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10



    而雾茫茫此刻的表情,格外让宁峥生气,她那种满不在乎的态度是个什么意思?

    墨镜至今都还没取下来,现在的小姑娘果然是没礼貌到了极点。

    而对雾茫茫来说,太阳实在太大,她的皮肤已经有些受不了,墨镜自然是能戴就戴,好歹能遮半边脸。

    宁峥的眼神在雾茫茫的脸上停留了不下五秒,注意力从最初的挑剔渐渐滑到了她的嘴唇上。

    鲜艳欲滴的红色。

    因为墨镜遮住了大部分五官,以至于这仅剩不多的嘴唇就成了整张脸最大的亮点。

    雾茫茫的唇形非常漂亮,不是那种薄薄的刻薄,而是不薄不厚的莹润,就像最新鲜的奶油,让人忍不住舔舌头。

    宁峥渐渐走了神,但很快就更愤怒地回了神。

    真是夜路走多了,今日却被个小丫头给耍了。

    “茫茫,你怎么也来了?早晨把你放到东山中路的时候,想起忘了点事儿,回头找了你两圈,都没见人。”宁峥微笑地看着雾茫茫。

    雾茫茫原本对宁峥的确是有一丢丢的歉意的,但这并非是建立在对宁峥的好感之上的歉意,而只是她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合约原则而已,毕竟她已经提出了邀约。

    不过对象是宁峥的话,歉意就可以打个五折,花花公子何愁无伴。

    但此刻宁峥这话说得就显得很没有风度了。

    明明两个人其实什么实质关系都没有,可是被宁峥这么一误导,就好像她昨晚是跟他在一起似的。

    果不其然,陆廷的凌厉的眼神“唰”地就射了过来。

    陆廷也实在没料到,自己居然和宁峥看上了同一个女孩儿。而这个女孩可能还有骑驴找马的嫌疑。

    “没找到我吗?大概是没有缘分吧。”雾茫茫淡淡地回了一句,大家非要在夹板上站着寒暄吗?

    明明这豪华得可以开飞机的游艇有好几层船舱。

    宁峥感受到了来自雾茫茫的明晃晃的恶意,这丫头昨天才提过缘分二字,现在竟然就一口否认。

    看来找到了下家,腰板儿就硬了。

    “你们怎么站在这儿聊天,等你们好久了。”一个穿着孔雀蓝印花长裙的女人手里端着香槟杯正站在舷梯上俯瞰雾茫茫等三位。

    这人雾茫茫认得,本城名媛,罕见的才貌双全,家世显赫、名校毕业,如今在知名时尚杂志任主编。

    陆媛梓。

    如果雾茫茫没记错的话。

    不过雾茫茫虽然认识陆媛梓却肯定不认识雾茫茫。两个人来自完全不同的社交圈,她属于高高在上的女神圈,雾茫茫估计还得奋斗一个豪门老公才有资格进入陆媛梓的圈子。

    但此刻陆媛梓看着陆廷以及他身边的雾茫茫,明显有些吃惊。

    “大哥,这就是你今天相亲的小女友?”陆媛梓从母亲的手里已经见到过雾茫茫的照片了。

    此刻的惊讶是因为,她从没想过陆廷会相亲成功。

    且此等场合,还把雾茫茫给带来了。

    可以想见其认真。

    宁峥挑眉,才发现自己是误会了。

    陆廷相亲的事情宁峥此刻才想起来,不然今日聚会也不会专程等他,毕竟对于抱孙心切的陆家来说,陆廷的相亲可是头等大事。

    只是宁峥万万没料到,陆廷相亲的对象会是雾茫茫。

    看来陆伯母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已经放宽了陆廷的择偶条件。

    但陆廷下手也未免太过快、准、狠了,以至于宁峥想要横刀夺爱都来不及。

    兄弟妻,不可欺嘛。

    宁峥收回落在雾茫茫精致锁骨上的目光。

    陆媛梓走下楼来冲着雾茫茫点头一笑,然后挽上宁峥的手臂,对着陆廷道,“上去吧,就等你跟路随了。”

    然而说曹操,曹操就到。

    直升机的轰隆声降临,在众人的目光中稳稳地降落在游艇上的圆形停机坪上。

    直升机雾茫茫也是坐过的。

    出国旅游时俯瞰地球奇观坐过。

    本城的la大厦也有,搞活动的时候在la广场当日购物满十万,就可以享受一圈直升机本城游。

    所以,也不是什么稀罕物,雾茫茫实在晒得熬不住,往后退到舱沿下等候陛下大驾。

    而路随一行人经过雾茫茫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她是彻底被无视了。

    雾茫茫站在陆廷身后,瞪着她这个很不称职的准男友。

    连基本的风度都没有,这是生气了?

    雾茫茫在后面望着前面三个男人,好像路随的身高高了那么一点点,难怪能当老大。

    雾茫茫跟着他们走上楼进入船厅时才发现,自己这回真是“凹凸曼”了。

    大厅中衣香鬓影,虽然绅士们都是休闲打扮,女士们也是热带风情衣裙,但也都可称得上衣冠楚楚。

    唯有雾茫茫一个人穿着不合宜的比基尼站在厅中,幸亏还有个针织罩衫套着。

    众人见到她进来,也吃惊了一番。

    雾茫茫耳尖地听见某位女士很不轻蔑地问宁峥,“你不知道今天是路琳的离婚宴吗?你带个外围/女来做什么?”

    雾茫茫心里飚了一句脏话,恨恨地看向近处端起酒杯轻啜的陆廷,这人嘴角居然还带了一丝笑容。

    她不会看错的。

    雾茫茫深吸了一口气,扭腰摆胯地走过去搂住陆廷的手臂,娇滴滴、嗲兮兮、又跺脚、又撅嘴地拖长声音道:“干爹~~”

    “噗嗤”一声,陆廷嘴里的酒实在没忍住,喷到了前面宁峥的脸上。

    人若自贱而人就不贱了。

    在场的所有人雾茫茫都得罪不起,她倒是想给刚才说她是外围女的女士一巴掌,可惜早就被路随吓破了胆子。

    “干爹,别人说你的干女儿是外围女,你也不给我解释解释?”雾茫茫委屈地拿手拧陆廷的胳膊。

    “别闹。”陆廷拿下雾茫茫的手,对那位女士介绍雾茫茫道:“祝馨,这是我朋友,雾茫茫。”

    “你好,祝小姐。”雾茫茫大方地向祝馨问好。

    祝馨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雾茫茫松开陆廷的手,也觉得无趣。她以前就不喜欢他们这个圈子,也无意高攀,今日出海,原本以为只是普通休闲,她正好游游泳,结果哪知所料失算。

    不过这也怪不得雾茫茫,雾茫茫所经历的游艇出海,泰半都是跟香槟、比基尼和瘫在夹板上晒出小麦色联系在一起的。

    当然其实她也就出过那么一两次海。

    彼此都不合宜的场合,既让雾茫茫觉得无聊,又让祝馨等女士觉得层次被拉低了。

    相看两相厌。

    可惜此时船已离岗,唯一能拯救雾茫茫的,大约就是路小叔的直升机了。

    但是比起对上路小叔,雾茫茫宁肯继续当个被所有人无视的隐形人。

    不过其实雾茫茫也接触不到小叔,到这种大海茫茫一片的地方,人身后还跟着两黑衣黑裤,黑色墨镜的冷酷保镖。

    幸好很快雾茫茫的尴尬就被路琳女士拯救了。

    路琳据说是路随的姐姐,路家三代单传,到了咱小叔这里那绝对是宝贝根子。

    雾茫茫觉得路随的宝贝程度,估计就跟她们家的雾蛋蛋是一个级别的。

    雾茫茫在围观了路琳女士和林晋南先生闲得蛋疼但颇为正式的离婚仪式后,在微博朋友圈里大吼:我今天看到非诚勿扰离婚典礼的现场版啦!

    路青青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闪回了一句:你怎么混进去的?

    显然路青青道听途说,也知道了路琳和林晋南离婚的事情。

    路家虽然势大,但林家也不能小看。不过这两夫妻的离婚非常和平而且很有喜感。

    据说是,结婚十年之后,路琳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是个蕾丝,而林晋南也赫然发现,自己原来更喜欢男人。

    所以彼此欢欣地办了离婚宴,然后双双宣布出柜。

    这倒无所谓,反正两人已经生了孩子了,后继有人,所以家中长辈也不管你出柜不出柜了。

    雾茫茫被微信群科普了路琳的故事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的病其实也不算个啥了。

    人一旦有钱了,该玩的都玩过了,就想玩不该玩儿的了,所以人生过半忽然改变性向很能够理解。

    微博里豪华游艇的局部照片给雾茫茫吸了不少粉,噌噌涨了三百,而微信群的姑娘们只感叹了一个“壕”字,就该逛街的逛街,该k歌的k歌去了。

    雾茫茫无比怀念陆地生活。

    离婚典礼之后别无它事,俊男美女们各找各妈去了,雾茫茫去到最底层的夹板准备游泳。

    此刻船已经停下,正适合游泳,也不枉费她刷爆卡买来的比基尼。

    电影里,女星游完泳上岸的瞬间,通常是导演喜欢给慢镜头或者不停回放镜头的地方。

    经典照远有黑珍珠哈利贝瑞的出海镜头,近期有夏洛特烦恼里面秋雅的游泳镜头。

    的确漂亮,尤其是水珠划过胸脯的时候。

    雾茫茫学着电影里用手捋头发的动作,漂亮性感地秀了一下。

    刚走上岸,就见小叔正站在她对面的船舷边看着她。

    或者叫看着她的腹部。

    雾茫茫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腹部除了肚脐上那枚脐环外,实在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比如妊辰纹什么的。

    虽然脐环上吊着一颗克拉数不算太小的白钻,但是也当不得小叔这样看吧?

    雾茫茫的第一个反应当然是拿浴巾裹住自己。

    但难得一直无视自己的小叔居然突然对自己生了兴趣,雾茫茫也来了点儿兴致。

    虽然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就像看一根竹竿一般,但是雾茫茫还是就着船舷摆了个精英模特赛里面的泳装秀pose。

    然后冲小叔抛了个媚眼。

    “路随。”宁峥走下楼梯叫路随,眼睛还没看到路随,就被一旁的雾茫茫给晃了过去。

    “茫茫也在?”宁峥笑了笑。

    雾茫茫拿起搭在一旁躺椅上的浴巾裹住自己。

    她只愿意给对自己没有兴趣的路随的眼睛一点儿奶油冰淇淋,而对宁峥这种上赶着的毫无兴趣。

    饭后,半截子老头们的娱乐活动照旧是组织牌桌。

    而名媛们的爱好则是立于一旁观战。

    雾茫茫有些遗憾自己没能带瑜伽垫过来,不然星空下的甲板上,来一段心灵瑜伽,其实也是很有质量的娱乐活动。

    但是碍于户外海风冻人,雾茫茫只能缩居舱中,重新换上了自己的t恤和破洞牛仔裤,素颜、马尾,简直秒杀一群名媛。

    在场的男性已经无数次投来“不经意”的眼神,甚至还包括已经出轨的林晋南先生。

    陆廷手风出奇的差,以至于宁峥扫了一眼龟缩在一角忙得不亦乐乎地玩手游的雾茫茫道:“上次茫茫帮路随摸了一张九萬翻身,要不然让她也帮你摸一张?”

    “九萬”是个传奇,听过这个故事的人有好几个。

    其中路随的姐姐路琳自然在内,“咦,那位小姐今天也来了么?”

    祝馨是路琳和路随的表妹,论关系比路青青要近一点儿,此刻听路琳一说,就朝雾茫茫努了努嘴,“喏,就是她。”

    “长得挺漂亮啊。”路琳看了一眼毫无所觉的雾茫茫,对着路随道。

    陆媛梓笑道:“茫茫是我大哥的女朋友。”她站起身走向雾茫茫。

    雾茫茫察觉到眼前有人挡住自己的光线时,才不得不抬起头来,“陆小姐。”

    “茫茫,是吗?我哥叫你呢。”陆媛梓指了指陆廷的方向。

    雾茫茫“哦”了一声,起身走向陆廷道:“是不是要回去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可惜在座的需要打卡的工薪阶层只有雾茫茫一人。

    路随道:“既然这位小姐还要上班,就打最后一把吧。”

    宁峥笑道:“茫茫,今天陆廷可输惨了,你去帮他摸一张,改改运吧。”

    雾茫茫早就瞌睡兮兮,打游戏不过是强撑精神,听宁峥这么一说,她也不矫情,快刀斩乱麻地希望牌局结束得越快越好。

    雾茫茫问也不问陆廷,直接帮他摸了一张牌。

    这男人十分恶劣,将她带到这种上不沾天下不沾地的地方,就撂手不管,而且也不提醒她,害她穿个比基尼出了那么大的丑,她也就懒得问陆廷的意愿了。

    “九萬!”

    依然是九萬。

    而陆廷手里三张九萬,拿到刚好杠牌。

    宁峥不信邪地叫雾茫茫,“给他再摸一张。”

    “二索。”

    继续开杠。

    雾茫茫很自觉地又帮陆廷摸了一张。

    “四萬。”

    杠上花!

    好旺的命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