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9



    雾茫茫诧异得实在不能再诧异。

    而她脸上露出的那种意外的呆滞的表情,微微张开的粉唇,瞪得比铜铃还大的眼睛,在陆廷看来怎么都有那么一点儿可爱

    而现在的女人能让他觉得可爱的,已经算是有八十分了。

    至于雾茫茫此刻深觉得有一种,自己以默剧出人意表地囊获了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桂冠的感觉。

    所以雾茫茫直接拿起眼前咖啡碟里的餐勺对着嘴巴道:“感谢柳女士给了我这个相亲的机会,感谢陆先生给了我明日腾飞的桥梁,感谢……”

    一时接不上话,雾茫茫只好转而道:“在这里,我想再诚挚地问陆先生一句,其实我的话挺多的,只是刚才你一直讲电话,所以你确定真要跟我试一试吗?即使我生老病死……”

    雾茫茫还在吧啦吧啦,陆廷就已经抬起手示意侍者埋单了。

    停车场内,陆廷的车和他的人一样严肃,雾茫茫口水已经讲干,此刻只得歇下阵来,而话不多的陆廷居然还能面不改色地邀请她去用午饭,雾茫茫也是佩服。

    午餐十分简短,车往海边去的时候,雾茫茫心里“咯噔”一下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儿?”

    “开船出海。”陆廷道。

    雾茫茫不由得回忆起早晨跟宁峥的那一段儿,幸亏只是口头邀约,而对方还没应约。

    私人游艇码头有购置出海行头的地方,陆廷很体贴地将雾茫茫放在了门口。

    但他本人显然没有走进去参观女士比基尼的意愿。

    此处物价比别处额外高涨百分之三十,但品牌和款式都是无可挑剔的,雾茫茫一边掏着用自己证件办理的信用卡,一边暗忖,看来明天开始得找兼职了,否则下个月的卡债就堪忧了。

    收银员多看了雾茫茫两眼,此处购物的信用卡无一不是黑卡,难得看到一个拿卡通卡的顾客。

    等雾茫茫再次走到陆廷跟前时,已经是红色比基尼外罩白色针织镂空罩衫配红色人字拖的打扮了。

    今夏新款墨镜挂在她的鼻梁上,把她的半张脸都遮住了。

    陆廷有一瞬间没有回过神来。

    雾茫茫对着他挥手“嗨”了一声,跳到他跟前取下墨镜笑道:“怎么,不认识啦?”

    陆廷实在是被雾茫茫一身的白瓷肌肤给闪了眼睛。

    雾茫茫也算得上是人如其名了。

    一片白。

    西方人和东方人的白不一样,西方人的白是一晒太阳就犯红,而且毛孔粗大,远看如雪堆,近看入蜂巢。

    但雾茫茫的白就是那种晶莹剔透的水煮蛋的白了,白得又q又弹,何况她还有傲人的资本。

    所以当雾茫茫跳过来的一瞬间,陆廷只觉得自己的眼睛也跟着弹了一下。

    而除了天生丽质之外,雾茫茫近期这身肉之所以养得这样好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暗无天日的工作间不用晒太阳。

    挤地铁,防色狼,大夏天的她每天都是长袖t恤加牛仔裤、帆布鞋,一丝肉都不露。

    所以养出来的简直是水嫩嫩的白。

    有那么一刹那,陆廷都不想带雾茫茫出海了,可旋即又笑自己古板,眼前这姑娘别看年轻,经验恐怕比自己只多不少。

    人家爱露,自己也犯不着拘束。

    就在雾茫茫转身去拿忘掉的宽沿太阳帽的时候,陆廷又被手机霸占了。

    等他歉意地捂住手机回头看雾茫茫的时候,这小姑娘已经忙于自拍,不亦乐乎了。

    此刻正侧躺在他汽车的引擎盖上,以手支颐地让店中sales帮她拍照。

    俨然一副超模拍硬照的范儿。

    待陆廷转过头去继续讲电话时,雾茫茫“噌”地从引擎盖上跳下来,嘴里喊着,“烫,烫。”手却伸向了sales手中的手机,拿过来一看,美得冒泡,也不亏她在引擎盖上煎了一回鸡蛋。

    陆廷这通公事电话一讲就是大半个小时,他回头四处不见雾茫茫,走近车窗望进去,见她正拿着防晒爽抹脚趾。

    “抱歉,让你久等了。”陆廷坐进车内。

    虽说是抱歉,但语气不算太诚恳,显然是早已习惯让女士等候他的公事电话了。

    鉴于雾小姐自娱自乐的本事太高,压根儿就没留意过陆廷到底讲了多久电话,所以她很不在意地摇摇头,“也没等多久。”然后低下继续给脚趾抹做防晒。

    陆廷在侧头看向雾茫茫的时候,眼神从她的白生生的脚趾带过,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

    余光流连在她因为低头而拉伸得又长又细的白皙脖子上时,眼神不由自主就往前梭巡她因为纤瘦而显得格外精致的锁骨。

    陆廷调开视线,平视前方,又吞了一口口水。

    这时候陆廷不得不承认宁峥有些话真是说得对。

    像雾茫茫这样的女孩儿,青春、漂亮,玩得起、放得开,结束时也可以干净利落,无需剑拔弩张,唯一损失的就是荷包里那点儿钱。

    然而钱,如今算得上陆廷这类男人最富余的东西了。

    并不在乎。

    就好像,雾茫茫这样的女孩儿,青春美貌是她们最富余的东西,也都不在乎。

    索性,彼此都拿出交换一下,娱乐身心。

    平时,陆廷是很不喜欢跟这类宁峥嘴里的“easygirl”玩游戏的,但今日却忽然来了兴趣。

    所以平日里借口再多也无济于事,见到中意的颜色自然就起意了。

    至于陆廷和宁峥这类男人,其实在雾茫茫心里也有个专有名词,“糖衣炮弹”。

    而钱就是他们的糖衣。

    他们喜欢你跪舔他们的糖衣——钱,而对你的付出也仅限于钱,钱财之下则是催命的炮弹。

    除非你的胃是太空合金铸成的,否则轻易不要尝试吞咽。

    至于雾茫茫呢,她倒是不是为了他们的钱,她只是喜欢他们身上那种钱味儿装潢出来的范儿。

    和她们家的雾老板,身上的味道有点儿像。

    而雾茫茫本来早就下定决心要避免和陆廷等人打交道,但此刻之所以坐在陆廷的车里,完全是因为屡屡在周末出现的无聊病又发作了。

    就好比陆廷是一只她买不起的肉包子,但她又很想用自己小叫花一样的黑爪子上去捏五根手指印,用以此引发的后续麻烦来打发时光。

    反正这个麻烦也是柳女士帮她招惹的,那解决麻烦的时候,她也不该抱怨。

    车停下之后,雾茫茫跟随陆廷前往游艇停靠的私人码头。

    眼前的游艇,出人意表的豪华。

    虽然雾茫茫对各式名牌手包、甚至大牌珠宝如数家珍,但是像这种亿万级别的游艇还远在她的消费能力之外,所以她基本对此毫无研究。

    只知道,挺大的。

    开个海天盛筵都够了。

    面对这种游艇,雾茫茫第一个反应自然是拿出手机开美图自拍。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都要拍到,微博po的照片里很久没有新货了,吸粉力度大大下降,最近几日不过增加十几位粉丝而已。

    雾茫茫就指望眼前的豪华游艇给自己白富美的童话生活增光添彩,吸引粉丝的“哇哇”声了。

    在雾茫茫的自娱自乐里,陆廷毫无压力地拿出手机再次讲了一通公事,这才收线。毕竟出海后就只能靠卫星电话了,不太方便。

    待陆廷收了线,他没料到的雾茫茫居然让他帮忙拍照。

    陆廷沉默不语,希望雾茫茫能自觉意识到她的这个举措有失分寸,只会引起自己不喜。

    雾茫茫焉能不知,但此刻烈日炎炎,周遭一个人也没有,等游艇起航,可就拍不到全景了,于是索性装傻,“很简单的,我已经设好软件了,你按一下这个键就ok了?尽量让照片底边贴到我的脚,这样显腿长哦。”

    此刻再想换女伴,已经来不及,陆廷拧眉后,还是接过了手机。

    “你们女人怎么这么喜欢自拍?”陆廷疑惑。

    “就像男人自撸的道理一样,因为没人帮你啊。”雾茫茫说完自己先笑了。

    如果陆廷此刻问的是,你们女人怎么这么喜欢拍照,那雾茫茫就会回答他,就像男人喜欢炫富是一个道理。

    待上了游艇,只听见人道:“陆少你总算来了,等你出个海真不容易,太阳都要落山了。”

    宁峥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了陆廷身边的雾茫茫。

    第一眼只觉得惊艳,身材火爆得让人想吹口哨,然而等意识到这人有点儿眼熟之后,才发现这不就是早晨还挑、逗自己“四一四”的雾茫茫吗?

    两兄弟玩同一个女人也是有过的事情,但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一个女人玩两兄弟,那可就不那么是滋味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