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18



    沈庭这个长舌妇!

    雾茫茫忍不住冷笑道:“你老板看起来挺高冷的,没想到舌头这么长,背后说人坏话,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但是肖故宫毫无人性地道:“他也是好意,怕我吃亏嘛。”

    吃里扒外的东西,雾茫茫嘲讽道:“你果然是拿他的钱,就帮他说话啊。”

    话不投机半句多!

    后来雾茫茫在春天广场看到肖故宫的时候,才发现这厮原来不是为了钱才出卖自己这个表姐的。

    根本就是见色忘姐。

    雾茫茫果断从包包里翻出眼药水,往眼睛里一滴,两条面条泪就滚了出来,她一下就冲到了肖故宫的面前。

    “肖故宫,你不是说今天加班吗?你加班就是陪女人逛街吗?”雾茫茫心忖可算让她逮到机会,也演一回正室了。

    肖故宫还有些没回过神,“茫茫。”

    雾茫茫伤心欲绝地看着肖故宫和沈媛梨这对“狗男女”,“肖故宫,你怎么对得气我。我一天打三份工,最惨的时候还去卖血,供你出国留学,好啊,你现在回国了,就要抛弃我这个糟糠妻是不是?”

    短短几句话,雾茫茫就成功的把自己塑造成了中国好女人,引来无数路人鄙视肖故宫。

    这就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雾茫茫得意地想,叫你帮你老板说话,报应。

    肖故宫的脑子还算好使,立即回国了神,一把搂住雾茫茫的肩膀,“茫茫,别演了,我都跟媛梨坦白了。”

    雾茫茫看向旁边有些呆滞的沈媛梨,还没从情敌的戏份里出来。

    “表姐。”沈媛梨乖巧地叫了一声。

    果然是什么都坦白了。

    雾茫茫将肖故宫拉到一边,“混蛋,你有没有骨气啊,不是说没有兴趣吗?这叫啥,烈郎怕缠女吗?”

    肖故宫摸摸鼻子,“酒后误事。”

    “呸!男人酒后还能硬起来才怪。”雾茫茫的朋友圈可不是白混的,很多妹子都抱怨过呢。

    “我们真要讨论这个?”肖故宫呛了雾茫茫一句。

    这回轮到雾茫茫抹鼻子了,的确不能跟表弟讨论这个问题。

    她转而道:“那我这水性杨花不是白当了?”

    自然也不能白当,肖故宫都傍上白富美了,他的卡很自然就递给了雾茫茫。

    雾茫茫怒,她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吗?

    雾茫茫愤愤地接过肖故宫手里的卡,“密码呢?”

    “你生日。”肖故宫道。

    好家伙,难怪能把沈庭的妹子都忽悠得乖得跟兔子似的,大约早就料到雾茫茫要发飙,早就准备好安慰礼了。

    若换了雾茫茫是老板,也得把肖故宫挖回来。

    有了卡雾茫茫就开始心安理得地逛商场了。原本帮路琳修复古董瓶算是小有进项,季度津贴又刚好到账,雾茫茫打算犒劳自己一番才来春天广场的,哪知道今日财星高照,又遇到肖故宫把妹。

    雾茫茫很欢乐地试着鞋子,因为是常客所以拍个照什么的,导购也不阻止,有钱就是姑奶奶嘛。

    照片发到微信群,“黑的那双好看,还是金色这双?”

    “金色这双。”一个男声在雾茫茫背后响起。

    雾茫茫回头仰望,“宁先生?”

    宁峥坐到雾茫茫身边,“男人比较喜欢这种绑带子的鞋。”

    会勾起你们的捆绑欲是吧?

    雾茫茫心里翻白眼,但眼睛四处都没看到宁峥的女伴,这可是女鞋店!

    “宁先生,好巧啊。”

    宁峥用手指甩了甩雾茫茫的马尾,“不是巧,我刚才看见你被甩,跟着你走到这里的。”

    纳尼!

    “我可不是被甩,那是我表弟呢。”雾茫茫好歹也是有虚荣心的,怎么能允许别人看到自己被甩呢?

    尤其是她被甩的次数太多了,就更是介意。

    “既然遇上了,我请你吃饭。”宁峥邀约道,“附近有家小店的小笼包和大骨汤特别香,一般人都不知道。”

    雾茫茫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是她人生的爱好太多,美食自然也是其一,能被宁峥这种大少爷打上眼的小店,绝对值得一尝。

    雾茫茫拒绝不了,只能暗骂,花花公子就是会把妹。

    最后黑色和金色的鞋雾茫茫都要了。

    女人必须要任性,干嘛要挑呢,有钱就都买了,免得遭遇“白月光和朱砂痣”的困境。

    刷卡时,宁峥凑过来道:“我帮你刷?”

    据说接受男人钻石的同时,也意味着你需要接受这个男人。

    两双鞋的价格加起来,都购买一枚还不错的小钻戒了。

    雾茫茫默默地掏出肖故宫的卡,还是表弟的钱花得安心,反正她舅舅肖博士很会赚钱,表弟也很会赚钱。

    卖包子的小店儿连个招牌都没有,店铺小得只有十平米,除掉厨房占地,就只剩下一张条桌的面积,雾茫茫和宁峥只好在街沿上临时摆放的小桌上吃饭,这都算运气好的了,更有那端着骨头汤,蹲在路边啃包子的。

    宁峥拿了桌子上的卷纸,替雾茫茫把板凳上的油光擦了擦,还绅士地帮她将板凳往后挪了挪。

    苍蝇馆子享受法国大餐待遇。

    大骨汤炖得十分香浓,但奇特的是面上的浮油十分少,几乎清澈见底,唯一可惜的就是撒了葱花,雾茫茫不吃。

    宁峥很自然地将汤碗拿了过去,用筷子一点点帮雾茫茫挑葱花。

    而雾茫茫则一面一口一个地吞着小笼包,感叹肉馅简直是人间美味,又一面对宁峥道:“再重新叫一碗就好了啊,你这样要挑到何年何月,别人还在等位置呢。”

    听听这话,连放屁都要讲求声音优雅的宁公子心里忍不住骂了句脏话,真特么好心喂了狗了。

    雾茫茫往前凑了凑身子靠近宁峥的脸一尺以内,大眼睛里像落了星星一样璀璨,脸上却是狐狸般的笑容,“是不是觉得好心成了驴肝肺?”

    “咱俩要是睡了,下回挑葱花的人是不是就该换成我了?”雾茫茫眉眼一挑,样子又骄又傲,偏偏就是拨动了宁峥身体里那根深藏的贱人筋。

    靠得这样近,胸就挺立在宁峥的眼前,略略垂一下眼皮就能从t恤阔大的领口看到雪色的糖霜浇筑的沟壑以及那一抹黑色的边缘。

    单是借着这点儿甜头,想想t恤下的风光,就叫宁峥喉头一栋,忍不住有了反应。

    眼前这妖孽算是逮着他的七寸了。

    “女孩子说话不要这么粗鲁。”宁峥故作正经地道,末了又道:“若真是睡了,自然还是我给你挑葱花。”

    宁峥将挑完葱花的汤碗推到雾茫茫的面前。

    雾茫茫就着肉包子喝了一口大骨汤,的确是人间第一享受,“这么说,你明知我不爱吃葱花,下回还得给我点一碗葱花汤?”

    雾茫茫矫揉造作地将手搁在胸口发嗲道:“想追人竟然这样不体贴?”

    宁峥笑了笑,拿手指去抹雾茫茫唇角那一滴油光,雾茫茫没有躲闪,她调\戏良家男的经验估计不比宁峥调\戏花姑娘少多少。

    任由宁峥的拇指摸到她的唇瓣上,听宁峥道:“那你要不是跟我试试?”

    雾茫茫又吞了一个包子,然后才擦了嘴,正色道:“但是我交男朋友都是以结婚为前提的。”

    这不是假话。

    恋爱经验这么丰富的雾小姐,早就烦死不负责任的恋爱了。

    “你还这么年轻,就想往坟墓里跳?”宁峥重新坐直身子,他这种人一听结婚头都大了。

    “我这不是怕死无葬身之地嘛。”雾茫茫回了一句,招呼老板收钱。

    宁峥摸了张百元钞出来,老板操着川普道:“有没有零钱哦,刚才找了两张一百的了,零钱都不得了。”

    宁峥看向雾茫茫,雾茫茫只好掏出钱夹。

    但说时迟那时快,宁峥这肥羊的钱包里,一叠红钞早被人看入眼里,趁着他分神看雾茫茫的时候,就有那惯犯眼疾手快地一把抓起他搁在手边的钱包就跑。

    女飞侠雾茫茫将自己的钱包抛给宁峥就跑。

    这姑娘虽然个子不高才167,但却是难得的九头身美女,那腿都长到腰上去了,身子又灵活,几个飞奔在那小偷还没来得及跳上电动车的之前,一把抓住他的领口,将他直接从电动车旁边拖了过来。

    手肘往后一用力,那小偷就摔在了地上,雾茫茫一个转身就将小偷踩在了脚下,这回倒是不演香港特别行政区人民警察了,转而用戏剧腔道:“何方宵小,竟然敢偷姑奶奶朋友的钱包?”

    看雾茫茫那得意又风光的模样,简直就是峨眉派大师姐的派头。

    谁也无法理解,雾茫茫此刻心中那种得意,打小学的武术今日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平时打几个偷自己东西的不算啥,今天这可是行侠仗义,还顺便演了一出“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义气片。

    那种feel真不是一般的爽。

    宁峥此刻也已经跑了上来,他刚才真是被震住了,原本以为是只妖妖娆娆的狐狸精,哪知道原形却是个女汉子。

    本该是令人大倒胃口的事情。

    但当宁峥的眼睛往下滑,看见雾茫茫得意之后,拿着他钱包的手正弯腰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儿。

    t恤领口大开,这回可不仅仅是看见黑色边缘了,水蜜桃的全状都尽收眼底了。

    喘息得这样急促就像刚吃过亏一样,简直叫人打尾椎骨升起强烈的躁动。

    雾茫茫将钱包递给宁峥,又亲自给110打电话报警。

    这年头谁都不敢惹小偷,生怕被小偷集团报复。

    这会儿宁峥就派上用场了,轻轻地碰了碰雾茫茫的肩膀,“别怕,整窝我都让他们给你端了,怎么重咱们就怎么罚。管教他们再不敢出现在你面前。”

    雾茫茫抬头看了看宁峥,还别说他这时候看起来倒是帅了点儿。

    口供还是要录的,特权也得走过场不是?

    但依旧浪费时间,雾茫茫忍不住抱怨道:“你钱包里装那么多钱干什么?带张卡不行啊?”

    有格调的男人,哪个钱包里能超过两百人民币啊?

    那是雾茫茫不了解宁峥的把妞利器。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爱钱的女人,也有更多的不爱钱的女人。

    并不是每回宁公子撒一把毛/爷爷就能让女人上赶着扑上来的。

    所以宁公子的绝招就是带这些小女生吃遍各种不知名的小摊、小店美食,通过抓住她们的胃而获得进入她们x道的权利。

    此番还可显得他亲民,不会给女方那种因门第差别太大而打退堂鼓的机会。

    这种小店怎么刷卡?

    转而若是让宁公子等人用支付宝、微支付等付钱软件,似乎也显得廉价。

    其外,若是团购,那就是更不被允许的。

    省钱就没有格调了。

    所以,现金才是王道。

    宁峥当然不能向雾茫茫解释这一点儿,岔开话题道:“刚才的小笼包和大骨汤好不好吃?”

    “好吃!”雾茫茫回答得斩钉截铁,路名儿她都记下来了,改天带肖故宫过来尝鲜。

    “你怎么找到这种地方啊?”这小店儿开得特别偏僻,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居民楼的一楼,小道得只能过三轮车。

    “你小叔找的,他嘴巴挑,鼻子又比狗还灵。”宁峥道。

    “说起来,你也得跟着叫我一声叔叔吧?”宁峥暧昧地看着雾茫茫笑,“来,叫一声来听听。”

    雾茫茫懒得搭理宁峥,心想,这么说论辈分你还该叫我一声妈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