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25



    路随摘下头盔道:“对不起,我还赶着去见客户,你知道的,老女人都是很变/态的。”

    雾茫茫觉得自己被噎着了。

    雾茫茫垂下双肩,低下头,“路先生,对不起,刚才是我犯病了,今天出门的时候忘记吃药了。”

    看雾茫茫多会调侃自己。

    低头时看到自己的大拇指已经突破了丝袜的束缚,呃,真是好糗,雾茫茫都不敢抬头了。

    “药不能停。”路随道。

    “嗯。”雾茫茫没骨气地应道,她觉得自己的脚后跟肯定脱皮了,小脚趾也痛得厉害,应该是打起水泡了。

    “上来吧。”路随的车上没有另一个头盔,便将自己的头盔递给了雾茫茫。

    雾茫茫迟疑着没接过来,“我拿了你怎么办?”

    所以她摆摆手道:“我没关系的,路先生,反正我脑子有毛病,若是不小心摔了,说不定还负负得正。”

    路随只淡淡地道:“叫你拿,你就拿着。”

    好吧,骑摩托车的男人最酷,雾茫茫乖乖地拿过头盔扣好。

    里面似乎还有路随残留的气息,味道不算难闻。

    雾茫茫呼吸时不自觉地带入一口,又觉得其实气味儿还行。

    坐上车的时候,雾茫茫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天路随居然穿的是皮裤。

    难怪她看见路随骑摩托车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很突兀。

    平日里瞧着多正经的人啊,此时却显出了慵懒的颓唐。

    坏男人的样子真的比好男人有吸引力太多。

    雾茫茫忍住流鼻血的冲动,将手放到路随的腰上,抓住他的衣裳稳定自己。

    如果她是那个老女人的话,真的很想在路随屁股上摸一把。

    亲爱的电动马达,驾。

    摩托车启动的时候,雾茫茫忍不住“不经意”地将双手滑到路随的髋部。

    “不要乱摸。”路随的声音从风里飘过来。

    雾茫茫红着脸又赶紧将手放到他的腰上。

    真是的,这么敏感做什么嘛。

    摩托车越开越快,在人群里自由穿梭,好几次都吓得雾茫茫尖叫,生怕路随撞上人。

    路随好像说了几次话,但是噪音太大,雾茫茫都听不清,只能不停地问:“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等车到高架上,雾茫茫彻底体会了一把风驰电掣的感觉,其实速度并不比小车快,也没有超速,但是在摩托车上的感觉就是比小车刺激多了。

    心脏砰砰砰直跳,都快跳出口腔了。

    雾茫茫忍不住站起身,双手张开迎接风,“啊,好舒服!”

    这个动作太危险,雾茫茫大约只爽了半秒,就赶紧向前抱住或者勒住路随的脖子。

    雾茫茫可没有坐过如此过瘾的摩托车,忍不住歌性大发,抱着路随的脖子,敞开嗓子吼道:“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望苍天,四方云动,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好像不是很过瘾,调子太低了,雾茫茫临时接了一句,“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雾茫茫虽然歌唱得走调跑音,但是能力真的很不错,她居然在这一句之后,圆润自如地又接了一句“这就是青藏高原……”

    最后摩托车以一个极度潇洒又漂亮的弧线停在了雾茫茫公寓的楼下。

    雾茫茫陶醉地走下车,身子轻飘飘的,伸手想摘掉头盔的时候,结果路随的手脚更快,直接动手帮她解开系扣。

    雾茫茫刚说了句谢谢,就见路随向她俯身过来。

    雾茫茫正纠结是躲还是不躲的时候,耳朵就感受到了路随鼻尖的气息,她觉得自己身体瞬间有点儿软。

    “你太吵啦——”

    雾茫茫瞬间就硬了。

    僵硬。

    因为路随的声音太大了,她不得不往后跳开一大步,然后不停地揉耳朵,“你做什么啊?!”

    路随没说话,只是拿着头盔转过身上车,发动。

    雾茫茫赶紧跑过去,尽管她的耳朵还有鸣响,但也顾不得了,“我刚才是这样对你的?对不起啊,对不起,我还以为我的声音穿不透头盔呢。”

    “下次别在我面前唱歌。”路随的语气似乎有些咬牙切齿。

    雾茫茫点点头,举起手放到额边,敬了一个军礼,还靠了一下腿,“yes,sir。”

    等路随发动车飚走时,雾茫茫忍不住又将手圈在嘴巴呈喇叭状,大喊道:“小叔,你今天很帅哦!”

    也不知道路随听见没有,雾茫茫却很高兴地蹦蹦跳跳地跑回了自己家,直到进门时雾茫茫才觉得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想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手里的高跟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痛苦,几千大洋呢。

    雾茫茫后悔了一秒,跑去浴室开始洗泡泡浴,然后一边喝着雪碧兑的红酒,一边泡在浴缸里上传照片到微博。

    这可是她今晚冒着生命危险自拍的。

    据调查每年死于自拍的人居然比死于海啸的人还多,幸亏今晚雾茫茫没进入统计数字。

    照片她单手勾着路随的脖子,站在摩托车上,从上到下的角度自拍的。

    真是英姿飒爽。

    微博自有强人,很快就有人为路随的身材点赞,真是奇怪她们是怎么看出来他身材好的,明明只露了个后脑勺,和身材的几个片段。

    摩托车的型号和价格也很快暴露。

    下面是一溜的队列整齐的“壕”字。

    未关注私信里有两条,像是约好的一般。

    “你坐的是不是路随的车?”

    雾茫茫吓傻了,看来这两位不仅是自己的熟人,还更是路随的熟人啊。

    雾茫茫深吸一口气,点开对方的微博,发现其中一个人是用的小号,因为它关注的人只有自己,而微博则一条没有。

    至于另一个,关注的人乱七八糟,看不出名堂来,微博也是一条都没有,雾茫茫推测应该是怕泄露身份,所以此号应该也是小号。

    如此雾茫茫难免就产生了好奇,这两位都是谁呢?

    直接去问,对方肯定不会说,或者是误导她。

    雾茫茫抿嘴一笑,计上心头,反正闲着也是无聊,此乃私信,也不至于侵犯某人名誉权,所以她对两条私信都进行了回复。

    “我坐我bf的车怎么了?”

    雾茫茫看着自己的回复,为自己狠狠点了个赞。

    她又没直接承认这是路随的车,所以即使路随要告她造谣生事他也不怕。

    再说了,bf可以是boyfried,也可以是伯父的首写字母的,路随这个年纪,当她伯父也是绰绰有余的。

    “我不信。”其中那个叫“一生顺遂”的小号秒回了雾茫茫的私信。

    雾茫茫基本判断这位是个女性,应该是暗恋或者明恋路随的,不然不至于这么关注自己,还等着自己回私信。

    另一个叫“真我风采”的是在第二天早晨才回复雾茫茫私信的,“你bf的活/儿怎么样?”

    雾茫茫推测,这位应该是自己的男性暗恋者。

    就像女人喜欢比谁漂亮一样,男人总是忍不住比老二的大小或者长短。

    本来不该再回复的。

    但是这可是网络世界啊,怎么可能忍得住呢。

    “器大活好。”雾茫茫快速键入四个字。

    “持续时间和频率呢?”对方很快回复。

    问得也太详细了吧?

    雾茫茫有点儿拿不准了,对方到底是暗恋自己,还是想知道路随的*啊?

    可是谁会这么无聊,如此关心路随的各项参数?比较之心是如此的赤果果,想来应该是路随身边的人。

    其实能从八分之一的背影认出那是路随的人,本身就应该是他身边极其熟悉他的人,所以雾茫茫还是猜不出谁这么无聊。

    不过凭女人的直觉,雾茫茫觉得很可能是宁峥。

    但是宁峥好歹也管理着一个制药集团,会如此闲来关注她?

    “半个小时,一天三次,你呢?”雾茫茫可这劲儿的给路伯父(bf)吹,以防他将来万一从他处得知,也不会太怪罪自己。

    “欢迎来试。”对方发来一个笑脸。

    这么猥琐,实在猜不到是谁。

    雾茫茫热情不再,工作前的微博热身时间也该结束了,转身拿起白大褂穿上,走进工作间。

    雾茫茫再次拿起手机的时候已经是午饭时间。

    “真我风采”发了两条私信过来,“好了,不逗你了,不过女孩子还是不要乱认bf得好,也不要没有常识。”

    没有常识你妹,自己做不到就说她没常识?

    雾茫茫打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再看下一条是半小时之前发来的,“怎么不回复?”

    大爷,你当私信是实时回复聊天工具呢?

    “你凭什么说我乱认bf?你自己做不到,就觉得别人也做不到么?我看你才是没常识。”雾茫茫很不客气地回复道。

    “就算他做得到,你也肯定受不了。”对方及时回复道。

    纳尼?!他凭什么知道她雾茫茫受不了啊?

    语气这么肯定,肯定有料。

    雾茫茫顿时来了兴趣,“为什么?”

    “他不是你bf,鉴定完毕。”

    雾茫茫心里一群神兽跑过,还是智商欠费,本来想套对方的话,结果却被对方套了。

    这种时候当然要死不认账啊。

    只要你坚持不认账,对方就会开始怀疑他自己的判断。

    “呵呵,不信你自己去问他啊。”然后雾茫茫就果断地让手机黑屏,专心吃饭去了。

    不过能忍住不看手机,就不是雾茫茫了,她一边吃一边划拉手机,对方再也没有信息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