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32|Chapter 32



    因为特别希望能相亲成功,所以上午雾茫茫还特地去做了个漂亮的头发,在镜子面前换了四、五套衣服,最后选了一件藏蓝色的一字斜肩长毛衣配灰色短裙,只露出点儿灰色边沿来,过膝的黑色磨砂牛皮长靴陪灰色长筒靴袜。

    瞧着似乎太过年轻,不过很显腿长,雾茫茫又搭了一条灰色大格子的毛呢披肩,学院派的文静气质简直呼之欲出,一看就是好女孩儿。

    听说对方年纪有点儿大,雾茫茫其实在成熟和青春两种风格里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以青春取胜,老男人多半都喜欢青春的女孩儿,想抓住青春的影子嘛。

    相亲的地点订在丛林花园,顾名思义,是很注重*的地方,绿幽幽的灯光下,人人都掩藏在树木的阴暗里,雾茫茫皱了皱眉头,第一次就见面她其实更喜欢明亮的地方,比较方便观察对方。

    侍应生将雾茫茫带到八号桌,对方已经到了,背向而坐,雾茫茫轻轻走过去,试探地喊道:“陆先生?”

    这个相亲对象来得十分曲折,是柳女士拜托她朋友,她朋友又拜托朋友找的资源,只知道姓陆,家世很不错,工作也很体面,家中人口简单,就是年纪大了点儿,三十几岁了。

    柳女士表示完全不介意,年纪大的才疼人。

    雾茫茫没看过对方的照片,介绍人是一副给你介绍他已经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了的跩样儿,所以柳女士和雾茫茫也没敢坚持。

    不过介绍人的身份、地位都很靠谱,想来这位陆先生应该是不差的。

    路随转过头时,雾茫茫差点儿没跌倒,“你居然也会相亲啊?”

    雾茫茫一脸被雷劈了的模样。

    路随笑了笑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年纪大了,都是爷爷辈的人了,总得找个老伴儿送终吧?”

    雾茫茫十分郁卒,那她跟路随相亲,岂不就成了奶奶辈的人了?

    “你看着还是很年轻的,只是辈份高了点儿。我若真有个儿子,你可不就是真的爷爷辈的了嘛。”雾茫茫坐下道。

    雾茫茫心想,其实她这个年纪就有孩子的女人也不在少数的。

    “是在这里用晚餐,还是换个地点?”路随直接略过了雾茫茫的话题。

    雾茫茫的眼睛眨了又眨,这才是喝下午茶的时间呢,“就不吃饭了吧?”雾茫茫觉得自己和路随两人好歹也算是熟人了,居然还被介绍相亲,真是有些荒唐可笑。

    赶紧告辞,各找各妈去才好。

    雾茫茫看着路随挑眉,赶紧表示:“我不知道今天要见的人是你。”姓路的何其多,姓陆的也何其多,雾茫茫脑洞再大,也不可能猜到对方就是路随啊。

    路随扫了一眼雾茫茫。

    雾茫茫立即往前探了探身,眯了眯眼睛,“你知道相亲对象是我吗?”

    雾茫茫的玉照可没有路随的值钱,早就送到了介绍人手里的。

    “我不会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来相亲的。”路随淡淡道。

    雾茫茫心里先是一阵骄傲,但随即又觉得路随这话怎么话中有话,好像显得她很low一样,不管对方是什么人都愿意相亲。

    “我也不是谁都见的。”雾茫茫像狐狸一般笑了笑,这种调/情的话她是信手拈来。

    雾茫茫的手肘搁在桌上,单手撑着下巴,“路先生的条件很不错呢。”

    “上无公婆需要伺候,下又没有拖油瓶要养,相貌英俊,事业有成,虽然年纪大了点儿,但我妈说年纪大的会疼人。”雾茫茫笑眯眯地道。

    “你一直拿我的年纪说话,潜意识是觉得你只有年轻这一点儿才能配上我吧?”路随道。

    雾茫茫坐直身子往后靠,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在年轻这一点上找优越感。

    “年轻的确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但经历和经验又何尝不是?”

    路随的一句话就点透了雾茫茫的阴暗心理,让雾茫茫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显得狭隘又自卑。

    真心不想和路随这种人做朋友。

    值得庆幸的是路随已经抬手示意买单。

    雾茫茫趁着这个机会,拿出手机飞快地打了一行字发到自己的密友微信群。

    “知道我今天的相亲对象是谁吗?!!!”后面还有一连串震惊的表情。

    密友群里果然发来一堆问号,是谁?是谁?

    雾茫茫满意地翘起唇角,欣赏了十几个“是谁”之后,这才准备揭晓谜底。

    哪知道头顶却传来路随略微冰凉的声音道:“以后在我面前不要玩手机。”

    雾茫茫也是个怂货,听见路随发声就赶紧将手机收了起来。

    留下一群急求解密的女人。

    “走吧。”

    路随一声令下,雾茫茫就赶紧跟着站了起来,心里却着实松了一口大气。

    走到电梯口的时候,雾茫茫见路随按的是向上的箭头,心里又不由一紧,难道真要吃饭?

    雾茫茫觉得有些烦躁,跟个大人物相处就是压抑,尤其还是个不那么平易近人的大人物。

    雾茫茫想要自由地呼吸。

    “路先生,我晚上不吃饭的,我减肥呢。”雾茫茫努力地为自己争取自由。

    “那就看着我吃。”路随侧头看了一眼雾茫茫。

    纳尼?!

    雾茫茫在震惊中跟着路随走进了电梯。

    其实她也不明白自己这种心理,她明明是不愿意的,可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路随走进了电梯,总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停在顶楼的直升飞机将雾茫茫带到了路随的小岛上。

    雾茫茫也是在半途才反应过来自己上了贼船,从此人身自由全无的。

    到了小岛上,要是没有路随的指令,她根本就没法离开。

    雾茫茫站在路随的别墅外面,一直不肯挪脚,总有一种走入监狱的感觉。

    路随回过头等了雾茫茫半秒,干脆走回来牵起了雾茫茫的手。

    雾茫茫被这种闪电般的进展速度给惊呆了,她另一只手忍不住就挡在了自己的小腹上,生怕今晚被变身的路随给啃了去。

    但愿建国后的动物不准成精这一条规则在路随这里也行得通。

    进了别墅后,路随将外套脱下交给c-3po,又很绅士地将雾茫茫的披肩帮她取下。

    “路先生,我们……”雾茫茫的语气有些可怜的惶恐,如今到了别人的地盘上,想不乖巧都不可以。

    “叫我路随就行了,某些特殊时候,你也可以叫我叔叔。”

    雾茫茫心里真是“咯噔”又“咯噔”,果然是被她料中了,路随就是对她有性趣。

    “我去做饭,你随便看看吧。”路随将遥控器交给雾茫茫,然后说了网络信号已经解锁,“不要拍照。”

    雾茫茫乖乖地点了点头坐到沙发上。

    有信号的时候,雾茫茫就可以忽略全世界。

    微信都快被炸翻了,尤其是路青青,每隔一分钟就要发一条信息过来,问相亲对象是谁。

    雾茫茫此刻早已没有了刚才那种“相亲时遇到路随就像吃饭时看到周杰伦”一样的炫酷感。

    所以雾茫茫没理会那些微信,刷了一下微博也没有什么热点,手机游戏也是毫无吸引力,只好站起身来到处闲逛。

    逛到餐厨区时,雾茫茫看见挽起衬衣袖子正在飞快地切菜的路随时,脸上顿时露出了我伙呆的表情。

    路随居然也会做饭?!

    还这么会切菜?!

    雾茫茫觉得自己有点儿晕。

    有这个闲工夫,多去赚点儿钱多好啊。

    “等下就可以吃了。”路随将胡萝卜倒入锅中。

    最讨厌吃的就是胡萝卜了,雾茫茫在心里叹息一声。

    焖烤红酒牛腩、芝士焗蟹肉、金枪鱼土豆沙拉,牛油果慕斯,看着倒是赏心悦目。

    而雾茫茫坐在餐桌面前,心里却在想,你还不如给我来碗香辣牛肉面呢,姑奶奶不出国还不就因为只好中国菜这一口?

    “不喜欢西餐?”路随问道。

    雾茫茫不由摸了摸脸,她表现得又这么明显么?

    路随起身重新走到料理台旁边动手拿食材。

    雾茫茫赶紧站起来道:“路先生不必麻烦的,我晚上本来就不吃饭。”

    路随就跟没听见似的。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雾茫茫这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雾茫茫的炒饭很快就上桌了。

    红、黄、橙、绿、白,五色俱全,可惜又有胡萝卜。

    雾茫茫很小心地用勺子尽量拨开胡萝卜丁,然后时不时抬起眼皮偷瞄路随一眼。

    虽然有点儿肝颤儿,但是雾茫茫还是很有勇气地开口,而且生怕自己说慢了就没有勇气,于是秉着一身的孤勇道:“路先生,我们现在是什么状况啊?”

    雾茫茫其实一直是云里雾里的,一句话不说,就带女孩子到别墅,还亲手下厨,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若说是对自己感兴趣,可未免也太过抽风了吧?前段时间见面时还一副高冷入云端的冷淡模样呢,这是今天突然睡醒了?

    路随放下刀叉,用餐巾抹了抹嘴,喝了一口水这才缓缓开口。

    “你觉得是什么状况?”路随抛出一句反问。

    雾茫茫可不愿意被路随瞧扁了,于是直言道:“你这是想跟我继续发展看看的意思吗?”

    路随点了点头,“也可以这么说吧。”

    多么不确定的用语!

    “路先生,我之所以相亲呢,是因为想嫁人,所以想找一个人以结婚为前提进行交往。”雾茫茫义正词严地表明自己的立场。

    路随凝视了雾茫茫几秒没说话,就在雾茫茫快要绷不住的时候,才开口道:“如你所愿,那我们就以结婚为前提交往。”

    雾茫茫很想用额头磕桌子,什么叫如她所愿,她其实是在变相地拒绝他好吗?

    “路先生……”

    雾茫茫的话再次被路随打断,“既然关系已经定下来了,你可以叫我路随,或者其他亲昵的称谓。”

    雾茫茫有点儿适应不了路随的快节奏和高效率。

    亲昵的称谓?

    雾茫茫堆起满脸笑容,嗲声嗲气地道:“老公,人家不爱吃胡萝卜,下次不要放了好吗?”

    路随闻言只是扬扬眉。

    可惜雾茫茫没能如愿看到路随破功,倒是把自己给恶心到了。

    “胡萝卜吃了对眼睛好,你眼睛很漂亮,应该保护。”路随道。

    雾茫茫这姑娘有个缺点儿,就是但凡别人表扬她、赞美她之后,她就再不好意思跟人唱反调。

    胡萝卜就胡萝卜吧,反正又不是□□。

    吃完晚饭后,路随邀请雾茫茫去散步,岛上有一个大型温室,架子上是无土栽培的作物。

    雾茫茫放眼望去,一溜的胡萝卜,这得有多喜欢吃啊?

    “你是属兔子的吧?”雾茫茫这是暗怀鬼胎,变相打探路随的年龄。

    “只是爱吃而已。”路随道。

    散完步,路随进了书房处理公事,雾茫茫在玻璃门外愣愣地站着,他们这就是进入老夫老妻生活了?

    吃完饭就散步,散完步他工作,自己就玩手机?

    这就是跟老男人谈恋爱的代价。

    还有刚才路随说什么来着:你可以玩一会儿手机,别玩太久伤你的眼睛,也伤你的颈椎。

    雾茫茫心里暗骂,生活里凭空多了个路人甲,居然连她玩不玩手机都要管?

    “我想回家了。”雾茫茫拉开书房的门直面路随。

    路随抬起头,“明天我送你回去。”

    雾茫茫就知道这人不安好心。

    “可是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雾茫茫坚持。

    “你去我的房间挑衬衣或者卫衣穿吧,内衣脱下来洗干净后烘干,明天早晨就可以穿了。”路随道,仿佛一切都不是问题。

    可是在雾茫茫这儿问题可就大了,这才第一天呢,既要穿对方的衬衣?这节奏是要直奔三垒么?

    雾茫茫站着不走,路随重新抬起头看向她,“还有什么问题吗?我这里只需要半个小时,然后我就出来陪你。”

    雾茫茫简直哑口无言,她站在这儿不走,可不是要他陪的意思,只能弱弱地道:“我还是想回家。”

    “这里就是你的家。”路随简短陈词。

    雾茫茫还要说话就见路随皱了皱眉头。

    “你能先出去吗?现在我需要工作。”路随略微有些不耐地道。

    雾茫茫只能蔫搭搭地关上了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