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26



    雾茫茫用一招“bf”没能诈出那两个给自己发私信的人是谁,回头就将这事给忘到了烟硝云外去了。

    直到两个礼拜后在路琳的秀场遇到路青青。

    “茫茫。”路青青兴奋地朝雾茫茫挥挥手,“你怎么会来的,以前让你去看秀你从来都不去的。”

    但这回路琳亲自打电话,又是路琳自己的秀场,雾茫茫总不能拒绝,她的脸可没那大。

    有些时候别人给你脸,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还真得接着,谁让人是群居动物呢。

    路琳手里有好几个一线品牌,她自己也是设计师,双“l”logo的东西是她旗下的高端品牌,价格真心不便宜,是深得柳女士欢心的牌子。

    秀还没开始,路琳只在雾茫茫进门时过来招呼了一下,让她结束时别走,晚上在酒店还有庆功宴。

    秀还没开始,就邀约庆功宴了,显然是极有信心的。

    紧接着秀场来了许多超级大明星,媒体的闪光灯此起彼伏,白色的强光让雾茫茫直觉就往后退缩到了角落里。

    她有一种错觉,总觉得狗仔手里的长炮照相机就像让你遁无所遁的照妖镜一般,可以把你生命力最黑暗的东西都翻出来。

    雾茫茫可不希望显出原形。

    “这么久约你,你都不出来,交新男朋友啦?”路青青八卦道,“老实交代,这是谁?”

    路青青将上回雾茫茫发的那条“作死的自拍”微博翻了出来。

    “你看不出来是谁?”雾茫茫反问。

    大约是那两条私信影响了她,以至于雾茫茫觉得路随的熟人都该知道那就是路随。

    认车比认人容易多了。

    “我怎么能看得出来啊?这连头发都才露了这么一米米。”路青青的拇指和食指虚合起来,中间隔了一厘米的距离。

    雾茫茫很随意地答了一句,“伯父来的。”

    “你伯父多大年纪了,可够酷的啊。”路青青道。

    雾茫茫没忍住地大笑了起来,心想她要是真有路随这么个伯父,这辈子就可以横着走了。

    走秀即将开始的时候,雾茫茫才和路青青从角落里站起来开始找位置。

    这回的秀场设在本城最大的图书馆里,很有复古的风情,椅子也是图书馆的旧式椅子,上面贴着每个人的名字。

    雾茫茫找了大半圈才意外地在第一排发现自己的名字。

    这怎么可能?

    尽管雾茫茫很少看秀,但是基本的潜规则她还是知道的。

    通常大牌秀场第一排坐的不是很有分量的时尚杂志或者零售商,就是社会名流,超级大明星等。

    而此次路琳的秀场不大,统共只能容纳两百余人,但以双l的号召力而言,许多国外媒体和vip客户都会专程飞过来看秀,申请登记应该不少于千人。

    在这种僧多粥少的情况下,雾茫茫能被路琳邀约前来已经很荣幸了。

    但像雾茫茫这种在媒体上完全不被人熟知的路人甲坐在第一排,肯定会让人跌破眼镜的。

    雾茫茫深有自知之明,所以压根儿没敢坐。

    直到收到百忙之中路琳的微信,“坐吧,就是你的位置。”

    雾茫茫这才忐忑坐下,庆幸今夜她穿的是礼服,并且还是今年的款,感谢柳女士大方的零花钱。

    雾茫茫坐在这儿,看着秀场的灯光,有一种“这场秀是秀给我深爱的人看”的感觉。

    被女性霸道总裁追求,你别说,个中滋味还真是五味陈杂。

    还是女人最懂女人啊,浪漫起来真不是一般人。

    雾茫茫此刻都有些不太坚定自己的性取向了。

    很快雾茫茫旁边的座位也有人落座,是如今国内正当红的女星董可可。

    这一两年董可可非常红,去年因为一部历史古装剧,走红屏幕,过年时又出演了大导的贺岁档,票房刷新了国产影片的新纪录。

    今年最卖座的两部电影她都是女主,可不是红得发紫么。

    “雾小姐。”董可可居然先出声招呼雾茫茫。

    以至于雾茫茫受宠若惊得都不知该如何回答了,超级明星不用助理提示居然都记得自己的姓?

    “董小姐。”雾茫茫礼貌地点了点头。

    董可可上下打量了雾茫茫一番,嘴角扯出一丝莫名的冷笑,倨傲地不再开口说话。

    雾茫茫也不敢在大明星面前班门弄斧,虽然董可可也不是科班出身的,演技也有些造作,但毕竟是大明星嘛。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出于女人的直觉,雾茫茫觉得董可可的态度有些可疑。

    主动招呼自己这个很不熟悉的人,继而又摆出一副“原来不过如此”的轻视样儿,如果不是吃错药,就是事出有因。

    十五分钟的秀很快就结束了,压轴的那套晚礼服令人十分惊艳,双l这一季走的是复古学院派的风格,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

    但秀才刚刚结束,好评就如潮涌来,第一个报道的自然是微博上的知名博主,他们都有不错的位置。

    雾茫茫也有心仪的作品,但她的零花钱虽然比起普通人来说已经够多,可若要入手双l的高定,还是需要存几个月的。

    雾茫茫和路青青并肩走出图书馆,下阶梯时路青青问:“去哪儿?我送你吧。”

    显然路青青这个远方表妹并没有被路琳这个姐姐看在眼里。

    “突然想吃小龙虾。”雾茫茫道。

    然后雾茫茫的小龙虾之行并没能成行,路琳的电话恰好这时候打进来。

    “茫茫,一定要去庆功宴哦。我已经安排了司机在图书馆门口等你。”路琳在雾茫茫拒绝之前就干净利落地挂了电话。

    “谁的电话啊?”路青青问。

    雾茫茫收起电话,将碎发往耳后别了别,“路小姐的,让我去庆功宴。”

    路青青不算太吃惊,其实她已经敏感到了一些东西。

    “那你打算怎么办?”路青青有些担心。

    “我想找个机会跟她说清楚。我还是喜欢男人的。”雾茫茫说着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就想起了路随,至少她不会想去摸一把路琳的屁股。

    可见她的性取向还是很正确的,但财富堆造的浪漫有时候真的会晃花人的眼睛。

    路青青沉默了片刻,笑容有些牵强。显然她听得出雾茫茫这也是在变相的拒绝她,她原本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的,靠近得也是不紧不慢的。

    然而雾茫茫到底还是小瞧了路琳。

    “路琳姐。”雾茫茫既然下了决定,就不会让自己犹豫,很果决地在庆功宴上找到路琳空闲的间隙唤住她。

    “是茫茫啊。”路琳转过头看着雾茫茫。

    大家心里都很亮堂,此刻也不必装傻。

    “路琳姐,我……”雾茫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路琳打断。

    路琳摇晃了一下杯中淡金色的香槟,并不看雾茫茫,脸上没有庆功的喜悦,反而多了一丝惆怅,“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给你造成困扰了吧?”

    路琳朝着雾茫茫笑了笑,“别急着拒绝我。这世上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谁也不知道自己这辈子最后的时光会是谁陪在身边。”

    “就像,五年前我也不知道原来自己喜欢的女人一样。”路琳苦笑,仰头将杯中的香槟饮了大半。

    雾茫茫这种小菜鸟对上路琳,被堵得哑口无言。

    当然也是出于女人对女人天生的一种同情上面,而路琳对她的心总不该被践踏。

    路琳拍了拍雾茫茫的肩膀,“别放在心上,我喜欢你,不能做情侣,难道还不能做朋友?难道连朋友也不肯和我做?”

    雾茫茫还能说什么?话都被路琳一个人说完了。

    女人追女人就是方便,进可攻退可守,打着朋友的旗帜,做什么不好?

    若说女人天生同情女人,那么女人也会天生就敌视某些女人。

    她们对情敌总是拥有最敏锐的直觉。

    所以当雾茫茫听见董可可娇滴滴的喊她“雾小姐”三个字的时候,就觉得后背一凉。

    转过头去,果不其然,连手掌心都冒汗了。

    董可可挽着的可不正是雾茫茫的“伯父”路先生么。

    雾茫茫一阵心虚。

    路随是庆功宴开始了半小时之后才姗姗而来的。

    雾茫茫连眼睛都不敢往他身上瞥,自觉有些羞愧。

    那天晚上,她脑子发热为了套出那两个小号的身份,捏造了“bf”事件,事后想起十分不妥。

    一来好似她暗恋路随一般,二来这种行为也太low了,对方看不上她,居然还冒充人家的gf,若是雾茫茫换成个旁观者,只怕自己先蔑视地吐她自己一口口水了。

    “两位是不是吵架了?”董可可看一眼雾茫茫又看一眼路随,抿嘴而笑,正要接着往下说,雾茫茫连忙开口打断。

    “路伯父、董小姐。”雾茫茫乖巧地持晚辈礼。

    董可可眨巴眨巴眼睛,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路随脸上倒是淡淡,似乎在等着雾茫茫接着往下说。

    雾茫茫这也是狗急了跳墙,眼前这位董小姐,看来就是那个“一生顺遂”的小号了。

    也真是难为大明星了,连自己的微博居然也关注,看来跟路随有关的所有女人都逃不开她的小号的。

    雾茫茫这才想起来,一生顺遂关注的人里面,好像真是以女性居多,当时她真没留意。

    雾茫茫何等敏锐,一个眼神就看出董可可要飚演技了,她演的良妃娘娘整治情敌之前,就是她现在这个眼神。

    雾茫茫是打死也不敢在路随面前承认“bf”是英文缩写的,太丢脸了。

    女人嘛,在优质男人面前,哪怕是不喜欢,那也绝不能自绝于人。

    “路先生一直是我最崇敬的人,我爸爸也十分佩服路先生,经常说只有真正有本事的人才能让人真心敬重,在他眼里,路先生无论是能力还是经验,都比他高出太多,乃是前辈级的人物,叫路叔叔都显得不够尊重,只能叫伯父才显得出敬意。”雾茫茫面带得体的微笑,以极其郑重的语调道。

    “你转得有点儿生硬。”路随点评道。

    雾茫茫听了差点儿破功,但是一个好的女演员,绝不能因为些些打击就笑场n机的。

    所以她努力端着。

    “哦,原来雾小姐的bf两个字是伯父的简称啊,我还以为是boyfried呢。”董可可也是好演员,坚持要把戏唱够,“我还正奇怪,路随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我们这些朋友却不知道的。”

    雾茫茫只觉得脸烫得可以烙烧饼,这就是说大话的下场,最惨的就是她这种,被人当场揭穿。

    “哦,原来给我发私信的那个小号是董小姐啊,我真是没想到董小姐这样的大明星也会来关心我这种小人物,真是何德何能啊。”

    雾茫茫可不怕董可可,无视她的尴尬继续道:“你知道的,现在我们这些年轻人,嫌弃打字慢,大多数话都喜欢用简写。本来是打伯父两个字的,结果顺手就打了bf两个字,真是没想到董小姐会多心。”

    雾茫茫这可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而董可可也万万没料到雾茫茫的脸皮能够厚成如此模样。

    但这不算完,当初可是董可可来挑衅她的。

    雾茫茫又别了别耳后的头发,据说做这个动作时,女人是非常妩媚的,可以将人的视线引到她漂亮的耳垂和白皙的脖子上。

    心机婊发动之前的标志动作。

    “说来也真是奇怪,那天我不过是随便发了一张照片,董小姐怎么会那么突兀地来质问我,问我为什么会坐路伯父的摩托车呢?”雾茫茫微笑着装傻。

    一直没有忘情于人又不敢说,看着真是可怜,雾茫茫倒是不介意帮董可可把话挑明,指不定眼前二人还能破镜重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