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13



    情趣酒店的位置有些偏,但却不妨碍附近人来人往,因为本城著名的酒吧街、销金窟就在不远处。

    雾茫茫凌晨抵达闪着紫色魔幻光晕的酒店时,还是颇为迟疑的。

    兴奋过后,大脑迟早是要清醒的。

    她往自己的包包里扫了一眼,防狼剂、辣椒水,还有特制烟雾剂,若是遇险,喷出来可以触发酒店的防火警报,再加上她自己那么点儿功夫,理论上应该是万无一失了。

    单子已经接下,也容不得雾茫茫迟疑了,网站那边也打过电话来确认了。

    这个单子还是雾茫茫这么久以来接到的第一个令她感兴趣的。

    据对方说是有一个大龄恨嫁二婚女缠他缠得太厉害,所以需要雾茫茫跟他扮演情侣关系,以绝那女人的心思。

    但为何要来情趣酒店,这让雾茫茫还是有些疑惑的。

    可真是因为这份疑惑,这份推理小说看多了之后的“侦探感”,让雾茫茫对这份单子越发感到兴奋,这才明知山有虎而偏向虎山行的。

    其实,聪明人也往往作死在自己的自作聪明上。

    主题酒店的楼层不高,房间也十分稀少,听说至少需要一个月预定,才能有房。

    下单的夏先生预定的房间是在二楼。

    雾茫茫没有进过情趣酒店,难免好奇万分。整个灯光都很昏暗,又带着暧昧的暗示,显得光怪沈离,让雾茫茫有一种进入另一个世界的感觉。

    大堂经理此刻已经迎了过来,解释道这个月她们酒店的主题活动是“制服/诱^-^惑”。

    雾茫茫心中叫了句“天了噜”,兴奋点被触及。

    难怪那些男人喜欢来这种酒店。

    在酒店专用的更衣间内,雾茫茫换了一套崭新的白衣护士服,费用已经包含在房费当中了。

    即使需要自己掏钱,以雾小姐这样爱演的性格,估计也会很干脆地刷卡的。

    护士服的裙摆短得刚刚盖过大腿,幸亏雾茫茫早有准备,穿了安全裤。

    收腰设计的腰部差点儿没勒死人,就是雾茫茫这种标准身材,都得挺胸收腹才能应付。

    但领口居然异常的高,而且扣得严严实实,呈现出一种禁欲的美感。

    雾茫茫感叹,现在的主题酒店真是不得了,设计感如此强。

    雾茫茫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洁白的帽子,帽子以夹子固定,她左右晃了晃,非常的稳。

    夏郴鹤听到门铃打开门时,眼睛几乎都看直了。

    眼前这双腿未免太长太直,蕾丝边的白色腿袜,长度只及大腿,和裙摆之间露出一小截白皙的大腿,莹白剔透得几乎分不清楚哪里是袜子,哪里是肌肤。

    “夏先生。”雾茫茫叫了一句,夏郴鹤的照片她已经见过,所以叫得十分肯定。

    不过在对方这种直白的眼神中,雾茫茫打开微信,当着夏郴鹤的面儿给网站发送了一条平安到达,已见到客人的语音信息。

    “抱歉,我们需要随时给网站反馈自己的安全信息。”雾茫茫对着夏郴鹤笑了笑。

    夏郴鹤不好意思地推了推金边眼镜,尴尬地笑了笑,请了雾茫茫进房间。

    “实在对不起,我没有想到angela小姐会如此漂亮……”夏郴鹤顿了顿,“和敬业。”

    “应该的。”雾茫茫向来很有演员的职业责任感。

    两个人都很客气,彼此相隔一丈地面对面坐下。

    一应茶水、饮料雾茫茫都拒绝饮用,她自己带了矿泉水的。

    夏郴鹤似乎有些害羞,只简单解释道:“她估计快要来了。”

    雾茫茫点了点头。

    注意力早就被房中的医院病床给冻住,床头柜上还有听诊器等经典的诊疗设备。而病床的正上方还有挂环悬垂,正常情况下是给骨折病人支撑腿部所用,但在这里,就各种少儿不宜了。

    雾茫茫感叹于主题酒店的敬业,若非心知肚明,她说不定真以为这里是医院病房呢。

    只是没有药水味儿而已。

    不过此情此景还是十分诡异,虽说是扮演女友,但实打实的偷情气氛,雾茫茫不由皱了皱眉头。

    但还是再次发送了报送安全的微信。

    紧接着门铃就响了。

    雾茫茫站起身,很快就入戏地站到了夏郴鹤的身边。

    而夏郴鹤则将衬衣脱了,裹了浴袍过去开门。

    夏郴鹤很谨慎地问了一句,“谁啊?”

    “客房服务。”门外的女声回答。

    夏郴鹤和雾茫茫对视一眼,做了个要开门的动作,雾茫茫点了点头。

    就在夏郴鹤刚刚将门打开一条缝的时候,门突然就从外面被大力地推开,夏郴鹤被这力道一推,连退两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白斩鸡一样的文弱书生。

    两个腰粗如桶的中年妇女一下就冲了进来。

    “老公,你对得起我啊,我就知道你在这里找小妖精。”其中一个女人暴跳如雷地吼道。

    而雾茫茫可不就是个小妖精么,还是个相当迷人的小妖精。

    但此时是什么状况?不是说是死缠烂打的剩女么?怎么这阵仗,看起来像是正室来捉奸的?

    雾茫茫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已经挨了一耳光。

    “你个不要脸的臭biao子,勾引我老公,也不怕烂xx……”后面那些脏话雾茫茫简直听都没听过。

    又打又骂又跳的女人已经扑上来厮打雾茫茫,雾茫茫的手上一用力,想要反击,但心中已经意识到不对劲。

    另一个跟着进来的穿牛仔裤的女人也上来帮忙,“臭不要脸的贱人,有妈生没妈教的……这么喜欢男人当xx去,勾引人家老公算什么本事?”

    雾茫茫再笨也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心里有愧,手上力道一松,眼前这个女人涕泗横流,看起来歇斯底里,却也伤心欲绝。

    此刻夏郴鹤也跑了过来,大声道:“angela你快跑。”

    雾茫茫当然要跑,因为捉奸而发疯的女人,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

    “你怎么对得起我啊,我打死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夏郴鹤的老婆哭吼道,话虽如此,但是她对付的显然只有“淫/妇”。

    “对不起,李娟,对不起,我只是一时糊涂,都是她勾引我的。”夏郴鹤嘴里苦苦哀求。

    刚跑到门边的雾茫茫霎时明白,这根本就是仙人跳嘛。

    一脸斯文的败类,找了个非小三的人来扮演小三,虽然不知目的为何,但这演技简直就是打雾茫茫的脸。

    不过这当下也容不得雾茫茫再过多思考,两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妇女,战斗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强,稍微跑慢点儿,脖子上就是一爪。

    好在头发都束在帽子里了,不然被拉住的话,肯定连头皮都会被扯掉。

    “我不是他的小三!”雾茫茫抱着脑袋大叫。

    可惜谁也不肯信,就是她自己也知道以她的打扮,谁能信啊?

    这算不算打鹰的反被鹰啄了眼睛?

    雾茫茫慌里慌张地打开门,后领被捉住,一番拉扯,纽扣都掉了几颗,领口大开,半个胸脯差点儿都能看到了。

    真是憋屈!

    但是如果让雾茫茫跟两个女人对打,她又放不开。

    一来是女人打架太赖皮了,又是扯头发,又是吐口水,而且哪里敏感就攻击哪里。这种打法,真的很丢脸。

    二来雾茫茫又哪里好意思反击别人呢?人家是来捉奸的,虽然她自己啥也没干,但瓜田李下也是活该,自己蠢也是活该。

    雾茫茫只能抓着包,飞奔下楼。

    而那被叫做李娟的女人和她妹妹已经追了下来,雾茫茫晃得连鞋都跑掉一只,雾茫茫的头发已经散下一缕,被那妹妹一抓,扯得她眼泪都掉了出来。

    好在还是挣脱,刚冲出酒店大门,却听得“嘎——”地一声急刹车,雾茫茫这是第二回险些成了车底亡魂。

    而李娟和她妹妹才不管这些,跑过来就要打雾茫茫。

    雾茫茫也是狗急跳墙,顾不得质问“肇事司机”,跑到后座“咚咚咚”地敲车窗,“开门开门!”

    只听见咔哒一声,雾茫茫拉开车门坐进去的一瞬间,李娟已经扑了过来,拽住了雾茫茫的包包。

    雾茫茫使劲儿抓住自己的包,侧头大喊,“快开车,快开车!”

    简直是午夜惊魂。

    但总算是甩掉了李娟姐妹,雾茫茫从车的后窗看出去,看见李娟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

    雾茫茫在心里简直没把夏郴鹤给捏死,此仇不报必须是誓不为人。

    再次转过头来,雾茫茫才想起自己还没有感谢车里这位差点儿撞死她,但又救她于水火的恩人。

    “刚才真是多谢……”雾茫茫一边转头一边说话。

    但最后两个字在她看见对方的脸时,直接咽入了肚子里,抖着声音道:“路先生?”

    旁边坐的人不是咱小叔又是谁?

    这应该算是两个人最近的接触了吧?

    近得雾茫茫能直接闻到对方鼻息里的酒气,其实酒气还蛮重的,早就能闻到,只不过刚才脑子没顾得上反应这些而已。

    “刚才真是对不起,路先生。”雾茫茫心里都想哭了。

    真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这种奇葩的情况下,遇到的人居然是路随?!

    “嗯。”路随随意应了一声。

    雾茫茫不懂“嗯”的意思,是在肯定她的确得罪他了么?

    雾茫茫暗自懊恼。

    刚才敲窗的动作的确太过急切和粗鲁,坐进来时又没第一时间表达谢意和敬意。

    还有就是被当做小三在街头被人厮打,又被路随看了去。

    虽然小叔也许不是个多嘴的八婆,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此时被她朋友圈闺蜜知道,雾茫茫真是不用混了。

    “路先生,刚才你都看到了吧?其实我不是……”雾茫茫硬着头皮尴尬地解释道。

    但解释到一半,却瞧见路随那没有半丝波动的眼神和神情,雾茫茫心里一下就腻味儿了。

    她也真是的,路随怎么有兴趣知道她的破事儿?自然也无兴趣听她解释。

    何况这事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释清楚的。

    雾茫茫嘴里的话立即绕了个弯,在报完自己公寓的地址后,索性闭嘴。

    然后好死不死地在路随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现在的鬼模样。

    头发凌乱,护士帽居然还歪歪斜斜地戴在头上,真是坚强。

    领口打开,半个胸脯都露在人的眼皮子底下,脖子上还有带着血迹的抓痕。

    因为坐下而缩短的护士裙底,露出了小半截安全裤的裤腿。

    非常狼狈。

    雾茫茫脸发烫地将裙摆往下拉了拉,但很快就弹了回去。

    身边的眼神一直没有收回去。

    雾茫茫自然也知道自己现在有点儿滑稽,但又有点儿秀色可餐。

    坏女人总是能引起男人再“破坏”她一下的*。

    雾茫茫鼓起勇气,回看过去。

    不得不承认财神小叔真是她见过的人当中颜值最高的。

    雾茫茫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是世界上被大多数人公认的帅哥美女,都有一个共通点。

    那就是两边脸非常对称。

    而发给受试者各种照片,让他们挑选出自己认为长得漂亮的人的实验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

    从进化生态学的角度讲,以鼻梁为中分线,左右对称的人脸,之所以让人觉得漂亮,那是因为对称是一种少受病毒或者寄生虫感染的健康表现。

    这样“健康”的人在择偶方面,通常具有先天优势,因为大家都倾向于和“健康”的人结合,生出具有优质基因的后代。

    所以,听说财神小叔很受女人欢迎,也是有原因的。

    而一个人的眼睛的确是灵魂之窗。

    在雾茫茫看来,路随的眼睛生得实在太好。

    湛然而深邃,澄澈却又宁静。

    但平静之下掩藏的力量却更令人惊心。

    就像暗夜平静的大海一般,你永远不会忽视它背后的巨大能量。

    因为这股力量的压迫,雾茫茫再次反省了一下自己今天的行为。

    “那个,路先生,今天真的非常抱歉。在宴会上,我不该开你的玩笑。”雾茫茫努力假装自己现在穿的不是护士制服,而是正常衣物。

    但路随的眼睛里依然印出的是一个尤物形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