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28



    雾茫茫将手机甩到一边,觉得自己也真是购物了的,居然跟猥琐男聊这么猥琐的话题。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光让这人从自己这儿学知识可不行,下回遇到机会,也得请教请教他关于男人的一些问题。

    雾茫茫正出神,就见工作人员将雾蛋蛋请了出来。

    “你这是智障吧?多大个人了居然还尿裤子?”这孩子一玩儿起来,连尿尿都舍不得去,直接尿裤子上了。

    雾茫茫可不知道拿尿裤子的小孩怎么办?

    雾蛋蛋不肯穿湿裤子,雾茫茫只能带他去商场的洗手间。

    屁大的小孩儿性别意识还特别强烈,坚持不肯进女士的洗手间,雾茫茫气得发疯,直接将雾蛋蛋拖进了女洗手间,总不能她跟着雾蛋蛋去男人那边儿吧?

    换裤子的时候,雾茫茫忍不住夸张地惊呼和捂眼睛,“老娘要长针眼了。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自己老公的小丁丁都没看过,居然先看到你的!”

    雾茫茫表示很郁闷。

    这会儿雾蛋蛋倒是大方了,“你看到了是便宜你了,你现在看的可是别人的老公。”

    雾茫茫被这小魔星给憋得够呛,“谁稀罕看你的啊?”

    穿裤子的时候,雾蛋蛋东嫌西嫌,说裤腰没有拉好,又说裤子没有穿正。

    雾茫茫听了鬼火冒,“我又不是你妈,给你穿裤子就不错了,你多大的人了,自己不会穿啊?不会穿就打光腚。”

    “你这年纪当我妈都绰绰有余了,女人要温柔,懂?”雾蛋蛋很生气地道。

    这是那个世界来的怪物?

    雾茫茫完全不懂现在的小孩都这样早熟吗?

    但是不管眼前这个男的是男人还是男孩,敢挑衅女人的年纪,雾茫茫都不会原谅他的。

    雾茫茫吼道:“绰绰有余个屁。你姐姐我现在走出去谁都要说我是高中生,好不好?”

    雾茫茫今天出门的时候,还特地换了衣服。

    上面是纯白色的t恤,下面是一条纯白色的短裙,白色帆布鞋,扎的马尾,看起来清纯到可以去拍绿茶广告了。

    这是为了确保,她拉着雾蛋蛋走去的时候,不会别人误解她是这么大个孩子的妈。

    “身份证不会骗人。”比起雾茫茫的气急败坏,雾蛋蛋可是很淡定的,“二十五岁的老处/女。”

    妈呀,个小屁孩,可能连处/女是个什么意思都不懂,居然就会骂人了。

    雾茫茫暴怒道:“柳乐维平时都给你看些什么啊?”

    姐弟俩从卫生间出去的时候,谁也不理谁。

    最后还是雾茫茫大人不记小人过,主动与雾蛋蛋和解,并且同意割地赔款。

    两个人这才手拉着手去五楼的玩具城挑选玩具。

    说好了买了玩具,雾蛋蛋就乖乖跟着雾茫茫回家去。

    雾茫茫虽然给雾蛋蛋买过许多玩具,但从来没在春天广场买过。

    就春天广场这档次,玩具的价格估计也是天价。

    不过雾茫茫现在又是有零花钱的人了,并不怯场。

    直到她看到雾蛋蛋选中的一款阿斯顿马丁跑车模型时,以及数了数售价后面的0之后,雾茫茫才在心中惊呼:

    凭什么一个模型的售价居然都可以买辆国产车了?

    雾茫茫囊中羞涩,直接承认道:“我没那么钱。”

    雾蛋蛋嘟嘟嘴,“你都工作好几年了。”

    雾茫茫觉得膝盖中刀,嘴硬地道:“我难道不吃饭啊?”

    雾蛋蛋继续撅嘴,然后跑到一边选其他玩具了,挑了半天也没挑出来,可见心里还是认定了那个车模的。

    人都是这样,看上了好的之后,就不愿意再将就不喜欢的了。

    雾茫茫等得不耐烦了,看了看手表,开始满场找雾蛋蛋。

    “茫茫。”宁峥在此地看到雾茫茫时,十分惊讶,心地却在感叹“缘分”二字。

    明天是路琳儿子的生日,宁峥陪着路随来挑选礼物,自己也顺便买一份,不然路大小姐肯定要发飙。

    “你怎么在这里?”宁峥问道,一般人没事儿,谁会进儿童的玩具店啊?

    雾茫茫转过身去,看见路随和宁峥也十分惊讶。

    漂亮的马尾在空中微微晃动,然后垂在雾茫茫的肩头,尾巴还微微弯曲向上,像一个“钩子”勾住了人的眼睛。

    肩头向下不过几厘米的地方就是傲人的胸/脯。

    青春女孩儿的身体,既饱满又水灵,仿佛轻轻一挤,就能压出水来。

    宁峥不得不承认,他一直不甘心和沈媛梓在一起,大约也是嫌弃她年纪大了。

    保养虽然得宜,但总觉得干瘪。

    雾茫茫还没来得及回答宁峥的话,就听旁边脆生生地一个童声传来,“妈妈!”

    雾茫茫没什么反应,然后感觉裙摆被人拉了拉,她低头一看,雾蛋蛋不知何时跑了过来,“妈妈!”雾蛋蛋又叫了一声。

    这是什么状况?

    雾茫茫瞪了雾蛋蛋一秒,这才赶紧转头去看路随和宁峥的表情。

    宁峥脸上的那种惊讶,如果嘴巴再张大一点儿,就更有戏剧效果了。

    “不是,他不是我儿子。”雾茫茫赶紧否认,她可还是云英未嫁呢,千万别传出这种谣言。

    雾蛋蛋一把抱住雾茫茫的大腿,哭着道:“妈妈,你不要我了吗?”

    雾茫茫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心理疾病也能传染吗?

    亦或者雾家的基因就专出演员?

    雾蛋蛋在雾茫茫的大腿上蹭了蹭不存在的眼泪和真实存在的口水,然后怯生生地将脸转向路随和宁峥。

    和雾茫茫同出一辙的大眼睛看着路随和宁峥眨巴了两下,然后果断只盯着路随一个人,轻声道:“你是爸爸吗?”

    雾茫茫直接给跪了。

    “雾蛋蛋,别胡说!”雾茫茫伸手就去拧雾蛋蛋的脸蛋。

    雾蛋蛋果断松开雾茫茫的手,直接跑过去抱住路随的大腿,用湿漉漉的眼睛仰望路随,“爸爸,这个我也想要,但是妈妈没有钱。”

    路随手里拿着的正是雾蛋蛋刚才看中的那个阿斯顿马丁的车模。

    “雾蛋蛋,你的节操呢?”

    雾茫茫简直没脸见人了,雾蛋蛋竟然为了一个车模,连爸爸都可以乱认。

    “我没有节操,我只有贞操。”雾蛋蛋其实还不懂节操的意思,但是贞操他是听过的。

    宁峥忍不住笑出声。

    路随倒是没有太大反应,只淡淡地吩咐sales将这种模型的另一个颜色也包起来,弯腰送给雾蛋蛋。

    显然路随的这种大方,极大地讨得了雾蛋蛋的欢心。

    雾茫茫将雾蛋蛋强行拉回来道:“雾蛋蛋这个礼物太贵重了,你不能收。”

    雾蛋蛋撇了撇嘴,开始抽鼻子,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半懂事儿不懂事儿,但心智上总体还是倾向于,“我想要,我就想要,我一定要要嘛。”

    雾茫茫可不管这些,拉着雾蛋蛋的手不放,“蛋蛋,做人要有礼貌,你还没有叫人呢。”

    雾茫茫指着路随道:“这位是路爷爷,这位是宁爷爷。”

    两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直接被雾茫茫将备份升级成了爷爷。

    路随的眼角抽动了一下。

    宁峥立即表示反对,“别,可把我们叫老了,叫叔叔就行。”

    雾茫茫弯腰对雾蛋蛋道:“蛋蛋,这位路爷爷是青青阿姨的小叔叔,宁爷爷和路爷爷是好朋友,所以你都得喊爷爷。”

    雾蛋蛋的智商,雾茫茫可忽悠不了,他甜甜地喊了宁峥一声“宁叔叔。”

    然后又对着路随喊了一句“爸爸。”

    宁峥笑道:“早知道我也该挑车模当礼物的,不费功夫就得了个儿子。”

    路随都懒得看宁峥,弯下腰重新将车模递给雾蛋蛋。

    雾茫茫自然不同意,“蛋蛋,不能拿。跟两位叔叔说再见,我们该回家了。”

    雾蛋蛋被雾茫茫拖着,一步一回头,最后实在没忍住,甩开雾茫茫的手,“咚咚咚”地跑回去接过了路随手里的车模死死抱在怀里,“谢谢爸爸。”

    这孩子在雾家向来是要什么就有什么的,丝毫没习惯“求而不得”这四个字。

    雾茫茫简直没脸看了,她跑回去大声道:“雾蛋蛋,快把东西还给叔叔。”小孩子绝不能这样宠。

    雾蛋蛋自然不肯,看了看路随,又看了看雾茫茫,然后走过去,空出一只手来将雾茫茫拉到路随跟前,仰头对着路随道:“爸爸,我把妈妈卖给你了。”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状况?

    有时候孩子就跟深井冰一样,你实在没法儿预料他下一句会冒出什么话来。

    雾茫茫没搞明白,雾蛋蛋怎么就有胆子把她给卖了?柳乐维这平日里都怎么教育孩子的啊?

    为了个车模,连姐姐都敢卖,那将来长大了,岂不得卖国啦?

    “雾蛋蛋,你胡说什么呢?想死是不是啊?”雾茫茫眼看就要发飙。

    雾蛋蛋却不服输地道:“这个比6s贵。”

    雾茫茫一时没能理解孩子的逻辑。

    雾蛋蛋直着脖子道:“不是你自己说的,为了玫瑰金你都要卖身了吗?”

    呃,这个话好像雾茫茫是说过来着。

    “屁啊,我说的是卖身,不是卖肾!”雾茫茫这是气糊涂了,说话都错乱了,“不是不是,我说的是卖肾,不是卖身。而且我那是在跟妈妈开玩笑呢。”

    可是孩子哪里分得清你是在玩笑还是认真呢?

    所以有些玩笑话最好是别对着天真的孩子说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