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27



    两个女人忙着飚演技和打嘴仗的时候,路随却已经不耐地离开了。

    显然是觉得这关他什么事儿啊?

    也不愿意做这两个女人手里的刀子。

    路随一走,戏自然收场,雾茫茫理智回笼,觉得刚才这番做作实在有些尴尬和难堪,她自己都觉得羞愧,给女人们丢脸了。

    但她就是死鸭子嘴硬的典型,坚决不肯认输,说出去的话也坚决不肯收回来。

    其实很多人在话出口的时候就后悔了,却没脸停下来,只能死绷着。

    董可可恐怕也是其中之一。

    路随离开时,董可可的视线就忍不住跟着他转,雾茫茫看着董可可漂亮的侧颜,心里叹息一声,有些酸酸的,为了董可可。

    她如今好歹也是国民女神,可是在爱情面前还不是一样的卑微,甚至滑稽可笑。

    董可可察觉到雾茫茫的视线,转头又赏了她一个轻蔑的眼神。

    雾茫茫笑道:“收起你这张脸吧,咱们一个女配一个路人甲,谁都不是赢家。”

    董可可的眼睛眯了眯,下巴微抬。

    雾茫茫赶紧投降道:“我是路人甲。”

    董可可打量了雾茫茫十秒钟,大约在想这女人莫不是有病吧?

    而雾茫茫呢,其实也是看着董可可的电视剧长大的一代,想起她最鲜嫩的时候多可爱啊,总无法将那个董可可和眼前的董可可联系在一起。

    雾茫茫摸了摸鼻子,笑道:“其实你曾经还是我的偶像呢。”

    董可可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难堪,还有说不清的惆怅,再看雾茫茫时,觉得这女孩儿又跟别的人不同。

    “那现在呢?是觉得我可悲吗?”董可可摇晃着香槟杯子,“这酒味儿太淡了。”

    “我从小就仰望他,你不会理解我的感受,我喜欢了他那么多年。”董可可继续道。

    雾茫茫只能“呃”,她可没想到董可可居然会对她如此“敞开心扉”。

    “是有点儿悲哀,因为靠近不了他,所以就暗地里去关注那些和他有关系的女人。”董可可的眼里有泪光闪烁。

    当时“一路顺遂”发私信质问自己的时候,雾茫茫是有点儿生气的,好像坐个路随的车是了不得事情一般。

    但此刻易地而处,忽然又同情起董可可来。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早知道如此喜欢当初干嘛非要当演员,还要打孩子呢?

    这个话题在今晚稍后的时间里,雾茫茫居然听到了当事人的说法,想想觉得真是神奇。

    庆功会之后,不管别人收获了什么,但雾茫茫是收获了一枚醉鬼。

    董可可灌了几杯香槟后,深觉不给力,死活拉着雾茫茫要去酒吧。

    鉴于董可可的明星身份,雾茫茫只能领着她去了位于二十一楼的酒店的酒吧。

    在这里雾茫茫向董可可老实交代了她为什么会坐路随的车。

    其实若当时董可可表明身份,而不是用什么暗戳戳的小号,她肯定会直接回答的。

    董可可垂眸看着被子里的威士忌,淡淡道:“他对他的摩托车很宝贝的,从来不许别人坐的。”

    呃,原来还有这么一说?难怪会引来两个小号的关心。

    雾茫茫开玩笑道:“这么说,路随真是暗恋我?”

    “哈,哈哈。”董可可跟听了世纪大笑话一般狂笑,等笑出眼泪之后才道:“你脸皮真厚,这话我早就想说了。”

    “多谢夸奖。”雾茫茫脸皮若是不厚,可能早就发疯了。

    话题不知不觉转到董可可身上,雾茫茫道:“你条件这么好,自家就是豪门,自己也是豪门,干嘛非得看上路随呢?”

    董可可大概被恭维到了,但脸上却不由露出回忆的神态,“可是我们家成为豪门太晚了啊。”

    “那时候,我父亲是给路老先生开车的,又一次无意间听到路老生讲电话,预知了一点儿商机,才出来自己经营公司的。”董可可叹道。

    又是一出司机的女儿和老板家的儿子的故事。

    “很老套的故事是不是?”董可可自嘲地笑道。

    “的确有点儿。”雾茫茫很直白。

    “可是他已经在我心地发芽了。”董可可道。

    话题都到这儿了,雾茫茫怎么忍得住八卦之心,“所以当时你宁愿打掉孩子也要当明星,其实是为了更配得上路随是不是?”

    董可可虽然有点儿醉了,但大部分的神智还是清醒的,皱着眉道:“什么孩子?”

    “你不是为了想当明星,所以才打掉了你和路随的孩子吗?”雾茫茫重复道。

    董可可笑着摇摇头,“真是小姑娘,不知道哪里听来的谣传。”

    董可可捧着酒杯有些悲伤地道:“如果我能有他的孩子,我怎么可能舍得打掉,那会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雾茫茫有些尴尬,她以为路青青知道的是干货,哪知道却原来是道听途说。

    不过想想也是,以路青青和路随、路琳的疏远关系,哪里可能知道这些*,不过是以讹传讹之后的编造故事。

    “对不起。”雾茫茫道歉道。

    董可可摇摇头,“没事儿,这些故事我听多了,还有谣传我死了的呢。”

    两个女人你一杯威士忌,我一杯苏打水地一直喝到董可可倒下。

    幸亏这里是酒店,雾茫茫可以很轻松地将董可可送到房间内。

    高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雾茫茫照顾了董可可躺下后,也没舍得走,她还没住过总统套房呢,趁机享受了一下按摩池,自己也裹了睡袍睡下。

    早晨和睡眼惺忪的董可可在楼下相遇时,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互道了早安。

    阳光美好的早晨,又是两大美女,怎么少得了自拍呢。

    董可可是不用戴墨镜的,天下谁人不识君嘛。

    雾茫茫却还要遮遮掩掩地戴上墨镜,然后和董可可在阳光里合影了几张。

    大明星就是大明星,修图的技术比雾茫茫可是高明了不少,雾茫茫学了很多招,然后将照片上传微博。

    涨粉,真是太涨粉了。

    当然朋友圈里也是少不了要炫耀的,这里的照片就不用戴墨镜了。

    雾茫茫的朋友圈立即就炸了,强烈要求签名照。

    董可可答应雾茫茫下次让助理送给她。

    而城市的另一边,精力旺盛的男人们一大早起来就到了高尔夫球场发泄精力。

    宁峥看着雾茫茫发的朋友圈,不由就纳闷儿了,昨天晚上明明看见两个女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怎么转眼就好成这样了?

    两人都是睡袍,背景明显是酒店套房。

    这年头女人也不安全,宁峥低咒一句,总不能是董可可也是双吧?

    宁峥想起昨晚雾茫茫的样子,黑色的礼服裙,不是多出挑的款式,但穿在她身上就是有一种禁忌的神秘感。

    小姑娘的身材真是没得挑,凹凸有致,叫人想起来就体热。

    只不过脑子就差了点儿。

    他和她摆明了是身份不匹配,结婚是不用想的,但如果她跟他在一起,他绝不会亏待了她。

    可偏偏雾茫茫却要摆出避嫌的高姿态,一副贞洁玉女的样子,又叫人倒了许多胃口。

    所以,昨晚宁峥并没有去和雾茫茫打招呼。

    而这丫头更是半个眼神都没甩给他过。

    求而不得,辗转反侧。

    宁峥有时候真想大家直接点儿,睡过了也就那么回事儿。

    一想到“睡”这个字眼,难免又觉得身体开始发热了。

    宁峥心想,这影响力也忒大了,昨晚才发泄过,按理说不该这么饥渴的。

    “看什么呢,这么专心,球都不打了?”沈庭走过来道。

    宁峥本想说没什么的,但又想起沈庭对雾茫茫也有那么点儿兴趣,便将手机递给了沈庭。

    “这年月女人都开始双了吗?”宁峥玩笑道。

    可惜叫宁峥失望了,沈庭看完之后,神情毫无变化,他本来就是万年冰山脸,但随后沈庭很自然地就将手机递给了走过来的路随。

    路随倒是有些吃惊地挑了挑眉。

    “可怜的董妹子,这是被你逼成双或者同的吧?”宁峥笑起来。

    董可可苦恋路随的事情,他们这些人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路随向来不回答这种无聊问题。

    宁峥收起手机感叹一句,“你还别说,雾茫茫这丫头真有点儿本事,董可可什么德性啊,居然都能跟雾茫茫搞到一块儿去。”

    董可可的德性他们可是十分清楚的。

    小时候身份低微,非常乖巧,但有些自卑。

    而自打董东山发达之后,董可可水涨船高,对着比她家世好的吧,心理极其敏感,人家但凡提一句从前,她就觉得别人是在刺她。

    而对着比她家世低的吧,她又鼻孔朝天,一副你不配跟我说话的样子。

    所以大家不怎么搭理她,但若是遇上了,总也要照顾一点儿她那“脆弱的神经”。

    以雾茫茫她家的家庭条件来看,完全不可能入得了董可可的眼的。

    不过世事无常,昨天就是个意外。

    董可可的酒精麻痹了她“脆弱的神经”,再看雾茫茫,又觉得她和自己同病相怜,都是暗恋路随的可怜人。

    压抑了多年的心事,总是想找人倾吐的。

    对助理说,董可可不屑也不肯,对熟悉的人,别人又不爱听。

    所以,雾茫茫真是个好听众,大家还能有感情共鸣。

    咱们且说回雾茫茫,享受了总统套房的丰富早餐后,雾茫茫就接到了柳女士的夺命连环call。

    要求她这个周末带着她弟弟雾蛋蛋玩儿。

    “为什么啊?”雾茫茫可不愿意当四、五岁孩子的保姆,人嫌狗厌的,“不能让保姆带吗?”

    “你是他姐姐,你不带谁带?”柳女士和雾老板要去过二人世界,强行地逼迫雾茫茫和她弟弟雾蛋蛋培养姐弟感情。

    雾茫茫为五斗米折腰,零花钱还全靠柳女士开恩,只能咬牙应了。

    照顾孩子么,雾茫茫有一个自己总结出来的经验。

    那就是有求必应。

    所以,雾茫茫果断带了雾蛋蛋去吃快餐鸡。

    然后在雾蛋蛋啃鸡翅啃得正欢的时候,手机搜索了当年一个很出名的帖子,上面是说快餐鸡是如何养出来的。

    一个月出栏,身上长好几个翅膀,看完之后保准你恶心得不想再吃第二个。

    雾蛋蛋总算是领教了他这个姐姐的恶毒。

    不过没事儿,小孩子精力旺盛,一个上午而已,雾蛋蛋就直接让雾茫茫的血条少了五分之四。

    吃过午饭,雾蛋蛋闹着去翻斗城玩,雾茫茫才得以在场外休息了一会儿。

    一整天下来也就这时候有机会刷一下微博。

    又有私信进来,还是那个小号——真我风采。

    “你是双吗?”

    雾茫茫一时没反应过来,片刻后才想明白这肯定是看到她和董可可的睡袍合影了。

    这年头,女人跟女人睡个觉,都已经不单纯了。

    雾茫茫本不想理会的,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人藏头露尾的,逗逗他玩儿也不错。

    雾茫茫还是觉得它是宁峥,这人节操全无,更不知三观为何物,雾茫茫跟他说话,也就不那么讲究。

    “是啊,双怎么了?”雾茫茫回了句。

    难得的是对方很快就有私信恢复,“女人跟男人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真是个猥琐男!

    雾茫茫继续埋头打字,“女人更懂女人的需求和快乐,不会只顾自己嗨。”

    雾茫茫回复了这一句之后,突然觉得自己还真是个理论上的大师啊。

    “但工具总没有天然的好对吧?”

    再次感叹这人的猥琐!

    雾茫茫思考了半个小时这个问题,又百度了好几圈,这才慢慢回复。

    “工具可大可小,可长可短,还可以调节震动频率,让停就停,想动就动,既不用吃药,也不用戴套!”

    “万一漏电呢?”

    “就电池那点儿电,漏电指不定更爽。请相信现代科技。”雾茫茫俨然已经成了成人用品的专家。

    “似乎有点儿道理,那这么说来,男人岂非一点儿用处也无?”

    对方简直是秒回,这得多无聊啊?雾茫茫心想。

    “本就是一点儿用处也无,所以女人若是施舍几分怜悯给你们,你们最好赶快双手接着,谢主隆恩。”——by雾茫茫

    “那你施舍一点儿给我好不好?”——by真我风采

    “等着本宫雨露浇灌的地方太多了,你且先排个号吧,洗干净了等本宫翻牌子。”——by入戏的雾茫茫

    “嗻。”——by配戏的真我风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