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第23章



    不过路随没给雾茫茫机会,转身进了厅内。

    雾茫茫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路随的泳裤部位,将他一路目送进去。

    线条真的不错,一看就很有力,想捏一把。

    雾茫茫叹息一声,看来自己真是年纪大了,再过五年就要进入如狼似虎的年纪了,可恨居然还没有享受过人间极致的快乐。

    但愿今晚柳女士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能给力点儿。

    早餐过后,明明说好是来骑马的,宁峥和沈庭却同时要求击剑,而几位女士对围观击剑的兴趣似乎更大,雾茫茫只能瞪眼看着他们。

    还不如打麻将呢,至少她还看得懂规则。

    雾茫茫觉得自己真是蠢,上回跟着沈庭出海时,不就已经说好下回再也不跟这些无聊的老男人老女人混了吗?

    结果一时脑子不清醒,又来了。

    对于击剑,雾茫茫表示完全看不懂啊,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就停下来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赢的。

    不过看得出,路随技术好像很不错,宁峥和沈庭都不是他的对手。

    几次之后,路随干脆摘下面罩,将剑插入剑筒,一副独孤求败的模样。

    这是拽得都不跟他们玩儿了。

    路琳侧头在雾茫茫耳边道:“茫茫想不想学击剑,我倒是可以教你。”

    这么优雅而无用的运动,雾茫茫可不想学。

    “你们俩来吧。”路随退出,让宁峥和沈庭对上。

    他看得出来,这两人发挥失常,根本就是对手没选对。

    如今宁峥和沈庭对上时,那就像极了为争夺雌鹿的交/配权的雄鹿一般,昂扬着头顶长长的鹿角。

    兄弟感情是不能伤的,何况只是略微感兴趣而已,昨晚犯得着跟斗鸡似地死死看住对方吗?

    雾茫茫看着两位男士跳恰恰一般你退我进,我退你进,听着耳边击剑碰撞的“叮叮”声,忍不住打了个呵欠,然后发出微博,图片自然是两个穿着白衣服戴面罩的男人,文字是:美好的一天从优雅的运动开始。

    网络世界,你如果不是在装13,那就是在演绎粗俗,反正不太像正常的你。

    略嘈杂的环境似乎更有利于催眠,雾茫茫连打了两个哈欠后,决定不要再和自己作对,早晨醒太早,还是应该回去补个眠。

    主人很贴心,雾茫茫将客房里的“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到门口,安安心心地睡大觉,连午饭都省了,正好减肥。

    最后还是路青青找佣人开门,将雾茫茫从床上挖起来,“快起来,大家都要离开了。”

    雾茫茫神智不清地从床上爬起来,脸上还有头发丝压出的红痕,路青青觉得她可爱得不要不要的。

    雾茫茫则是被路青青那即将流口水的表情给吓醒的。

    好在行李早就收拾完毕,雾茫茫闭着眼睛,耷拉着脑袋跟在路青青身后往外走。感觉快转弯了就掀掀眼皮看一眼路。

    大部分的客人都是乘坐路随的私人飞机抵达的,雾茫茫则是跟随宁峥来的。不过此刻一身红色套装的沈媛梓挨着宁峥静静站立,气场逼人,雾茫茫脸皮再厚,也没好意思说要坐宁峥的飞机回去。

    雾茫茫忽然有点儿厌烦这些有钱人了,每次找个乐子,不是出动直升机就是出动私人飞机,交通搞得如此不方便,真是受罪。

    拿着雾茫茫和路青青行李的佣人正在等待指示,恰好路琳过来,“茫茫,你和我一路回去吧,宜君还想和你聊一会儿呢。”

    雾茫茫如蒙大赦,果断点头。

    宁峥冷着脸没说话。

    雾茫茫倒是没有内疚感,有准未婚妻的人就不要出来瞎搞了对吧?

    路随的飞机空间比宁峥的略宽,也许是看着宽敞,装修极有品质,但很低调,和宁峥那个阿拉伯皇宫风格的内饰相比,其实让人更舒服。

    一上飞机老板们依旧忙着谈事情、拉关系、讨论合作框架,雾茫茫则将眼罩罩在脸上,蜷缩在沙发上继续补眠,无视路青青看她的那种你真不争气的眼神。

    下机时,杜宜君朝雾茫茫笑了笑,再次道:“你这小脸很适合走荧屏,有兴趣的话可以给我电话。”

    雾茫茫只笑了笑,她不认为自己有如此大的魅力,可以让刘太一而再再而三的邀约。

    这世上什么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但好像只有来自雾老板和柳女士的零花钱,似乎是拿起来最没有心理负担的。

    雾茫茫一下机就直奔半山,路上下车给雾蛋蛋买了一套奥特曼,为了重新拿回零花钱还得再接再厉,不然游戏里的装备都没钱买了。

    柳女士大约是许久没见到雾茫茫,远香近臭,今日看她也顺眼许多,见雾茫茫今年一个夏天都还在穿上一季的衣裳,也是伤眼。

    于是将新买的玫瑰金疯6s扔给雾茫茫不说,破天荒甩了雾茫茫五千大洋,让她拿去买件新衣裳好相亲。

    虽然买条好点儿的裙子都不止这个价,但这也算超乎了雾茫茫最乐观的估计了,抱着柳女士又亲又啃,吃了满嘴的粉也不介意,“差点儿就去卖肾了,发微博的时候别人都是6s,就我是6。”

    也不怪雾茫茫虚荣,她们那个圈子,比普通人更为势利,你稍微没追上她们的脚步,就会被人斜向四十五度蔑视。

    “瞧你这出息,不是给过你钱吗?”柳女士简直拿她没脸没皮却又油盐不进的女儿毫无办法。

    “钱都用来干别的事情了。”雾茫茫理直气壮的回答。手游里十个钻石就是一元钱,雾茫茫虽然在现实里成不了路随那种超级大富豪,但是在她那个游戏服务区里,绝对的女神级别。

    别人求助她时,喊的都是,“女神,给我来一打葡萄酒,女神给我来一打多层板……”

    看了特别满足。

    整个服务区,就她家庄园最豪华最漂亮,鸡最多,牛最多,羊毛产得最多。

    连雾蛋蛋都感叹他姐姐在游戏里是真正的大土豪。

    现在的小孩子,小小年纪,才四、五岁手机游戏就比大人玩得还溜了,雾蛋蛋要玩雾茫茫的新手机,雾茫茫不得不从。

    雾蛋蛋要玩游戏,雾茫茫就得把自己的手游app打开。

    手机伤眼睛,雾茫茫就得挨骂,“让你不要给你弟弟玩游戏,刀刀叉叉……”柳女士的嘴里发射了无数飞镖。

    雾茫茫一直没回嘴,最后柳女士忍不住停下来问:“你是不是病了?怎么都不说话?”

    雾茫茫垂下眼皮,想起那些成熟而世故的老男人,轻轻叹息一声,“因为我在外面转了一圈才发现还是家里最好。”

    柳女士虽然太偏心了一点儿,但对她这个女儿总是没有目的的好的。

    柳乐维不说话了,她心里有些酸涩。

    自己的女儿懂事了她当然高兴,可是若是以在外面被打击、被欺负而换来的懂事,她觉得整颗心都在疼。

    怎么说也是她身上掉下去的肉。

    两、三岁时胖乎乎的模样别提多可爱了。

    可惜中间错过太多,再想挽回时,孩子大了有了独立的思想和生活,再也不可能和小时候那边依赖她,亲近她。

    于是柳乐维就更不愿意错过雾蛋蛋的小时候,她有时候也能察觉自己的偏心,可察觉是一回事,纠正却是另一回事。

    “现在你爸爸的资金都压在二期工程上,你的零花钱最近是不可能有原先那么多了。”柳女士道。

    雾茫茫简直没想到还能有这种峰回路转,不敢置信地看向柳女士。

    “每个月减半。”柳女士补充道。

    雾茫茫算了算,那也足够了,她存几个月就能买辆国产suv了。

    有车代步就行。她最近捉小偷和捉色/情/狂都捉烦了。

    晚饭前雾老板应酬回家,看见雾茫茫在座,忍不住道:“你总算舍得回来啦?”

    雾茫茫一看就知道雾老板在外面受了气,回来撒泼呢,所以不答话。

    “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二十五、六的人了,连个正经男朋友都没有,人家说起你,最大的印象就是你男朋友见天儿的换,真是丢死人了。”

    雾老板后面还有一车轱辘的话等着雾茫茫,“你妈妈好不容易托关系,让你和沈氏的沈庭相亲,结果呢,人家压根儿就没看上你,你还有什么脸跟我们耍脾气?”

    雾茫茫被雾松说得眼圈都红了,好像女儿在他心里就是用来拉关系的一般。人家看不上她,她就没脸了?

    好容易温情片刻,泡泡就又破灭了。

    柳乐维听见雾松的话说得这般难听,赶紧拉了拉他,“去换衣服吧,我给你放水洗澡。”

    回头柳乐维又对雾茫茫道:“你也赶紧去换衣服,我让司机送你去。”

    去哪里?当然是相亲啦。

    相亲的地方是一间粥馆,对方定选的地方,是个老店儿,点心做得不错,粥也煲得不错。

    雾茫茫去吃过一回,就是地点有点儿偏,但人奇多,经常需要拼位。

    鉴于世界卫生组织刚公布的“可能致癌的名单”,其中将红肉和杀虫剂ddt以及生化武器芥末毒气放在同一个级别,雾茫茫对面的林先生直接将她喜欢的黑椒牛仔骨、蒸凤爪、蒜蓉金银排骨之类略掉。

    上来的菜一水儿的白灼青菜,白灼菜心。

    林先生生得面白无须,职业是牙医。

    高收入、高学历,就是有点儿小洁癖,这倒也无妨。

    雾茫茫最近有些上火,正觉得牙疼,若是能有一个牙医男友,那就省去预约和等待的麻烦了。

    林先生却觉得雾茫茫的容貌看起来不□□全,而他又恰好太忙,恐怕没办法守住娇妻,以防止她红杏出墙,所以姿态还有些端着。

    总的说来,林先生是个高收入较现实的男人,雾茫茫反而更欣赏这类男士,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能付出什么。

    最难能可贵的是他相亲是真的为了结婚。

    就在两个人交换婚恋观,林先生表示不想要太多孩子,一儿一女足够,雾茫茫表示希望丁克时,服务生及时地打断了他们不怎么友好的氛围。

    “先生,现在人太多了,需要拼桌,还请你谅解。”服务生道。

    林先生看来是常客,表示很能理解,微微点了点头。

    很快就有客人坐了过来,先是一对年轻夫妻,听他们谈话内容,好像是按照网上美食攻略找过来的。

    紧接着雾茫茫她们这桌大圆桌又迎来了一位单身客人。

    雾茫茫是在低头倒茶水中无意间看到身边坐的是哪位大神的。

    “路先生!”雾茫茫惊讶极了。

    路随倒是没有什么惊讶的,应该是刚才过来时就看到雾茫茫了,只略略点了点头。

    “你一个人?”雾茫茫忍不住问。

    一个人来喝粥,是不是太孤单了点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