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5



    说者也许无心,但听者却必定有意。

    雾茫茫的心“咯噔”跳了两下,怀疑“小叔”是不是知道自己的病情了?

    但旋即又觉得不可能,她这病也就家里人知道,还有就是吴用。但如果吴用敢向外泄漏自己的病情,那他的行医执照就别想要了。

    不过雾茫茫旋即又想到,她爹去求情的时候,指不定顺嘴就把自己的“精神疾病”给说出来博同情了,这事也未必不可能。

    雾茫茫正愣神,冷不丁又被路青青推了一下。

    路青青在心底直叹息,平时见雾茫茫也挺机灵一姑娘的,怎么今天频频走神?

    虽然路青青也知道她小叔那张脸,在这比颜值的世界里,的确容易让女人走神,但雾茫茫不应该啊,难道亏还没有吃够?

    雾茫茫此刻已经回过神,转头悄声问了路青青一句,“财神爷姓什么啊?”

    路青青这才拍额想起,居然忘记给雾茫茫说这茬了,“路。”

    雾茫茫赶紧补救道:“路先生,上回的事情都是小的的错,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你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千万别生气,为了小的实在不值得,气坏了您的身子,伤在您身,可疼在我心呐。”

    雾茫茫这是又扮上了,如果再配上马蹄袖和一声“喳”,那可就是活脱脱一副万岁爷跟前小太监的模样了。

    她其实也知道眼下这局面如此说话,指不定更是火上浇油,可若是她能控制住自己的言行,那她也就不用看心理医生了。

    据吴用说,她这种状态是一遇到自己想逃避的局面,就用演戏来对付,因为演员永远是在扮演别人的角色,而自己其实并没有真实的经历,那也就不用为局中人的生活又哭又笑,要死要活了。

    戏一cut,情绪也就收了。

    雾茫茫话音还没落下,坐在财神小叔右手的一个男人就笑出了声,“现在的小姑娘,说话都这么有趣吗?”

    如果不戴有色眼镜看雾茫茫,那她这种表演癖也的确可称得上一种变相的幽默。

    因为这一声笑声,雾茫茫格外感激这位刚才她压根儿没留意到的男人,他不仅化解了她的尴尬,而且也算是缓和了气氛。

    雾茫茫留神一看,才发现这位发出笑声的男士其实长得挺英俊的,是那种硬汉型的英俊,留着小平头,看着非常精神,眼角的笑纹虽然泄露了他不算年轻的年龄,但也预示着他是个很爱笑的人。

    爱笑的人通常都比较好相处,也通常运气都不坏。

    雾茫茫眼尖地观察到整个牌桌上,就他面前堆积的筹码最多。

    这样的男人雾茫茫本不该忽视的,根本就是她心目中的mr.right的形象。

    看他的举止十分文雅出身必定良好,看他的手工定制皮鞋就知道经济实力也一定不凡,体魄又是一副让女人格外有安全感的模样,不说以一敌四,但撂倒两、三个小混混还是可以的。

    这个男人既满足了美人对英雄的爱慕,也满足了拜金女对坐在宝马里哭的向往。

    可就是这样近乎想象中的男人,刚才居然被她给忽视了。

    怪只怪,财神小叔太抢眼了。

    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却全身都是戏。

    所以雾茫茫虽然为那位笑声很好听的绅士闪了闪神,但很快注意力就又全部回到了财神爷的身上。

    “青青,你现在越来越没谱了,什么人都往这儿带。”路随淡淡说了一句,眼神就在此回到了牌桌上。

    只留下雾茫茫,脸“唰”地一下就红了,脸烫得可以煎鸡蛋了,脑子里仿佛也沸腾得开了花。

    无地自容大约就是眼前这种情形。

    雾茫茫小姐长这么大还从没听过这种话。

    她其实也是被娇养大的孩子,虽然小时候父母不怎么管她,但是在钱财方面对她一向大方。

    雾茫茫从小学开始就一直是班上的“白富美”,全班的冰淇淋、生日蛋糕都是她包了的。

    身后一堆小跟班,一直到大学,都是这种群星拱月的状态。

    即使不说她荷包里的藏不住非要往外蹦的银子,光是雾茫茫那张脸就足够她享受比别人更多的优待了。

    好歹雾茫茫也是g大的校花,在校园bbs上还被评为历届最美校花。

    直到今天,雾茫茫才被一盆冷水泼醒,原来在有些人面前,其实她什么都不是。她引以为傲的容貌、家世,在对方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看来真得开始内外兼修了。

    路随轻轻的一句话,就让现场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宁峥有些同情地看向雾茫茫这个小可怜。

    像他们这样的人,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惊艳这种感觉很多年前就消失了。

    但此刻,宁峥看着雾茫茫,却没来由地觉得这个小姑娘真是漂亮得惊人。

    不过是简简单单的白色t恤,前端扎了一半在牛仔裤里,是现在自以为新潮的小姑娘的普通打扮。

    牛仔裤故意做旧,膝盖和大腿上磨了好几个洞,姑且也可以称为新潮吧。

    白色帆布鞋,铆钉双肩包。

    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对他们这些努力想返老还童抓住青春的男人具有相当的吸引力。

    不过最吸引宁峥的还是雾茫茫的神情。

    她脸上先是有些茫然,被这样羞辱仿佛还没回过神来。

    继而是怒火中烧的羞惭,偏偏眼神十分倔强,努力想表达一种“我不在乎,你说了不算,是你有眼不识金镶玉”这样的表情。

    但实际上,小可怜的自尊已经被狠狠地掼在了地上。

    一脸受伤,却又伪装成“你伤不了我”的坚强。

    这样的局促、害羞,火亮的眼睛,绯红的脸颊,急促的呼吸、起伏的胸脯,都让人觉得惊艳。

    但惊艳归惊艳,同情归同情,当着路随的面儿,宁峥却也不愿意反驳他的话。

    而出乎人意料的是,路青青闻言虽然脸色变得很难看,还有些恐惧,可居然没有就这样拉着雾茫茫离开,反而继续求道:“小叔,茫茫是真心来道歉的,她已经知道错了。”

    雾茫茫也没料到路青青会这样讲义气。

    绝对称得上义薄云天,没想到她们之间“互相点赞”的情谊,竟然让路青青这样尽力帮她。

    其实雾茫茫早看出了,财神爷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在座没人愿意冒着得罪他的危险而驳他的话。

    路青青能做到这一步,比堵机枪、炸碉堡的勇气也少不了多少了。

    宁峥见状,不得不帮着路青青再给路随递个台阶,否则两个小姑娘肯定得被吓坏了,“小孩子家,瞧着挺可怜的,不如给她们一个机会吧?”

    路随看着宁峥不明所以地笑了笑。

    宁峥虽然没读懂路随笑容里的意思,但已经知道路随并没有跟小姑娘计较,不过是不喜欢被人打扰而已。

    说来也是,路随本来就喜静,日子过得跟苦行僧一样,连欲都禁了。

    每年去一趟西藏,每回大家都以为他回来时准得一身喇嘛装扮,但他居然还活在尘世里。

    “来来啦,帮我摸一张牌。”宁峥侧头对身边的女伴道。

    漂亮的女伴伸出刚做过指甲的手,扭腰摆胯地摸了一张牌,肢体语言丰富得令人叹为观止。

    但然并卵,摸起来一张无用的牌,打出后还被对门儿给碰了。

    宁峥的女伴嘟了嘟嘴巴,他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无妨。”

    梯子已经递给了雾茫茫,她的命运,或者她爸爸小家具厂的命运就全靠她的牌运了。

    宁峥搂着女伴的肩膀对路随道:“让小姑娘帮你摸张牌如何?”

    路随不置可否,但身子却往椅背上靠了靠,让出了一定空间。

    路青青轻轻推了推雾茫茫,在她背后低声道:“小叔不喜欢被人碰。”

    雾茫茫万幸今天自己穿的是t恤、牛仔裤,有利于她身上的任何部位或布料都不会碰到财神小叔。

    雾茫茫走到路随身边,挺胸收腹,恨不能收得前胸贴后背,连呼吸的热气都不敢吐出来,只能屏息伸手,没有任何多余的肢体语言,以闪电般的速度摸了一张牌。

    仿佛深怕别人不许她摸牌似的。

    这番干净利落,不仅让宁峥轻笑出声,就是坐在路随对面不苟言笑的陆廷都笑了笑。

    雾茫茫也是打麻将的人,上大学的时候经常给同寝室的姑娘输生活费。

    虽然带着点儿故意,但牌运从来不佳也是事实。

    此刻,雾茫茫都不敢翻过来看牌,只用大拇指在扣着的牌上摸了摸,应该是张“萬”,但具体是多少就摸不出来了。

    雾茫茫垂下眼皮偷瞄了一下路随的牌。

    好家伙,萬子清一色不说,还是龙七对,手上已经三张九萬,就单吊另外一张九萬了。

    但看桌面上打出的牌里面,一张萬子都没有,可见其他三家都要萬子,就这么着,都还敢做这样的牌,真是好胆气。

    “赶紧翻过来让我们看看啊,今天路随可是输了一辆车了,就看你能不能让他翻身了。”蒋宝良蒋大状道。

    雾茫茫实在没办法,反正也摸不出到底是几萬,是龙是虫就看这一张了,她闭上眼睛以破釜沉舟之勇将牌翻转过来放到桌上,手心恋恋不舍地离开牌面。

    周遭一片寂静,雾茫茫等了五秒都没有动静,不得不掀开眼皮半眯着眼睛扫向那张牌。

    “哇,是九萬,是九萬,真的是九萬诶。”雾茫茫一下就笑着跳了起来,抱着路青青开始又蹦又跳。

    路随推倒牌。

    宁峥笑道:“看来小姑娘挺旺你的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