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11



    然而旺别人,对自己却是然并卵。

    雾茫茫像软骨虫一样瘫在吴用办公室里十分符合人体结构力学的沙发上,有气无力地瞥了吴用一眼。

    “最近怎么样?”吴用拿着记录本坐在雾茫茫的对面,“你好像很疲倦?”

    身兼数职,当然疲倦。

    “你已经两周都没来了,最近感觉好些了吗?”吴用有些好奇。

    雾茫茫向来都是雷打不动地周周来报道,所以有些奇怪。

    怎么可能感觉好些?

    雾茫茫休整了一会儿才道:“吴医生,你说咱们现代社会为什么这么多变态啊?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啊?”

    原因实在太复杂,完全可以写十本书,且还分析不透。

    “怎么这样问?”吴用道。

    “吴医生,你知道我在地铁里遇到了多少变态吗?”雾茫茫自问自答地道:“平均隔天一个!”

    雾茫茫用一种我很震惊你也必须很震惊的表情望着吴用。

    吴用只是点点头,鼓励雾茫茫继续说下去。

    话匣子一打开,那就完全收不住了。

    “第一天我在地铁站里遇到一个划包狂。不管什么包,他逮着就用刀片划,起初大家都以为是小偷干的,结果后来才发现,这个人就只是喜欢用刀片划破别人的包,可怜我的包包。”雾茫茫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将她的双肩铆钉包往吴用面前一推。

    如今铆钉包上钉了一朵著名的山茶花,“喏,就是这里,划了一个口子,我又没钱换新包,就把以前买包的包装袋上面那朵山茶花拿来贴在这里了,也算是diy吧,还不错吧?”

    吴用实在不懂欣赏女人的各种包包。

    “第三天,我在地铁上遇到一个露阴癖,呃。”真是想起来就恶心。

    “那个人看着大家诧异和恶心的表情居然还洋洋得意。幸好我那天包包里恰好带着工作用的手套,我就替他把牛仔裤的拉链拉上了。”

    雾茫茫像想起什么超级好笑的事情,突然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那个露阴癖当时痛苦的表情真的好好笑哦。”

    “第五天,我遇到个色/情狂,差点儿没把我裙子弄脏了。”这直接导致雾茫茫在地铁上再也不敢带着耳机打游戏,也再也不敢穿裙子。

    “第七天,遇到个偷窃癖,长得挺漂亮的,到派出所录口供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她是路青青的表妹,家里挺有钱的,但就喜欢偷东西。”

    …...

    雾茫茫说了大半天,最后道:“如此想来,我觉得我这点儿毛病其实算是杀伤性最弱的吧?”

    雾茫茫觉得自己瞬间多了一种优越感。

    而吴用只能对,雾茫茫短短两周就进了无数次派出所录口供的经历表示同情。

    因为在雾茫茫的表述里,她几乎隔天就要抓一个小偷,和邂逅变态狂穿插、进行。

    到现在她的脸都还没被人报复性地划烂,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非常丰富的娱乐生活,最近在表演的爱好上有什么新的事情发生吗?”吴用道。

    一说起这个,雾茫茫立即表示很无趣,重新瘫倒在沙发上,懒洋洋地道:“最近为了还卡债,我找了份兼职。”

    “吴医生,你知道最近手机上了一款万能app,叫神州租人的吗?”雾茫茫开始帮吴用科普。

    “你应该下载一个,这样你过年回家的时候,就不用单身了。”雾茫茫调出自己的手机软件,把自己展示在吴用面前。

    “吴医生你看,我已经拿到两万个赞了。”

    美图修过的看起来和真人完全两个模样的照片,艺名:angela。

    精通多种乐器,多国语言,可提供宴饮、约会、看电影、合影等服务,时薪800元。

    “你知道有些人,骤然富贵,想找个得体合宜的女伴参加高级宴会是非常困难的,我就扮演这种角色。”

    “还有啊,有些人蛮可怜的,一个人看电影,非常心酸,我可以临时扮演女友甚至蕾丝,陪观影,还可以聊观后感。”

    “喏,还有合影。有些人虚荣心强,可是又找不到美女女友,我可以和他拍比较亲密的照片,比如亲嘴鱼这种照片之类的,让他拿去朋友圈炫耀。”

    真是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合适雾茫茫的兼职工作了。

    简直就是让她的天赋得以充分发挥嘛。

    工作就是娱乐,娱乐就是工作。

    至少吴用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我原本应该很兴奋啊,对不对?吴医生?”雾茫茫有些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这么累呢,这种表演真是太做作了,而且毫无戏剧张力,我演起来一点儿劲儿都没有。”

    显然雾茫茫这位superstar已经不满足于票房了,她追去更高的奖项去了,比如奥斯卡最佳女主,而通常这样的奖项需要比较挑战的角色。

    “我觉得还是灰姑娘后妈这种角色比较适合我。”雾茫茫给自己下了个定义。

    但是生活是现实的,卡债也是要命的。

    所以尽管想演后妈,但晚上雾茫茫还是照旧接了一单十分正常十分精英的活儿。

    对方看重的是她会多国语言这项技能,晚上要参加的也是商务宴请。

    洽谈之后,额外支付置装费五千。

    绝对是一笔大生意,雾茫茫为五斗米折腰,很爽快地接了。

    雾茫茫租了一条五千块能租到的最大牌的晚礼服,她虽然缺钱,但还不至于贪小便宜挪用置装费,何况根据今晚宴会的地点来判断,这个商务宴的规格应该很高。

    雾茫茫虽然没怎么参加过宴会,但是好歹耳濡目染,也知道些里面的规矩。

    但愿她身上的礼服不会给她的顾客丢脸,要知道做她们这一行的,五星评价真的很重要,关系到她一月一结的额外奖励呢。

    镜子面前,雾茫茫来回转了一圈,对自己的颜值十分有信心,但是对自己的“多国语言”技能就有些忐忑了。

    雾茫茫的确会多国语言,英语、法语、德语、日语、韩语、西班牙语甚至还有意大利语。

    但除了英、法之外,其他语言她只会一点简单对白。尤其是日语,她说得最顺口的就是“雅蠛蝶”这种了。

    犹记得当初自己去丽江旅游,小客栈的隔音效果太差,隔壁小情侣大半个晚上不休息,气得后半夜雾茫茫一直在床上高声表演雅蠛蝶(不要)、いたい(疼)、もっと、强く(再用力点)……

    大家都不用睡了,你们唱上半夜,我就敢喊下半夜。

    额,不过这样说起来,雾茫茫的日语词汇量还算是丰富的。

    至于其他语言,则多亏雾茫茫那几十号来自全球各大名校的海龟前男友们的熏陶了,近朱者赤,交往久了,自然也就会那么几句了。

    基于这种语言基础,当初申请app验证的时候,据说简历写得越装x通过率越高,生意也会越好,尤其是特长这一栏,更是要重点对待,可以得到app特推。

    雾茫茫本着缺钱为大的原则,后着脸皮写了个精通多国语言,给自己增加点儿逼格,提升点儿时薪,但其实本没有想到自己能接到这种单子的。

    谁找精通多国语言的女伴会通过“神州租人”啊?这一般是单身狗*丝才用的app好吗?

    今晚的事情实在是巧合。

    据对方的秘书在电话里说,老板是临时到本城出差,临时接受合作伙伴的邀约,临时决定出席,但临时实在难找合适的女伴外带翻译。

    而被逼无奈又神通广大的秘书恰好在“神州租人”上“惊艳”发现angela雾,两个人一拍即合。

    秘书也无力再考察雾茫茫的语言能力,反正这个点儿也已经再也找不到比雾茫茫更好的人选了。

    顾宏道在酒店房间内看到应约而来的雾茫茫时,很怀疑他的秘书是不是骗了他。

    雾茫茫今日穿着一身裸色钉钻的鱼尾晚礼服,头发挽了起来,只妩媚地留了一缕在耳边不经意地招摇。

    手里拿着满身镶钻的水晶手包。

    这身打扮虽然让她显得极其惊艳,但也拉大了她的年纪,让她和今晚的商务宴会十分合宜。

    而就顾宏道的经验而言,像雾茫茫这种素质的女孩儿,如果做应召女郎价位至少是以千元美金的时薪起价的。

    八百人民币实在太便宜了。

    “顾先生。”雾茫茫很职业地朝顾宏道笑了笑,然后挽上了他的手臂。

    她们这一行无比要做到宾客尽欢,这可关系到她能不能从“快租”升级到“专租”这个档次,到时候时薪会大幅度得到提升的。

    搭乘电梯到宴会厅的时候,顾宏道忍不住问雾茫茫,“angela小姐,怎么会做这一行?”

    虽然额外给了五千快添置行头,但是绝对买不来雾茫茫手腕上的白金镶钻的宽镯,也买不来她左手食指上戴着的山茶花宝石戒指。

    雾茫茫今晚也算是花了血本了,礼服虽然是租的,但珠宝却是这些年雾老板和柳女士送的生日礼物。

    但顾宏道的语气让人很不悦。

    这一行?

    这一行是哪一行?

    她做的可是合法买卖。

    “缺钱。”雾茫茫本着顾客至上的原则,温柔似水地答道。

    “你真坦率。”顾宏道笑了笑,鼻尖有高级而冷淡的香味萦绕,令人心旷神怡,“像angela小姐这样的人不应该缺钱。”

    雾茫茫红了眼圈,吸了吸鼻子,微微垂眸,“谁都有缺钱的时候,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做这一行。”

    绝对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雾茫茫觉得自己为了五星好评也是蛮拼的。

    但愿顾宏道不要再追问,逼得她不得不编造一个卖身医病的狗血故事来博取同情。

    诸位看官看到这里也就该发现了,雾茫茫这个病,若是知情人,可谓她的身不由己,不过是娱乐。

    但不知情的人,事后很可能会觉得她就是个谎话精,也难怪她无数的前男友都要抛弃她的颜值了。

    男人在挑老婆的时候,通常比自己想象的更为挑剔对方的品德。

    挑情人就没这个要求了。

    好在顾宏道很上道,没有再问雾茫茫的伤心事。

    电梯到达楼下,步入宴会厅时,雾茫茫赫然发现,本城知名人士,杂志上常坐十大富豪宝座的名人几乎都到场了。

    著名的少奶奶们也竞相到场争奇斗艳。

    而财神小叔路随,花花公子宁峥,面瘫男神沈庭,财神小叔前姐夫林晋南,路琳、沈媛梓等一众名媛皆在。

    甚至连影视歌三栖巨星董可可也在。

    人凑得这么全的宴会,不可谓不豪华了。

    后来雾茫茫才知道这是本城政要举行的商务宴会,同时赴宴的还有组团来刷本城商业、金融的多国企业家代表。

    雾茫茫很想给自己老爹发个微信,他们家雾老板没办成的事儿,想不到今日被他女儿捷足先登了。

    想到这儿,雾茫茫果断给柳女士发了条微信,附带自拍美照。

    柳女士的商业头脑不是盖的,不然雾家也不至于在他们夫妻俩手上发扬光大,荣登暴发户排行榜。

    很快,雾茫茫就收到了柳女士的网银转账。

    这个月乃至下个月、再下个月的卡债都不用愁。

    感谢万能的柳女士,雾茫茫接下来的日子都不用穿三寸高的高跟鞋自虐了。

    “顾先生。”率先看到雾茫茫的是眼睛一直在梭巡美女的宁峥,而他寒暄的对象却是顾宏道。

    而顾宏道正是受宁峥所邀,而来赴宴的。

    多么巧的巧合啊。

    “原来顾先生也认识茫茫?”宁峥含笑看着眼前的男女。

    沈庭此时也走了过来,“怎么一直不回我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