码,如果有人想强行破解,它就会启动自毁程序。”

    这么先进?都可以演电影了。

    雾茫茫接过存储器,“可是我随时都想看怎么办?”

    “照镜子就可以了。”路随答道。

    哈哈,这笑话真冷。

    雾茫茫耷拉着肩膀冷笑。

    “要是能给这些照片安个后门,弄一种病毒就好了,一旦外泄就能自动销毁,这样就不怕了。”雾茫茫道。

    路随挑挑眉,“不错的idea。”

    但因为这么个插曲,雾茫茫就将要公布路随这件事给搞忘了。

    再说,也没了那心情。

    下午直升机总算到来,雾茫茫松了一口大气。

    柳女士打电话过来,要求雾茫茫必须回家一趟。

    路随一直将雾茫茫送到半山的家门口,雾茫茫说了一声谢谢就要下车,但路随却不肯按下中控锁。

    雾茫茫侧头看向路随,心里嘀咕了一下,这人该不会是在等goodbyekiss吧?

    也是雾茫茫很无奈,很敷衍地探身过去在路随脸上快速地亲了一下。

    但是看见路随眼里露出的惊讶之意,雾茫茫立即意识到自己会错意了。

    真是自作多情。

    “goodbyekiss。”雾茫茫赶紧解释。

    路随点了点头,“明天下班我去接你?”

    “有时候工作多的话可能会加班。”雾茫茫道。

    “那你下班给我电话?”路随又道。

    雾茫茫点点头,这次车门总算可以打开了,雾茫茫飞快地跳下车。

    “你应该等我给你开门。”路随绕过车头走到雾茫茫面前。

    雾茫茫赶紧摆摆手,“都这么熟了,没必要吧?我进去了。”

    雾茫茫都走了几步远了,又听到路随叫住自己。

    她回过头去看路随,只见路随靠在车门上道:“茫茫,你知道我的手机号吗?”

    被发现了!

    雾茫茫焕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哎呀,我都忘记自己没有你的号码了。”

    “把你的手机给我。”路随伸出手。

    雾茫茫迟疑了片刻,才将手机解锁递给路随。

    路随输入了一串数字,拨通他自己的电话之后,再递回给雾茫茫。

    雾茫茫走进雾宅时,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跟路随交往,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太监和皇帝陛下搅基的错觉,连大气儿都不敢出,而且皇帝陛下说什么都是对的,只能小心伺候着。

    虽然有路随这种男人当男朋友很能满足人的虚荣感,但此外总觉得有点儿空虚。

    柳女士一见雾茫茫就开始责问,“你懂不懂什么叫矜持啊?才第一次见面就跟男人回家过夜,他会珍惜你才怪。”

    雾茫茫抱着抱枕不说话。

    柳女士上前就去拉雾茫茫的领口,吓得雾茫茫连连叫“干什么,干什么?”

    “我看你这样没精打采的还以为你被虐待了呢。”柳乐维道。

    “你脑洞也太大了。”雾茫茫将毛衣领口从柳女士手里抢回来。

    “说吧,对方究竟是什么人,让你这样上赶着地扑上去?”柳乐维追问道。

    “有车有房,父母双亡。”雾茫茫耸了耸肩,叹息一声。

    “在哪儿上班,自己开公司吗?公司规模如何?年收入多少?交过多少女朋友?有结婚的打算吗?”柳乐维噼里啪啦问出了一大堆问题。

    这也怪不得她,当时柳乐维拜托沈庭的姑姑给雾茫茫介绍对象时,她姑姑手里一时没有合适的男性,就又转而拜托其他人,中间转过几道手,等时间和地点定下来才告诉柳乐维的。

    柳乐维为了表示自己相信沈敬眉,也不好意思多问,就答应了。

    所以柳女士对雾茫茫的相亲对象其实也没有任何概念。

    路随在哪儿上班?雾茫茫还真不知道,在她的印象里,路随就是那种不上班的人。

    财神爷的公司叫什么呢?未知。

    “公司名字不知道,规模应该不算小,年收入没问,过往婚恋史一概未知,有结婚的打算。”雾茫茫道。

    柳乐维又问:“结婚后财权会交给你吗?”

    “这怎么可能?”雾茫茫立即反驳,简直想都不敢想。

    “什么都不知道,那你到底看上他什么?”柳乐维没好气地道。

    “我没看上他,是他看上我。”雾茫茫也没有好声气地道。

    柳乐维深深地看了雾茫茫两眼,自己的女儿她还是了解一些的,看来对方应该非常强势,彻底压制了雾茫茫。

    沈敬眉介绍的人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但是有句话叫“齐大非偶”,柳女士并不指望雾茫茫当“第一夫人”,只希望她找个靠谱的男人结婚,至于经济状况么,过得去就行了,雾茫茫结婚的时候,她自然有大笔嫁妆奉送。

    “我看还是算了吧,男人太强势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如果你不好拒绝,我可以拜托你沈阿姨去解释。”柳乐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