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16



    夜里,雾茫茫梦见一只大狼狗在森林里对自己穷追不舍,突然一个终身跳将自己压在身下,利齿在她小腹划了一个圈,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吓尿了。

    这梦太过可怕,雾茫茫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推开眼罩,才发现原来天已经大亮,尿意憋人,这才开始做噩梦,幸亏她膀胱括约肌健康有力,关键时刻把住了大门,没让她尿床。

    刚下楼,雾茫茫就闻到了餐厅飘出的面包香,猛吸一口香气,面包总是闻起来比吃起来舒服。

    路随已经在座,正优雅地切着枫糖饼,餐桌上摆着钧瓷花觚,里面插着三支盛放的黄色牡丹,瞧着挺美的,雾茫茫对此没有研究,不知为何种品种。

    但脚趾头想想,估计应该是牡丹中的花王,不然哪里配得上财神爷的昂贵的格调啊。

    枫糖饼两面金黄带褐,躺在用永乐甜白瓷碟子上,表面淋着新西兰空运到的蜂蜜,配的水果有树莓、草莓、玫瑰葡萄等等,盛在粉彩葡萄纹大碗里。

    路随手指轻轻点了点,雾茫茫就见c-3po将一套餐具摆到了他的对面。

    雾茫茫沉默入座,低着头开始在刚烤好的吐司上均匀地涂抹上三毫米厚的黄油。

    一边抹黄油一边看对面路随的脸色,好像已经恢复正常,但雾茫茫绝对不会再重蹈前辙去关心路随的病情。

    “瓶子我已经看过了,修复得很漂亮。直升机已经安排好,雾小姐随时可以离开。”路随用餐巾抹了抹嘴,然后放到手边,已经结束用餐。

    而此时吐司已经下肚,雾茫茫的早餐也就算结束了,她对西式早点没什么特殊爱好,平日里更偏好中式的油条、豆浆、馄饨、担担面、豆腐脑之流,十天半月都不带重复的,可香可辣,可清淡可浓郁。

    雾家数十年如一日的装x西式早点,吃得她都想吐了。

    “我的行礼已经整理好了,如果可以,我想早晨离开,在博物馆我还有工作未完成。”雾茫茫道。

    “可以。”路随起身打了个电话,然后对正准备回屋的雾茫茫道:“雾小姐,我们谈谈。”

    雾茫茫在路随一如既往冷清的俊颜上读不出任何关于接下来谈话的内容,思及昨晚的事情,难免有些不自在。

    但对方既然已经开口,也只好跟着他挪到了偏厅,由机器人奉上茶水。

    雾茫茫告诫自己,千万别去碰那个杯子,就算脚下是地毯,也不要轻易冒险。

    单人沙发上的路随已经开口道:“昨晚的事情我很抱歉。”

    呃,这是要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意思?

    雾茫茫很客套地欲要摆手表示“没关系”,后来忽然想起,被人强舔肚脐,其实就跟被人强抠鼻孔一样,都不可能是“没关系”的事情。

    所以雾茫茫继续保持沉默,端着一张可以跟路随比冷淡的脸。

    “昨天雾小姐对我嘘寒问暖,又热心扶我回卧室,让我误以为雾小姐对我别有所图,病中自制力变差,所以冒犯了雾小姐,希望你能谅解。”

    这话说得未免太漂亮了吧?究其因果居然是自己让他误会了。

    当然像路随这种人,有颜有钱,被女人“别有所图”惯了,就容易自恋爆棚。

    不过雾茫茫的大眼睛里已经有火簇冒出,她不介意纠正一下对方错误的价值观,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帅得跟美金一样人见人爱。

    “路先生的确是误会了,我昨夜帮你,不过是出于人道主义,基于正常人的同情心而已。”

    雾茫茫调整一下坐姿,继续道:“刚才路先生的话里已经承认昨夜有故意的成分,我也的确感觉被冒犯良多,夜里更是噩梦连连。”

    摆架子,唱高调谁不会啊?姑奶奶还演过华妃娘娘呢。

    雾茫茫说完,自我感觉极好,恨不能给自己鼓个掌,这种带着港台腔的名媛范儿,真是过瘾。

    然而对方听过之后不仅没有恼羞,路随的脸上反而浮现淡淡笑意。

    “昨晚的事情,我可以做出补偿。”路随从旁边茶几上拿起支票簿摊开,落笔时看向雾茫茫。

    似乎是在询问她何等价格比较合适。

    雾茫茫若是个炮仗性子,就该蹦起三丈高,将支票一把摔在路随的脸上,告诉他:富贵不能淫,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随便舔人的肚脐眼。

    但是这样又能如何,不过是短暂的出口气,说不定下一秒就惹得某人恼羞成怒,反而不美。

    岛上别墅,都是他的人,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

    把她关个十年八年的都有可能。

    雾茫茫从小看电视剧,最烦的就是这种炮仗性子的傻缺,害人害己,虽然精神十分值得人敬佩,但每每观其可怜的结果,又觉得她可恨。

    所以雾茫茫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她是有格调的可以撑起半边天的新时代知识女青年。

    不能用声音压倒对方,而要用智商碾压。

    既然对方钱多,喜欢用钱砸人,她也没必要跟钱过不去,所以雾茫茫挑眉挑衅道:“二十万总是不能少的?”

    舔个肚脐而已,这绝对是漫天要价了。

    “给你二十五万好了。”路随低下头,刷刷地开始写字。

    雾茫茫错愕片刻,从路随手中接过支票,上面除了路随龙飞凤舞的签名外,就是那个比二百五多很多个零的数字,但依然有骂人的嫌疑。

    雾茫茫对折好支票,悉心地收入裤袋中,心里嘟囔一句:这是人傻钱多,所以才人送外号财神爷么?估计路随年轻的时候,外号得叫散财童子。

    虚空中仿佛有人喊了句“”,雾茫茫脸上已经换了媚笑,“大爷出手真是好大方,多舔几次,都够奴家的赎身银子了。”

    雾茫茫愤怒路随将她当成流莺对待,只能自嘲以讽,但是脸上依然笑意盈盈,倾身凑近了他一点,“不过我这个人不怎么讲个人卫生,洗澡从来不洗肚脐,不知道昨晚路先生舔起来是个什么滋味?”

    话音刚落,就成功地看见路随皱起了眉头,雾茫茫心头欢欣鼓舞,叫你丫的随便舔人!

    但路随的修养真是不错,即便这样,依然不见愤怒,不过只是嘴角那抹淡淡的笑意消失不见而已。

    雾茫茫觉得拳头砸在棉花上,也觉得这样打嘴仗没什么意思,都多大个人了,还这么幼稚,反正被占的便宜也找不回来了。

    再说了,挤公交、地铁的时候,也难免被旁边大爷大妈的倒拐肘子撞到胸,其实说白了,也没啥大不了的。

    何况她对路随的身份也有顾忌。

    索性见好就收,雾茫茫重新坐直身体,微微后仰。

    “我对的冒犯已经道过歉了,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讨论一下你占我便宜的事情?”路随也调整了一下坐姿,从一个施暴者顿时换成了受害者的角度。

    那种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意思,从他慵懒又倨傲的姿态就能读出。

    雾茫茫瞬间就想起了自己把他的脸挤成猪拱嘴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想笑,但是脸上一点儿都不敢表现出来,只能装傻地一脸茫然。

    路随的手指按了一下遥控器,墙壁上就投影出昨晚的监控视频来。

    画质绝对是高清,声音那也是cd音质的,所以雾茫茫唱的“乖宝宝,快睡觉,睡觉长高高”就这样流淌到了偏厅的空气中。

    路随点评道:“你这种乐感,以后还是少唱歌为好。”

    人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雾茫茫条顺盘靓,正经说话时,还有点儿志玲姐姐那种天生的嗲和糯,但乐感的确有些遗憾,所以她格外喜欢当麦霸。

    不练习怎么能改进对吧?

    此刻痛脚被路随骤然踩踏,但雾茫茫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路随快进视频之后,空中传来“妈妈的乖乖儿子”一句,雾茫茫瑟缩一下,恨不能变成隐形人。

    只听路随嗤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我家老头子在下头居然还有本事给我找了你这么个小妈啊?”

    路小叔之所以受广大少女少妇的追捧,不能不说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父母双亡,不会有贵妇人给你甩支票让你离开她儿子。

    雾茫茫只能“呵呵”装傻。

    路随脸色一变,顿时阴沉下来,声音也冷得冻人,“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样占我便宜的。”

    雾茫茫好像又踏入了路随的雷区。

    谁也不知道别人的隐痛会在什么地方,就像当初雾茫茫也不知道路随的隐痛会是董可可那个流产的孩子,。

    但是财神小叔的隐痛未免也太多了吧?

    雾茫茫低下头,“对不起,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雾小姐好像十分喜欢不分场合不分时间随意开玩笑?”路随讥讽道。

    “看来上次的教训还不够深刻?”

    怎么不深刻?但雾茫茫觉得这回不同当日,也构不成什么伤害名誉罪,又不是公众场合,除非路随自愿将视频上传网络,但那也不关雾茫茫的事,传播人可不是她。

    想到这儿,雾茫茫忍不住抬了抬眼皮,“你是又要给我发律师函吗?”

    “我有比律师函更有效的手段。”路随直言不讳,好整以暇地看着雾茫茫。

    雾茫茫的炮仗彻底被点燃了。

    她气呼呼地站起身,“不就是开玩笑喊了你声乖儿子嘛,这有什么啊?你就要以势压人。大不了我喊你一声爸爸,咱们扯平不就行了?”

    “要不然我喊你爷爷也行啊?”

    她这都厚着脸皮使出“二皮脸”这一招绝杀了。

    这种事对雾茫茫这等“演员”真不算什么,就算心里膈应,转头对着狗喊一声“妈”也就解气了。

    她家的雾老板她平时可都是喊爹的,至于柳女士,多数时候也都是喊柳女士的,伤不到他们。

    雾茫茫看着不为所动的路随,决定先造成既成事实再说。

    两眼立时泪汪汪地一屁股坐到路随旁边的扶手上,“爸,我错了,您就原谅女儿这一次好吗?”

    路随轻笑出声,“乖女儿,我还是第一回见着你这么厚脸皮的。”

    笑了就好。

    人长大了真的不好,有太多顾忌,也有太多顾虑,再也做不到随心所欲,小时候为你挡风遮雨的大树,已经轮到你该为它尽心了。

    此番境遇,如果不能自我开解,自娱自乐,怕是只有疯掉。

    雾茫茫道:“你是青青的小叔,跟我爹是一辈儿的人,我也不算吃亏。”

    明褒暗贬,谁能听不出她这是寒碜人呢。

    路随唇角浮起一抹冷笑,很有点儿“呵呵”的意思。

    雾茫茫赶紧道:“但是你比我爹会保养多了。”

    直升机的轰隆声在窗外响起,雾茫茫心底松了一口大气,她就是嘴巴贱,很容易闯祸。

    “你可以走了。”路随道。

    雾茫茫回房拿了行李,路随将她送到门边,仿佛突然想起似的开口道:“哦,对了,刚才那张支票是路琳让我转交给你和肖博士的。”

    原来并不是赔偿金?

    “我不是人傻钱多。”路随道。

    “那你也就不是诚心道歉的咯?”雾茫茫恍然大悟。

    路随抿唇不语,眼底有星星点点的笑意,显然是不信雾茫茫对他没有所图的。

    “你连我的孩子都怀过,我还能有什么误会?”路随反诘。

    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雾茫茫走到阶下的时候,路随站在台阶上,俯身在她面前道:“如果不想让男人误会,下次就不要进别人的房间。”

    雾茫茫紧咬下唇发泄自己的愤怒。

    “还有,你的心理医生最好换一个,我怕你演得来劲儿,下回该演我妈给我喂奶了。”

    雾茫茫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咳出了眼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