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12



    怎么一直不回我电话?当然是因为不想回啊!

    那天从海上回来,沈庭将雾茫茫送到家之后,两个人都再没联系。

    这么说其实也不对,至少沈庭次日单方面给雾茫茫打了电话,雾茫茫没胆子拒听,只能关成静音。

    至于回电话,那就更是不可能了。

    在找男友这件事情上,雾茫茫也是有原则的。

    你可以没有钱,但必须够体贴。

    沈庭的头像在雾茫茫心中显然已经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叉。

    属于,可以忽略的男士。

    所以此刻雾茫茫只是含笑不语,甚至挽着顾宏道的手还紧了紧,意思是让沈庭识趣的就赶紧滚。

    别以为相个亲,就有特权了。

    至于沈庭显然也看到了雾茫茫的这个动作。

    现在的小女生手段确实越来越了得了,吊足人的胃口。

    当日他送雾茫茫回家时,原本以为可以得到受邀上楼的待遇,结果雾茫茫淡淡地道了声谢,头也不回就走了。

    在沈庭的世界里,男女之间你来我往的彼此试探,完全是浪费时间。

    矜持更是不必要的时间成本花费。

    直接上床,各取所需,岂非两便?他并非吝啬之辈。

    但当时毕竟是初次约会,沈庭看着雾茫茫的背影也表示理解。

    这姑娘能自娱自乐,又不缠人,他的确有些好感。所以次日才会破天荒的主动去电话。

    结果这一等就是两周,对方音讯全无,再见时居然又钓上了凯子。

    只不过品位越来越低就是了。

    宁峥听见沈庭这样问雾茫茫,心里颇为诧异,他和沈庭算得上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主动质问女人不回他电话的。

    十分有趣。

    而更有趣的是雾茫茫居然对沈庭没什么兴趣,这丫头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再看顾宏道,这两年顾氏表现得的确不错,逐渐崭露头角,和雾家那小工厂倒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雾茫茫选择顾宏道,也算聪慧果决了。

    只是对宁峥而言,终究还没到手试试她的滋味,颇有些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意味。

    顾宏道则是心底诧异万分,没想到他的秘书在手机app上随便给他安排的这位女伴,神通如此广大,与宁、沈二位都认识不说,似乎还牵扯颇深。

    顾宏道侧头看向雾茫茫,一时又觉得这三个人关系复杂,倒也不是想不通。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原来宁先生也认识angela。”顾宏道的手下滑到雾茫茫的腰际,轻轻搂住她的纤腰,笑着回应了宁峥刚才的问题,他并未直接回答,但这种亲昵度,任你多精明,怕也猜不到雾茫茫和他认识的原因。

    沈庭并未得到雾茫茫的回答,也渐渐失去耐心,大好时光何苦陪一个吊着卖的小丫头浪费。

    彼此寥寥寒暄之后,雾茫茫就随着顾宏道开始游走于诸位尊贵的宾客之间了。

    今晚,雾茫茫身上如今肩负着柳女士布置的任务,努力地将自己印入对方的脑海里,以方便下次可以为柳女士和雾老板引荐眼前贵人。

    而得益于雾茫茫那为数众多的高素质男友,晚宴上基本的社交话题和各国风情她都能闲扯几句还不露馅儿,显得谈吐高雅,气质高华,是难得的美貌和才华并佳的“交际花”。若是她身份足够贵重,那“交际花”三个字就能换成“名媛”了。

    晚宴进行到半场,就在雾茫茫的外语词汇都使用殆尽的时候,终于有人为顾宏道引荐了入宴不久就消失而此刻才重新出现不久的路随。

    路随的眼神在扫过雾茫茫的时候,略作停留,但也不过瞬间。

    很快,顾宏道就和路随攀谈了起来,从他们的对白中,雾茫茫听出来顾宏道准备进入本城发展,此刻算是在拜山头吧。

    商业内容,雾茫茫没什么兴趣,索性专注地欣赏帅哥来打发高跟鞋给她带来的痛楚。

    说实话,虽然帅哥穿什么都好看,但是雾茫茫和大部分女性一样,依然觉得穿正装的男人是最迷人的。

    严肃而剪裁合宜的西服,迷人而彰显品位的袖口,挺括的衬衫衣领,以及显得极为绅士的领结,都让他们显出一种温文尔雅甚至文明禁欲的气质。

    可是你明明知道,男人的兽性还没进化完全,在这层昂贵的糖衣外表下,他们是如何的“禽兽不如”,和文明完全不搭边儿。

    如此矛盾的对比,也难怪西服如此迷人了。

    雾茫茫没敢直视路随的眼睛,只好继续打量他的腕表,好像还是上回那只,路小叔财力这么雄厚,居然没有当“表叔”的爱好,真是难得。

    握着酒杯的手指,骨节分明而修长,连指甲都生得十分匹配的修长。

    一双钢琴家的手,实在适合在女人雪白的肌肤上弹奏乐章。

    雾茫茫仰头啜了一口酒,二十五岁的老处女,真是有些可悲。

    生理知识足够丰富,而生理经验却是为零。幻想的魅力实在太大,总让人将那种事情往极端美妙上想,越发引出人的求知欲。

    而据雾茫茫的圈友们说,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吧。

    但没有经历就没有发言权不是?

    雾茫茫和顾宏道与路随寒暄的这十来分钟之内,对方居然一次余光都没扫过她,要知道就连路过的路琳都在雾茫茫圆翘的臀线上停留过视线。

    而雾茫茫为了展示自己精妙的“s”,还在路随的视线范围内故意调整过姿势,形成侧对,但也是无功而返。

    以至于雾茫茫不得不恶意地猜测路随是个同性恋,以此来安慰自己被打击的自信心。

    不过随着一阵香氛飘来,董可可女神挽住了路随的手臂,傲人的曲线服帖地贴在对方的手臂外侧,又让雾茫茫不得不收回同性恋的恶毒猜测。

    董可可扫了雾茫茫两眼,这才想起为何看她十分眼熟。

    “咦,这不是怀了你孩子的那位小姐吗?”董可可一脸玩笑地仰头看向路随。

    正在喝酒的雾茫茫立即被香槟给呛入了气管。

    这是生理反应,雾茫茫不得不捶胸捣肺地咳嗽起来,淑媛气质全无。

    顾宏道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摊上个烫手山芋?

    神通广大的angela小姐居然怀了路随的孩子?

    路随的眼睛扫向雾茫茫的小腹,淡淡地吐出一句,“不是给钱让你去打掉了吗?”

    雾茫茫气得直收小腹,她这样平坦的小腹,难道像是还没有打掉吗?

    “路先生,真是会开玩笑,咱们第一次的时候,你不就说你早已结扎了吗?”雾茫茫嘴快又嘴贱地道。

    等说完的时候,她才脸色一白,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真是记打不记疼啊,这怎么又演上了呢?

    这回再惹上官司,估计雾老板得把她生吞了。

    雾茫茫在众人都还没有反应之前,立即哈哈大笑两声,企图蒙混过关,然后尽量以平静的声调道:“不好意思,我开玩笑的,实际上我和路先生什么关系也没有,更不知道他是否结扎过。”

    雾茫茫觉得自己的意思应该表达得十分清楚,不具备歧义了。若真是上庭,这句话想来可以当做证据讲出。不过此时她已在大庭广众之下当面澄清事实,应该不至于侵犯小叔的名誉权了。

    但周遭三人同时静默,情况尴尬得要命,雾茫茫只好继续打破这份尴尬,没话找话说地道:“其实结扎这种保护措施挺好的,我听说只是打个结,若是将来想要孩子,再动一次手术就可以了……”

    神啊,雾茫茫在意识到自己讲的什么话时,觉得自己简直蠢死,急需被拯救。

    而拯救雾茫茫的是一位女神,董可可笑道:“雾小姐可真幽默,对结扎也懂这么多。”

    然后就挽着路随的手往一旁寒暄去了。

    雾茫茫有一种死过去又活回来的感觉,忍不住往路随的背影看去,可惜看不出喜怒。

    刚才路小叔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雾茫茫捉摸不透,但是越是这种看不出情绪的人,越是阴险,越叫人胆战心惊。

    雾茫茫转头对顾宏道说了声抱歉,借口去洗手间,落荒而逃。

    在洗手间的镜子里,雾茫茫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管不住自己这张演戏的嘴可真是要命了。

    不过今晚实在不怪她,都是路随自己也开玩笑,将她带入了戏剧场景的,拿她的小腹开涮。

    雾茫茫再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最近“饥不裹腹”,大餐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没道理还长肉啊?

    可忆及在游艇上时,路随也曾关注过自己的小腹,雾茫茫对自己平坦的小腹和迷人的马甲线忽然就不那么自信了。

    不过雾茫茫在懊恼自己的愚蠢之后,回忆刚才的对话,她倒是挺惊喜路小叔居然还能陪她入戏。

    独角戏向来难唱,若有人搭戏,想来会更过瘾。

    只可惜雾茫茫一直没找到自己的mr.dreamy。

    心平气静之后,雾茫茫确定路随今晚没有要再次起诉自己的打算,也就将刚才的尴尬一股脑儿地抛诸脑后了。

    反正,今后尽量避免见面就行了。

    而此时既然出来了也就不急着回去,脚上的高跟鞋虽然早就买回,但一直没穿过,有些打脚。

    雾茫茫出了卫生间,索性在走廊上靠着墙开始发微信。

    根据租人公司的规定,每隔十五分钟雾茫茫就得发回一条信息,以确认自己是安全的。

    毕竟她们这种边缘职业,有时候也在危险边缘。

    雾茫茫敢出来吃这行饭,多少也是仗着自己学过一点儿中国功夫。

    “你在干什么?一个晚上都见你在玩手机。”宁峥的声音突然在雾茫茫的耳边冒出来。

    雾茫茫吓得立即就站直了身体,手忙脚乱地将手机收好。她没有玩手机好吗?只是在定时报告安全而已。

    但宁峥显然是注意她良久。

    雾茫茫为了避免将来的“结扎”事发,早已打定主意少接触路随的圈子,何况他们的圈子实在枯燥乏味,只会打麻将。

    雾茫茫在某些时刻或许对宁峥有那么点儿试一试的想法,但经过游艇离婚宴之后,她还是决定远离老年人的圈子。

    “怎么一个人躲在这儿?”宁峥靠近雾茫茫,距离已经进入亲密的范畴。

    雾茫茫有些不适应地低身往旁边避了避,刚直起腰就看见宁峥身后也来上洗手间的路随。

    原来财神爷也是会上洗手间的。

    宁峥在看到路随时,有些讪讪,想他堂堂宁公子,居然要在女厕所门口泡妞,的确有些掉价,何况雾茫茫和沈庭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路随朝宁峥点了点头,径直推开了男士洗手间的门。

    显然路先生对别人的私生活并不在意。

    雾茫茫避开宁峥之后,重新回到顾宏道的身边,陪他继续寒暄。

    想不到,顾宏道也是个十分心细之人,早已察觉雾茫茫的脚有些不适。

    所以在从晚宴离开时,主动提出要送雾茫茫回家。

    雾茫茫接下来还有工作,且也无意让顾客知道自己的住址,惹来不必要的纠缠。

    “不必了,我已经约了车了。”感谢app打车神器。

    “那今晚的钱我怎么给你?”顾宏道说道。

    雾茫茫在手机上点了一下服务结束的按钮,薪酬瞬间计算完毕,会直接从顾宏道秘书的支付宝上扣除,丝毫不必担心会赖账。

    “你的秘书已经付过了。”雾茫茫道。

    只可惜如此正经的对话落入第三人的耳朵里,雾茫茫的职业就显得不那么正经了。

    沈庭暗自皱了皱眉,但也没有走出去质问。

    他早该知道雾茫茫这种小姑娘的私生活很值得商榷的。

    但如此直接的交易,是否太过世风日下?

    亦或者,是自己太过婉转,不符合雾小姐的要求,所以才被拒绝?

    雾茫茫隐约也看到了沈庭的身影,也不做理会。

    敬而远之,敬而远之。

    雾茫茫约的专车准时到达,她很快奔回公寓,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包包,在夜晚十一点的时候,兴奋地直奔下一家著名的情趣酒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