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29



    宁峥在一旁看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蹲下去拉过雾蛋蛋道:“蛋蛋是吧?你叫我一声爸爸,爸爸再给你买个车模怎么样?”

    雾蛋蛋欢呼一声,毫不犹豫地对着宁峥喊了句“爸爸”,“我要那个黄色的大黄蜂,可以变成变形金刚那个。”

    这个也非常的不便宜。

    雾茫茫强行将雾蛋蛋抱回来,又将他手里的车模递给路随,“对不起,路先生,这东西太贵重了,蛋蛋不能收。”

    路随没有伸手拿回来,只是看着雾茫茫不说话。

    雾茫茫知道这个车模对于路随来说只是小东西,只怕路上掉这么一叠钱,路先生都不会弯腰去捡,但是雾茫茫觉得不能这样教小孩。

    雾茫茫见路随不收回去,就直接将东西放到了旁边的架子上,抱着雾蛋蛋开始往外走。

    雾蛋蛋虽然只是个几岁的孩子,但是闹起来,雾茫茫简直抱不住他。

    小孩子的音调又高,哭起来就跟放鞭炮一般,最后更是坐在地上不起来,还要打滚。

    雾茫茫气得俏脸雪白,她拿雾蛋蛋没有办法,一走过去,就被雾蛋蛋推开,“不要你,不要你。”

    雾茫茫只能走到一旁给柳女士打电话,连珠炮似地把情况一说,“妈,那个车模太贵了,绝对不能要别人的。”

    “那你就给他买呗。”柳女士对儿子一向很大方。

    雾茫茫心里那个酸啊,一个车模都是她现在两个月的零花钱了,“我可没那么多钱。”

    “你给他买,我替你还卡。”柳女士很干脆。

    但雾茫茫是个有责任心的好姐姐,“妈,我说你能不能不这样教育孩子啊?蛋蛋还这么小,就因为他哭闹了,你就有求必应,那他将来长大了怎么办,他要是将来杀人,你岂不是还得给递刀子啊?”

    柳女士道:“胡说什么呢,小孩子都这样,你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也没见你去杀人啊?”

    “我怎么可能跟他一样?”雾茫茫不服。

    柳女士道:“呵,你当年比雾蛋蛋可横多了。要什么不给你的,你能哭闹一整天。你以为你那些芭比娃娃就便宜啊?当初为了个古董娃娃,你死活非要,三十几万呢,我跟你爸还不是咬着牙给你买了。”

    雾茫茫想了想,好像是有那么娃娃。“那也是我眼光好啊,现在人家还升值呢。雾蛋蛋这个破车模,只有贬值的,没有升值的可能。”

    “会升值的。”路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雾茫茫身后,怀里还抱着雾蛋蛋。

    雾蛋蛋眼睛通红,但是已经不哭了

    “谁在说话?”柳女士问道。

    雾茫茫看了路随一眼,赶紧捂住话筒,朝路随抱歉地点头,然后走到一边低声说“没谁。”

    柳女士可没那么好打发,“车模那么贵,谁会吃饱了没事干送给雾蛋蛋啊?雾茫茫你给我老实交代。”

    柳女士不去当侦探真是亏了。

    路随可不就是吃饱了没事儿干,拿着钱到处散么?

    “是路随。”雾茫茫也不瞒着柳女士,“刚好碰到的,雾蛋蛋上赶着就去喊人家爸爸,就为了人家手里的车模,简直丢死人了,你平时都怎么教孩子的啊?”

    “哈,哈哈。”柳女士在电话那头笑疯了,“太好了,这可太好了,替我谢谢路先生,你把礼物接过来吧,回头有机会的话,让雾蛋蛋认了路先生当干爹,那可就太好了。”

    柳女士真不愧是商场精英,这脸皮厚得,雾茫茫可算是找到遗传基因的出处了。

    “不跟你说了。”雾茫茫果断收线,这才从货架后面转到前头去。

    才刚走出去,柳女士电话又来了,要求跟雾蛋蛋通话。

    雾茫茫只好将手机交给雾蛋蛋,然后对着路随和宁峥道:“路先生,宁先生,今天实在是抱歉,耽误两位时间了,蛋蛋有些淘气,实在抱歉。”

    “不会,他很可爱。”路随道。

    宁峥立即附和。

    可爱个毛线啊,可怕才是真的,雾茫茫心想。

    “这个车模是和原厂合作生产的限量版,所有部件都是按照真实车辆的样子制作的,非常保值,你弟弟眼光不错。”路随道。

    雾茫茫“哦”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道:“路先生眼光也不错。”

    才说了两句话,雾蛋蛋就收了线过来将手机还给雾茫茫,然后接过路随手里装车模的袋子,甜甜地道:“谢谢干爹。”

    宁峥那儿也是一视同仁的,“谢谢干爹。”

    小孩子提着两个大口袋,简直滑稽极了,雾蛋蛋还一副大人模样地看了一眼雾茫茫,又回过头对路随和宁峥道:“对不起,刚才骗了你们,茫茫是我姐姐来的,她其实没有那么老,还没有老得可以当我妈妈。”

    雾茫茫又要哭了。

    这小屁孩自从她过了二十五岁生日之后,就一直踩她的痛脚。

    宁峥笑了出声,路随的唇角也扯出了温和的弧度。

    雾蛋蛋拉过雾茫茫走到路随和宁峥跟前,“姐姐,你快叫干爹啊,你叫了干爹,他们也会给你买礼物的。”

    omg,雾茫茫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恨不能拿胶水黏住雾蛋蛋的嘴巴。

    宁峥很不给面子地大笑了起来,连路随脸上都有难得一见的笑容。

    天真的儿童不能被教坏,雾茫茫也没敢跟雾蛋蛋解释干爹这个词还有别的意思,只能委婉地道:“女孩子不能随便认干爹的。”

    雾蛋蛋嘟嘟嘴,很认真地道:“你又不是女孩子,你是女人。”

    雾茫茫还能说什么,直接抱着雾蛋蛋飞快地逃离了现场,再不走,她估计得被雾蛋蛋气得头顶冒烟,直接嗝屁。

    下楼的时候,雾茫茫拧着雾蛋蛋的耳朵道:“你也真是够出息的,雾老板和柳女士什么时候缺过你的玩具啊,为了个车模居然喊别人爸爸,你羞不羞啊?也不怕雾老板听了伤心死。”

    雾蛋蛋如今心想事成,心满意足,很淡定地白了雾茫茫一眼,“你知道什么啊?我这是帮你试探呢。”

    “试探什么?”雾茫茫不解。

    雾蛋蛋很老成地道:“你都多大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我看那两个人都长得还可以,就想着帮你试探试探,如果他们连我这个拖油瓶都肯要,那对你就是真心的,你也就别端着了,赶紧嫁了呗。”

    雾茫茫简直哭笑不得,“你真是能耐,连拖油瓶都知道,没少跟着柳女士看肥皂剧吧?”

    雾蛋蛋白了雾茫茫一眼。

    “我觉得姓路的比姓宁的好。”雾蛋蛋最后神总结了这么一句。

    雾茫茫立即就好奇了,“你怎么知道,你才多大点儿人啊?”

    “你不能因为我年纪小就歧视我。”雾蛋蛋很生气地道。

    “好好,我不歧视你,那你说说理由吧。”雾茫茫完全没把雾蛋蛋当一回事儿,不就是路随给他买了车模么。

    “那个姓宁的让我叫他爸爸,明显是冲着你来的,想占你便宜。”雾蛋蛋道。

    雾茫茫觉得雾蛋蛋简直神了,这还是小孩子吗?

    “好啊,你明知道他不怀好意,你居然还喊他爸爸。”雾茫茫佯怒道。

    “他占你便宜,我要他的东西,就是占他便宜,这不是打平了吗?”雾蛋蛋道。

    乍一听似乎还有些道理,但雾茫茫也不是好忽悠的,直接一个栗子凿在雾蛋蛋头上,“他占我便宜,你占他便宜,打平个屁啊,还不是我吃亏?”

    雾蛋蛋叹息一声,“女孩子不要这么粗鲁。”

    “我是女人。女人就是这么粗鲁。”雾茫茫怄气地道。

    “再说说姓路的吧。”雾茫茫忍不住想知道小孩子的眼里路随是个什么样的。

    “他不错,挺大方的,就算你们将来离婚,他也会给你赡养费的。”雾蛋蛋道。

    雾茫茫绝倒,“真是多谢你的吉言。”

    绝倒之后,雾茫茫又不甚唏嘘。转而又为路随和宁峥感到惋惜,花了这么多钱给他买玩具,转过身就从“爸爸们”成了姓路的和姓宁的。

    谁说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的?现在的孩子都成精了。

    而他们的天真就像一面镜子,能准确反应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过,你应该没戏。”雾蛋蛋的脖子随着他的视线上仰,然后慢慢地又随着他的视线下点,然后很是失望地摇了摇头。

    “我为什么没戏?”雾茫茫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被自己的弟弟看扁了。

    雾蛋蛋一副“我不想打击你,是你逼着我说”的表情看向雾茫茫。

    “你说,我受得住。”雾茫茫坚强地道。

    “那个姓宁的……”

    雾蛋蛋的话被雾茫茫直接打断,“叫宁叔叔,做人要有礼貌。”

    “那个宁叔叔,看了你的胸好几眼,还看了你的腿好几眼。”

    雾蛋蛋的话又没说完,就被雾茫茫打断了,“还是叫姓宁的吧。”

    “你们女人也太善变了,就跟我们班的右钻钻一样。”雾蛋蛋叹息道。

    “你继续。”雾茫茫挑眉,脸上写着“我就善变了怎么着?”

    雾蛋蛋心想,我忍。

    然后继续道:“那个路叔叔就没看过你的胸,也没看过你的腿。”

    雾茫茫听完,想了想,“还是叫他姓路的吧。”

    “诶,你们女人真的很奇怪诶。”雾蛋蛋表示不理解,“你到底是喜欢他们看还是不看啊?”

    雾茫茫道:“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号称智商一流吗?那你自己想啊。”

    雾蛋蛋送了雾茫茫两个字,“幼稚!”

    “小屁孩就爱装大人。”雾茫茫甩给雾蛋蛋一个卫生眼。

    片刻后,雾茫茫忽然回过神来,雾蛋蛋的“性/教育”是不是也太早了?

    居然连男人看女人胸的意思都知道了。

    雾茫茫连珠炮似地蹦出无数问题,“蛋蛋,你怎么知道什么看胸不看胸的?你到底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啊?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啊?”

    雾蛋蛋一副“你少见多怪”的样子看向雾茫茫,“有一回陆森森把他爸爸的杂志拿来我们班看,里面全是胸。”

    全是胸的杂志到底是怎么落到孩子手里的?

    雾茫茫决定回去就要告状,让老师转告陆森森的爸爸,好好管理自己的杂志。

    “他已经被他爸爸打过了,不过他爸爸告诉他,男人看女人胸很正常的,以后我们长大了也会喜欢的。”雾蛋蛋道。

    这是什么混蛋爸爸?!

    还有小朋友居然也开午夜场吗?

    “蛋蛋,你现在年纪还小,不应该接触这些。”雾茫茫正色道。

    雾蛋蛋摆摆手,“你真是个老古董。”

    雾茫茫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是老古董呢。

    “妈妈知不知道你知道这些?”雾茫茫赶紧追问,虽然她不太喜欢自己这个宝贝弟弟,但也不愿意自己这唯一的弟弟长歪了。

    “妈妈当然知道啊,不然你以为爸爸的秘书是怎么辞职的?”雾蛋蛋理所当然地道。

    雾茫茫回忆了一下记忆中雾老板的秘书,好像胸是有点儿大。

    雾茫茫翻了个白眼,打算私底下找柳女士沟通,而她自己实在不适应和自己的弟弟讨论这种成人问题。

    不过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教育的。

    “蛋蛋,你今天向两个根本不认识的叔叔要东西的行为是不对的,你知道不知道?”雾茫茫道,“你这样说两位叔叔,说不定两位叔叔背后还会说你没教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