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19



    诚然,宁峥肯定不知道,雾茫茫连他好兄弟路随的便宜都占过,还喊财神爷乖乖儿子呢。

    不过想曹操,曹操就到。

    宁峥的电话开始震动,他扫了一眼是路随,只好站起身向雾茫茫微微欠身,走出去接电话。

    “在哪儿呢?”路随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

    “在派出所呢。”宁峥道。

    “我还以为你被沈媛梓吓得连我的鸽子都放。”路随轻笑道。

    宁峥不想提沈媛梓,转而道:“你也不关心关心我为什么进派出所啊?”

    “还能为什么?”路随反问一句,“赶紧滚过来吧,就等你了。”

    真是损友。

    还能为什么?肯定都以为他是为了女人进来的呗。

    以前也的确进过几回局子,但这一次的情况真的不同。

    以前那是他为美人两肋插刀,这一会是美人为他两肋插刀了。

    这感觉十分新鲜,但是滋味却非常不坏。

    口供很快录好,宁峥和雾茫茫并肩走出去时问道:“下午要不要和我去骑马?”

    “呃?”骑马?怕是被人骑吧?

    实在不是雾茫茫思想不纯洁,而是以宁峥过往的花花历史推断,被人骑的概率至少高达95%。

    “不去了,有点儿累。”雾茫茫果断拒绝。

    宁峥却没打算放过雾茫茫,当然感兴趣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必须带个女人去沈媛梓面前。

    沈媛梓最近逼婚逼得厉害,一副正室的范儿,虽然两家都有联姻的意向,但宁峥却还没有收拾身心的打算。

    既然沈媛梓摆出一副不在乎他在外面胡搞也要结婚的态度,宁峥也不介意玩得过火一点儿。

    这就是男人!

    宁峥今日见识过了雾茫茫的彪悍,自觉领她去沈媛梓面前她肯定不会吃亏。真是乐得一箭双雕。

    所以说女孩子做女汉子不好,很容易就被人推出去当挡箭牌,而且还丝毫不担心你会吃亏。

    你若是小鸟伊人,他又怎敢将你往狼窝里放?

    “不是城郊马场,我们去路随的私人马场。”宁峥道。

    但凡雾茫茫聪明点儿就该知道能和他们这个圈子的人搭上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路随的马场?那就更不去了。雾茫茫依然摇头。

    宁峥都服气了,这姑娘简直油盐不进。

    “你怕什么,怕我吃了你吗?”宁峥气呼呼地道,“你和沈庭第一次相亲不就跟着他去游艇出海吗?”

    你和他能比吗?那可是她妈柳女士介绍的相亲对象。

    虽然柳女士恨不能雾茫茫明天就嫁出去,但挑选女婿这方面眼光还是值得信赖的,至少雾茫茫相亲这么多次还没遇上过无赖。

    何况,高冷男一向是雾茫茫的兴趣爱好,没事儿就爱逗逗。

    雾茫茫不语。

    宁峥叹息道:“原本还以为你挺大方的。”

    激将法?可惜雾茫茫不吃这一套,直接对宁峥道:“既然你要去骑马,我也不阻你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宁峥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雾茫茫的手臂,“得了,姑奶奶算我服了你了。追你简直比追日还困难。要不这样,你喊上路青青一起,这样总不怕我把你吃了吧?”

    雾茫茫停下脚步,侧头上下打量宁峥,心想自己的魅力也太大了吧?

    这也不怪雾茫茫,她就算再聪明也想不到还有沈媛梓这个事儿啊。

    而此刻宁峥的纠缠算是给了一个女人莫大的恭维,她若再强硬拒绝似乎就不近人情了。

    何况宁峥这种人,对付一个女人,想来也不会用强或者阴谋诡计。

    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理由,主要理由是宁峥提到了路青青。

    雾茫茫一直欠着路青青一个人情,虽然已经送过包包,但她真是帮了自己很大的忙,而且足够讲义气。

    若是路青青想去路随的马场,她倒是不介意和她一起去见识见识“壕”的世界。

    雾茫茫知道路青青一直想亲近她那位远方小叔,可是道路太艰难,当时她为了帮自己,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

    这个人情不能不好好还。

    “那我问问青青。”雾茫茫道,低头给路青青发了条微信。

    几乎就在微信发出去的同时,雾茫茫就收到了路青青的回复“tll”——天了噜。

    手机打字嘛,怎么方便怎么来。

    很快,一条长长的语音就进来了。

    “天呐,你没骗我吗?真的可以去小叔的马场吗?能去他马场的人非亲即故,一般人根本去不了的!我看过照片的,风景简直美绝人寰啊,吼吼吼,我要去,我要去,我要去,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太呱噪,太大声了,雾茫茫不得不将手机远离耳朵。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宁峥开车送雾茫茫回去拿骑装,“怎么几乎每次见你,都是t恤配牛仔裤这么俭朴啊?”

    这一身雾茫茫穿来固然也好看,可总是少了些女人的妩媚,宁峥还是喜欢女孩子穿裙子。

    想到这儿,宁峥又忍不住拿右手甩了甩雾茫茫的马尾,这么清汤寡水地看着实在太年轻,简直不忍下手。

    雾茫茫偏了偏头,远离这种亲昵的方式,“不是俭朴,是地铁的流氓太多。”

    说完,两个人都静默了片刻。

    雾茫茫有些懊恼,她说这话时可是没有任何暗示的。

    但就怕听者有心。

    到雾茫茫公寓楼下时,雾茫茫也没有邀请宁峥上去喝口水,上个厕所什么的。

    宁峥靠在车门边,尽量保持绅士的笑容,看起来这丫头真当他是色/情/狂了。

    “可能要住一晚,明天才回来。你带点儿换洗的衣服,正装和休闲的都带上。”宁峥道。

    雾茫茫会过头,咬牙切齿地想,真是狡猾,若当时宁峥一开始就说要在外面过夜,她打死也不会同意的。

    但这会儿既然已经同意,路青青又在赶去南山寺的路上,雾茫茫就没有打退堂鼓的可能了。

    南山寺是本城私人机场所在,宁峥的私人飞机就停在那里。

    路青青一进宁峥的私人飞机就眼睛发直,虽然如今在富豪里面,私人飞机几乎算是必须购买的身份象征了,但像宁峥花这么多钱在室内装饰上的土豪还真不多。

    豪华休息厅、大理石浴室,甚至还有黄金饰品。枕头和垫子都是大牌定制的,路青青一上去就拿着手机狂闪。

    雾茫茫稍微讲究一点儿,询问了一下主人的意愿,宁峥怎么可能不点头。

    小女孩就是爱炫,宁峥虽然不赞同,但也表示理解。

    路青青已经在点击发送照片了。

    “哎,真想当面看看龙秀娟的脸色啊。”路青青感叹。

    最近龙秀娟成天在微博和朋友圈炫她那位新晋未婚夫,今天送包包,明天送钻戒,后天又去哪里旅行了之类,已经引起公愤。

    雾茫茫也恨,龙秀娟都快嫁出去了,她居然还无人问津。

    眼看着龙秀娟的微博粉噌噌上涨,她当时几天不通网,却还被龙秀娟笑话是不是夜跑之后失踪了。

    两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叽叽喳喳你来我往,手指一直停留在手机上,宁峥反而成了壁花。

    雾茫茫感叹:“私人飞机真好,还有wifi,都不用关机。”

    宁峥真恨不能没有wifi才好。

    飞机向北飞了一个小时,就抵达了目的地,路随的别墅内有两条飞机跑道,非常方便飞机停降。

    雾茫茫和路青青对视一眼,果断又拿起了手机狂拍。

    雾茫茫害怕再次被要求清除照片,干脆将照片上传了才下飞机。

    飞机下是一片“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刚才在飞机上看见,这片草场还有一条河环绕,就像碧绿的腰带一般,远处的蜿蜒处拐成了一片湖泊,有水鸟栖息,画满唯美得惊人。

    雾茫茫连照相都忘记了。

    他们一到,别墅的主人和客人就都得到了消息,正骑着马往这方来,领头策马过来的是一位英姿飒爽的美人——沈媛梓。

    沈媛梓在雾茫茫等三人跟前勒马停住,慢慢地取下帽子,甩了甩头,瀑布似的长卷发抖得跟海藻似的。

    成熟女人身上那种妩媚和优雅,在沈媛梓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沈媛梓高高在上地坐在马背上,朝雾茫茫和路青青微微点了点头,她们这种人,尽管看不起大多数人,但基本的礼数是不会缺的。

    “你怎么来这么晚,要被罚哦。”沈媛梓作势,弯腰拿马鞭的柄在宁峥的肩头打了打。

    雾茫茫脖子仰得疼,索性拉了路青青到一边去拍照,她带着宽沿帽子、丝巾和墨镜,有这三样道具,她可以连换一百个姿势都不带重复的。

    千万别小看这个技能,回忆一下自己照相的经历吧,是不是总是在为想不出姿势而困扰?所有照片基本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忍不住就想比个“二”?

    宁峥笑看着正将帽子抛向空中的雾茫茫。

    来的时候雾茫茫换了一条白底印花的雪纺长裙,肩带在胸前交叉系在脖后,印花很有民族风,看起来既娇俏又不失妩媚。

    这姑娘很懂得如何显露自己的优点,裙子是高腰设计,胸部的饱满和优美形状展现无疑。

    风中传来年轻女孩儿张扬的笑声,到底比沈媛梓的脸好看多了。

    沈媛梓此时已经下马,和宁峥肩并肩站着,“你今天早晨放我鸽子就是为了她?”

    原来雾茫茫在春天广场遇到沈媛梨和肖故宫并非没有原因,沈家姐妹约好在广场的二十五楼吃早点,各自带着男友来个四人约会,不料宁峥临到头的事后致电说有事儿,压根儿就没出现。

    沈媛梓当时还在沈媛梨面前给宁峥找了许多借口,哪知他却是为了这么个小玩意而失约。

    宁峥没有看沈媛梓,只淡漠地道:“媛梓,你真的要嫁给我这样的人吗?”

    “我不在乎你是什么样的人,只要你是宁家的长子就行了。”沈媛梓很直白地道。

    宁峥不得不承认这一刻他的自尊还是被打击一点点,他原本以为沈媛梓对自己还是有点儿好感的。

    “既然这样,你怎么不嫁给路随算了,他身份和身家不是更配你沈大小姐?”宁峥讥讽道。

    不待沈媛梓回答,宁峥又怪腔怪调地道:“哦,我知道了,路随他爸妈不在了,你没法找人逼婚对吧?”

    沈媛梓阴冷冷地一笑,宁峥这厮专踩人痛脚,于是冷哼一句,“幼稚。”

    这也不怪宁峥,牛不喝水强按角都困难,何况他是人。沈媛梓走的是宁峥父母的路子,也就难怪宁峥反抗了。

    但宁家的大家长如今还是宁峥的父亲,一个思想守旧极为固执的老头。所以宁峥只能想法子让沈媛梓知难而退。

    哪知道沈媛梓是个极为明白的女人,宁峥转而无奈地道:“你们女人不都是爱情至上吗?你难道不想找个你爱的也爱你的男人?”

    沈媛梓微笑地看着宁峥,“男人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你的优点是你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种/马本质,我也就不会对你有任何期望。若是换了别的男人,指不定我还会经历充满希望最后绝望的痛苦,我没那个耐烦心。”

    不知何时雾茫茫和路青青走了回来,刚好听到沈媛梓的精彩评论,雾茫茫对着沈媛梓竖了个大拇指,真是通透而犀利的女人啊。

    雾茫茫决定以后每期都要买沈媛梓主编的那本杂志。

    路青青用手肘撞了撞雾茫茫,“你这是又当小三儿吧?”

    这话说得,什么叫又当小三儿啊?

    雾茫茫愤怒,她来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来免费扮演“三儿”的好吗?谁知道沈媛梓这种女人能看上花花公子宁峥啊?

    上回游轮上,沈媛梓一会儿搂宁峥的胳膊,一会儿小鸟般依着路随,鬼知道她会是宁峥的未婚妻啊?

    当初雾茫茫还以为他们是好兄弟和好青梅一起玩三人行呢。

    据说三人行对女人是极大的满足呢,因为男人一般是顾上不顾下,顾下就不顾上,三人行就合适了,上面下面,前面后面都能顾上。

    亏她当时还脑补了一下沈媛梓的幸福生活,并默默在心里点了赞:上流社会就是玩得开放,实现了她们这些中层*丝的各种幻想。

    雾茫茫当然不能替宁峥背这个黑锅,立即把上回游轮上的看到的事情说了出来,趁机表白要不是为了路青青,她今天根本就不会来。

    路青青含情脉脉地搂住雾茫茫的肩膀,“好啦好啦,知道你是真爱我啦。”

    雾茫茫果断挪开路青青的手,报恩可以,但以身相许那可是古代遗毒。

    “对了,什么叫我又当小三儿啊?”雾茫茫刚才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该不会是上回演小三被打的事件曝光了吧?

    那可就惨了。

    “沈媛梨有私信我们你的照片,说看你觉得眼熟,问我们认不认识你。”路青青出卖沈媛梨道:“又说你介入她和肖故宫之间,小三儿小三儿的叫你。”

    妈蛋,肖故宫这是找的什么女朋友啊?雾茫茫泪奔。

    “屁勒,肖故宫是我表弟,当初找我演戏拒绝沈媛梨,结果现在被沈媛梨公关成功,郁闷死我了。”雾茫茫有冤无处申地道。

    路青青笑起来,“肖故宫是你表弟啊?你们家的人取名字真有特色,哈哈……”

    雾茫茫不得不替肖故宫解释道:“他爸爸一生挚爱紫禁城,给他取名故宫,这是表示珍爱的意思。”不过想起来的确有点儿好笑,雾茫茫也笑了起来。

    此刻,沈媛梓看着两个笑得跟傻子似的年轻女孩儿,扭头翻身上马,姿势漂亮又潇洒,双腿一夹,马就小跑了起来。

    沈媛梓一走,雾茫茫还没来得及远离宁峥,就见路随、沈庭一行人骑了马过来。

    (捉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