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31|Chapter 31



    “可是顾宏道这样岂不是得罪宁峥吗?”雾茫茫忍不住好奇地又问,“朋友妻不可戏啊。”

    路青青笑起来,“哈哈,那是朋友的妻子不够有钱。像沈媛梓这种镶着钻石的女人谁不喜欢?他和宁峥不过是朋友,但如果娶了沈媛梓,和沈家把关系弄铁了,难道还怕得罪宁峥?”

    雾茫茫想想也是。

    “明天你去不去订婚宴?”路青青又发信息问雾茫茫。

    “去。”雾茫茫道,沈媛梓亲自送的请帖,她怎么好意思不去?

    其实,雾茫茫还颇为“受宠若惊”,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威胁到沈媛梓宁太太的地位,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订婚宴上沈媛梓真的很漂亮,红色的礼服将她衬托跟跟女皇一样高贵,就是笑容过于冰冷,而宁峥则是面无表情。

    柳乐维将雾茫茫和雾蛋蛋带到沈庭的姑姑沈敬眉跟前打招呼,姐弟俩都很乖巧,因为来之前柳女士已经用零花钱和摔碎车模分别威胁过姐弟俩了。

    “这就是茫茫吧?真漂亮,又乖巧,乐维,你很有福气啊。”沈敬眉意外地和蔼,和沈庭以及沈媛梓兄妹真是有天壤之别。

    雾茫茫赶紧道谢。

    “真是漂亮,难怪我们沈庭那样的人,那回回来都点了头。”沈敬眉道,“不过我们家沈庭性子有点儿冷,喜欢什么从来都不表现在脸上,其实只要女孩子主动一点儿,肯定能拿下他。”

    雾茫茫只能陪笑,她可受不了沈庭的冷脸。

    “是啊,这都是新时代了,现在的女性要是不主动点儿,优秀的男人就都被别人抢走了。”柳乐维奉承道。

    沈敬眉笑着点了点头,转头就向不远处的沈庭招了招手。

    沈庭走过来时,沈敬眉笑着道:“沈庭,你帮我招呼一下茫茫如何,我和你柳阿姨还有话说。”

    这必须是“明目张胆”的做媒啊。

    沈庭点了点头,留下来陪着雾茫茫站了一会儿,一分钟后沈庭发问道:“怎么不说话?”

    雾茫茫抬了抬眼皮,“你不是说很满意我话少吗?”

    沈庭居然破天荒地笑了笑,过了片刻突然问道:“上次你和顾宏道一起,是给他做翻译去的吗?”

    雾茫茫不解沈庭突然提到这件事,“哦,也不算翻译,他出钱请我当女伴。”

    沈庭皱了皱眉,“他怎么认识你的?你很缺钱吗?”

    雾茫茫道:“那段时间有点儿,他秘书在网上找我的。”

    沈庭再次皱了皱眉头,“这种事情以后还是少做,女孩子做这种太危险了。”

    雾茫茫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搞不懂沈庭的态度。

    沈庭不再开口,他本来就不太擅长应酬女人,一般都是女人应酬他。

    而雾茫茫如果不接话,沈庭就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了。

    沈庭有些后悔上次误解了雾茫茫,后来和顾宏道熟悉后,他问过顾宏道,顾宏道才解释了他和雾茫茫不是那种关系。

    此刻沈庭想道歉,可又师出无名。

    而雾茫茫则是不太喜欢沈庭这种长辈一般的语气,敷衍地应了一声,不再开口。

    最后还是沈庭先开口,“从游艇回来之后,为什么不回我电话呢?”

    雾茫茫老实交代,“其实我的话一直很多的,那天不过是因为你一直讲电话,所以才觉得我话少的。”

    沈庭没想到会听到雾茫茫的拒绝之词,他也不是厚颜之人,今日能老话重提,已经是非常特殊了。

    闻言,沈庭点了点头表示歉意,然后就离开了。

    雾茫茫松了口气,高冷男神,她有些驾驭不住。而且以沈庭的正经,估计受不了她发病的样子。

    雾茫茫其实也有些遗憾的,看沈庭那腰臀,身材还是很不错的。

    雾茫茫正在走神,却被柳乐维一把拉住手肘,“路随到了,你跟我过去打声招呼吧。”

    雾茫茫抬眼看了看,路随进来那可是群星拱月,简直快把新人的风头都抢了,等着和他攀谈的人一大堆,雾茫茫不觉得这是个好时机。

    “他身边太多人了,咱们这样贸贸然过去不太好吧?”雾茫茫道。

    柳乐维瞪了雾茫茫一眼,拉了雾蛋蛋就往路随那边去,雾蛋蛋则很机灵地一把拉住雾茫茫的手。

    雾松此刻也走过来和柳女士汇合,一家四口“浩浩荡荡”地往路随跟前走去。

    雾茫茫自觉有些脸红,上赶着去谄媚的感觉可真不好受。

    “路先生。”雾松稍微提高了声音向路随打招呼道,他心里其实有些忐忑,路随为人虽然比较平和,但是也不是什么人的面子都给的。

    此刻路随身边的人都往雾松看了过来,脸上都写着“这是谁啊?”几个字。

    路随听见声音也看了过来,眼睛先在雾茫茫身上扫了一眼,这才看向雾松,静默了片刻。

    就在众人都沉默下来,等着看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家子的笑话时,却听路随道:“雾先生。”

    雾松立即松了一口气,刚才柳乐维怂恿他过来时,他本来不愿意来的,没有人引荐冒失上来寒暄,是非常惹人忌讳的。

    而雾松没料到路随居然知道他姓什么,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

    万事开头难,这会儿已经开了口,雾松也就能同路随聊上几句闲话了。

    雾蛋蛋这熊孩子不顾雾茫茫的阻拦,已经冲到了路随跟前,抬头正要叫人。

    雾茫茫心都紧了,生怕雾蛋蛋喊路随爸爸,那样的话柳女士可就出名了。

    “路叔叔好。”雾蛋蛋很有礼貌地叫了一声,“谢谢你上次送我的车模。”

    “不客气。”路随点点头。

    “我妈妈说随便拿人的东西很不礼貌,所以我也得回送你一份礼物,不过今天没带来。”

    小孩子的天真真是社交场的大杀器,所向披靡。

    路随微微一笑,“谢谢。”

    柳女士赶紧接话道:“是啊,路先生,上回蛋蛋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不知道方不方便将礼物送到府上呢?”

    路随道:“谢谢,交给我的助理就行了。”

    好了,寒暄就到此告了一个段落,雾老板和柳女士能占用财神爷这么一段时间已经很不错了。

    更重要的是,路随很给面子地收下了礼物,而不是拒绝。

    柳女士和雾老板的内心已经兴奋地可以开排队了。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高度赞扬了雾蛋蛋小朋友,柳女士抱着雾蛋蛋猛亲,对雾蛋蛋提出的各种无礼要求,雾老板都是一个回答,“好,好,好,买,买,买。”

    雾茫茫就默默地站在一旁,她倒是不想看,可是奈何这三人实在有点儿夸张,尤其是柳女士,“妈妈的乖乖儿子”都叫了无数遍了。

    可惜雾茫茫手里没有镜子,不过即使她有镜子,此刻恐怕都不敢看自己的脸,估计是要多酸又多酸,比没成熟的青桔还酸。

    宁峥就站在不远处,不过是无意间看过来,却在雾茫茫脸上看到一种他没想过会出现在她脸上的神情。

    落寞而渴望。

    小姑娘而已,宁峥还以为雾茫茫只会有青春的没心没肺,虚荣、骄矜、无知的天真都可以。

    但这种透入骨子里的落寞,却不可以,因为叫人着实心疼了。

    宁峥顺着雾茫茫的视线看去。

    亲情?

    一旦孩子多了就容易摇摆的东西?

    他为了他家老头子的亲情,可是不得不和沈媛梓结婚呢。

    宁峥看了片刻,抬脚就往雾茫茫的方向走,刚跨出半步却被沈媛梓挽住了手臂。

    “仪式要开始了。”沈媛梓微笑地看着宁峥。

    “茫茫。”路琳的声音在雾茫茫肩头响起。

    “路琳姐。”雾茫茫换上了笑脸。

    柳女士自然也眼尖地看到了路琳,见她居然主动招呼茫茫,也赶紧走了过来,“路小姐。”

    路琳看了一眼柳乐维,雾茫茫赶紧介绍道:“路琳姐,这是我妈妈。”

    “路小姐,我是你的忠实拥趸,我实在太喜欢你的设计了。”柳乐维道,她今天晚上穿的礼服就是双l的高定。

    路琳笑道:“非常荣幸,这一季的新品秀茫茫来看过,不知道有没有看到合适柳女士的,如果有,我可以提前送一件给你妈妈。”

    柳乐维简直受宠若惊,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闲聊几句之后,路琳又道:“我有个朋友下个月在城里开个人小提琴音乐巡演,茫茫有没有兴趣去听?”

    “是王媛吗?”柳乐维说出的这个名字,可是国内家喻户晓的名字,也是成功让国人进入世界级殿堂的小提琴家。

    柳乐维点了点头。

    雾茫茫对这类高雅艺术向来欣赏不来,偶尔被强行拉出去陶冶情操,也是一觉睡到结束的。

    但是当着柳女士的面,雾茫茫无法拒绝,忽然就有点儿理解宁峥的意思了。

    若是柳女士逼着雾茫茫嫁给路琳,雾茫茫想了想,她还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拒绝。

    “茫茫小时候也学过小提琴的,一直非常敬仰王媛。”柳乐维轻轻拧了一把雾茫茫的腰。

    雾茫茫只好道:“谢谢,我的确很敬仰王媛。”

    要达到这种成就,要反复而枯燥地练习很多次吧?非常人所能及。

    “稍后我让助理把票送给你,柳女士如果感兴趣,也请一道去捧场,非常感谢。”路琳微笑着点头离开。

    订婚宴办得很成功,仪式也很隆重,只是再隆重又如何?

    雾茫茫忍不住向吴用抱怨道:“你说他们根本就不尊重婚姻,到底为什么要结婚啊?而且干嘛不能直接结婚,非要订婚呢?这不是摆明了给大家悔婚的机会吗?”

    “订婚应该只是他们圈子里的习俗,再说给大家一个后悔的机会不好吗?”吴用道。

    “不好,既然可能要后悔,就不应该许下婚姻的承诺。”雾茫茫低头抱着沙发上的抱枕,将下巴搁在上面。

    吴用在纸上记了几笔。

    雾茫茫不愿意再讨论婚姻这么沉重的话题,转而落寞地道:“吴医生,我总觉得我在家里就像个客人一样,不管我多努力,都觉得自己无法靠近。我都这么大了,还有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太矫情了?”

    “不是。”吴用很确定地告诉雾茫茫。

    雾茫茫的眼神有些迷茫地看着地板,“你知道吗,我当时甚至在想,如果我可以变成雾蛋蛋的话,柳女士就算让我嫁给路琳,我都愿意。你说我是不是疯了?”

    雾茫茫猛然抬起头看向吴用。

    “茫茫。”吴用放下笔,正色看向雾茫茫,“你没有疯,你有这种想法,只是你太渴望了。”

    雾茫茫用食指的指背抹了抹眼底的湿润,“我知道,我就是随便想想,真如果有魔法仙女能实现我的愿望的话,可能我又不愿意当蕾丝了。”

    雾茫茫振作起精神来,“其实,吴医生,我看电视和杂志的时候,看到女性的身体,也会觉得兴奋,也会停留时间颇长,你说我是不是其实是有蕾丝的潜质啊?”

    “大部分女性看到女性完美的身材时都会如你一般反应的,这这很正常,但如果你是只对女性的身体才会有反应,那才是有蕾丝的倾向。”

    雾茫茫脑子里不由闪过路随的腹肌,确定自己也会流口水,不由松了一口大气。

    但路琳的攻势太过凌厉,雾茫茫都有些招架不住了,主动要求柳女士给她安排个靠谱的相亲对象。

    还是有个男朋友才比较保险。

    雾茫茫从没像现在这般盼望过相亲成功,她迫切地希望下个月去看王媛的小提琴巡演时,能够带上新出炉的男朋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