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17



    直升机上跳下一个男人,目测大约是路随的助理。

    “雾小姐,烦请你删掉手机中岛上的照片。”mark礼貌地道。

    雾茫茫原本还以为自己能将照片带出去炫一下的,看来是不能了。

    岛上的网络需要特殊密码进入,雾茫茫显然没有这个待遇,微博、微信通通沉默无语。

    在mark的视线里,雾茫茫不得不掏出手机将照片批量删除。

    “多谢。”mark微笑着点头,请了雾茫茫上机。

    从空中俯瞰dreamhouse的造型,居然是l和s两个字母,这得有多自恋啊,才这么修房子。

    雾茫茫看着湛蓝的海水里,碧色明珠一样的小岛,唇角抿出一丝微笑来。

    站得高,看得远,思考也仿佛更有深度。

    想起刚才路随居然开支票逗自己,当时是满心愤怒,现在想起来却是惊讶。

    比起前几次路随把她当路人甲那种姿态,这两天可算是大颠覆了。

    最后路随居然还跟她开那种玩笑,雾茫茫跟着他的话一想,只觉面红耳赤,男人果然都是披着人皮的禽兽。

    表面再冷清又怎么样,还不是得吊着那一寸三分的没骨肉。

    不过转念一想,路随跟自己开这种玩笑,想来已经是感兴趣的表现了。

    暧昧中的男男女女总是表现异常,但此间的涌动,只要你能跳出三丈之外,就能有所察觉。

    都说爱情和咳嗽一样都是不能隐藏的,其实感兴趣也是很容易暴露的。

    雾茫茫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吸引路随的眼球。

    难不成真应了那句话:坏女孩惹人爱?

    亦或者她的肚脐美绝人寰?

    见过恋足的,见过恋手的,她这两个部位都还蛮美的,但是迷恋肚皮的路随绝对是雾茫茫见的第一个。

    有钱人的格调,真是常人难及。

    雾茫茫这番心理虽然有些自大,但是也怪不得她,她攻略的目标从来就没有不成功的。

    稍微难度大一点儿的,需要挖墙脚的那种,她连锄头都不用动,那些墙就自己倒了。

    所以路随这种追的人很多,但是恋爱经验很少的男人,雾茫茫觉得完全不在话下。

    就好像路随也会想当然地认为,雾茫茫不可能对他别无所图。

    这就是自恋男女的盲点。

    但是这种盲点也导致雾茫茫对路随的兴趣大幅度下滑。

    这人心啊的确有点儿贱,别人对你不感兴趣的时候吧,你总想撩拨对方,但一旦对方表示出一点儿兴趣吧,你又觉得太好上手,没什么劲儿。

    雾茫茫虽然也知道自己这个缺点,但没法儿控制啊。

    dreamhouse虽然有给路随加分,但他本身雷区太多,一不小心踏中,死的还不是自己,雾茫茫心忖。

    这真就跟陛下谈恋爱是一个道理,他惹毛了你没事儿,你惹毛他那就呵呵了,伴君如伴虎啊。

    以后能和平分手还好,万一分手场面难堪,反而不美。

    这年头通货就是硬道理,虽说不能把你直接拖出去斩了,但玩儿死你全家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得罪路随,她老爹估计杀了她的心都有。

    这也不怪雾茫茫没有自信,相爱容易相处难嘛,

    她被甩了这么多次,也不是次次场面都好看的。

    也没见那些分手借口中把她捧得跟九天仙女一样的前男友们反过来还和她做朋友的。

    雾茫茫的手机一到有网络的地方,就冒出了无数声“呱呱”的提示音。

    真是美妙啊。

    如果没有网络,给她十个dreamhouse都不换,这些时日可把她给憋死了。

    手机滑开,各大社交网站都要宠幸一遍。

    微博留言里有猜她被绑票的,白富美嘛,没有被绑票的经历哪里算得上富呢?

    朋友圈也是一溜的问号。

    再然后路青青的微信、短信、□□留言就都冒了出来。

    “怎么这么久不见你更新微博啊?”

    “出什么事了吗?”

    “给你妈打了电话,才知道你工作去了,去的哪个鸟不生蛋的旮旯啊?网都没有。”

    所有朋友里就数路青青最热情。

    雾茫茫放心了,以后她就算老死孤宅也不必担心尸体发臭了,像她这种人,一天不更新微博,就有路青青给她妈打电话,还有无数人猜测她被绑架,出车祸的,真是感觉好幸福。

    可见社交网络也是很有人情味儿的。

    一说起人情味儿,柳女士的电话也拨了过来,“你表弟回国了,今晚回家吃饭。”

    雾茫茫出国的表弟只有一个,就是肖博士的儿子,比她只小一岁,这位比她幸福不了多少,他老爸倒是不出轨,就是忙得可以三过家门而不入。

    肖故宫见着雾茫茫的面,就热情地迎了上来,给她来个贴面礼。

    看得肖森直皱眉头。

    “我们是中国人,别学老外那些见面礼,不伦不类。”肖森道。

    雾茫茫立即走上前,左腿前右腿后的屈膝,双手相叠放在膝上,给肖森恭敬滴行了个万福,“舅舅万福金安。”

    肖故宫“噗嗤”一声笑出来,一把搂住雾茫茫的肩膀,“还是我们茫茫可爱。”

    肖森却依然一脸正经地道:“少看些清穿剧,是你这样请安的吗?有空去国家图书馆多看看资料。”

    雾茫茫口里称“啧”。

    吃饭时,柳女士忍不住老生常谈,又是相亲的事儿。

    雾茫茫忍不住道:“要不是新中国就好了。这在古代,我干脆和小故宫成亲得了,知根知底,亲上加亲多热闹。”

    肖故宫凑近雾茫茫笑道:“绝了,我跟我妈也是这么说的。”

    雾茫茫一把推开肖故宫近在咫尺的脸。

    第二天肖故宫神秘兮兮地跟雾茫茫道:“走,哥哥今晚带你出去浪。”

    这才回国几天啊?就浪上了。

    雾茫茫撇嘴,就肖博士那样儿的养出来的儿子能知道啥叫“浪”,打肿脸充胖子而已。

    果不其然,肖故宫所谓的浪,其实是他的新老板给他接风洗尘。

    对方重金将他从美国挖回来,真不愧是精英怪啊。

    而肖故宫花大钱送给雾茫茫的黄色牛皮kelly包也不是不要求回报的。

    据肖故宫说有个小美女在国外就一直对他穷追猛打,回国之后发现她居然是自己未来老板的妹妹。

    兔子不吃窝边草,老板的妹妹更不能随便吃。

    “干嘛找我帮你挡桃花啊?”雾茫茫摇头不答应,挡人的桃花容易损失自己的桃花,她其实也是很恨嫁的。

    “只有你压得住她。我要是路上随便拎一个,她看着不如她的,肯定不会死心。只有你,我亲爱的茫茫,只有你能秒杀她。”

    肖故宫这马屁可太会拍了,雾茫茫果断换了战衣。

    一套墨绿底碗口大牡丹花的旗袍。

    故宫就该配旗袍嘛。

    接风洗尘的地点在星光。

    雾茫茫碰了碰肖故宫的肩膀,“你这未来老板看来挺看重你的。”

    刚进肖故宫的老板定下的庭院,一位一身香奈儿高定的美人就迎了出来,“william,你怎么才来?”

    雾茫茫静静地拿着手包站立一旁微笑,她身上的旗袍虽然没有美人的高级定制贵,但是老裁缝的单子都排到三年以后去了,说起来比美人儿的衣裳更难到手呢。

    女人就爱比这些身外之物。

    所以肖故宫找她来压场子,那绝对是拜对菩萨了。

    沈美人的敌意扑面而来,虽然极度想摆出一副轻视雾茫茫的脸孔,但总觉得气场不够。

    进到厅中,肖故宫的老板沈庭也在。

    雾茫茫不得不感叹,世界太小,她想去银河系看看。

    雾茫茫立即在肖故宫的耳边低声说了句,“我和你老板相过亲,他貌似想泡我,不过我没回他电话。”

    肖故宫立即搂住了雾茫茫的纤腰,“好样儿的,不然我真怕以后别人说我是靠裙带关系进他公司的。”

    晚餐气氛还算融洽,沈庭的话不多,负责热闹气氛的主要是他的助理,至于雾茫茫则只顾着女王似地指挥肖故宫给她端茶递水、夹菜剥虾。

    肖故宫表现得可圈可点,眼神那叫深情款款,剥虾那叫一个殷勤,还举一反三地帮她挑鱼刺。

    雾茫茫心叹,真不愧是她教出来的徒弟。

    原本肖故宫的意思是让雾茫茫撒娇卖萌,缠着他发嗲,结果被她狠狠嘲讽了一番。

    这种亲昵一看就假。

    只有现在这般,雾茫茫是一味的高冷女王范儿,肖故宫则是卑微的奴才样儿,这才能虐死单身狗好吗?

    一顿饭下来雾茫茫吃得很开心,星光菜品新颖,食材新鲜,只偶尔有沈庭审视的目光飘过,她也权当是下饭菜了。

    毕竟都是有脸面的人物,沈媛梨瞪眼睛归瞪眼睛,但更过分的行为则没有。

    唯有离开时,沈庭甩给雾茫茫的那一抹讥讽轻蔑之笑,算是泄露了主人的情绪。

    两周之后雾茫茫遇到肖故宫的时候,问他那顿饭的效果如何,是不是秒杀了那位沈小姐。

    肖故宫凝视雾茫茫良久,久得她以为自己牙缝里有青菜叶呢。

    “怎么了?”雾茫茫不解。

    “她缠我缠得更紧了,誓要把我从你这朵水性杨花的手里拯救出去。”肖故宫无奈道。

    “这不对啊,怎么能造谣生事呢?”雾茫茫佯怒。

    “她说是我老板说的,你换男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认识你一个月,你都换三男友了。还说我的日子肯定不长久,迟早被你甩了。”肖故宫道。

    沈庭这个长舌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