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戏剧女神 Chapter 3



    “对不起,耽误你的时间了,不会要求我付超时费吧?我真的没有钱了,车都卖了。”雾茫茫从吴用递过来的纸巾盒子里抽了两张纸来擦眼泪,此刻还不忘挑剔,“吴医生,你好歹也是高收入人群,下次买纸能不能不要买这种促销纸,好歹心相印买一盒啊,又不贵。”

    吴用收回自己的好心。

    “诶,别别别,我还要用呢。”雾茫茫用纸巾捂着鼻子,擤了擤鼻涕,鼻腔这才舒坦了,“我可以用一下你的洗手间吗?吴医生。”

    吴用无奈地点点头。

    半小时后,吴用不得不去敲卫生间的门,“茫茫,你好了吗?”

    里面没有人回答,吴用着急地又敲了两声,“茫茫,茫茫!”

    “不要吵啦,眼线都画歪掉了。”雾茫茫的女高音从洗手间里飚出。

    吴用抹了抹汗,他刚才居然会以为雾茫茫是想不开了。

    “门没锁,自己进来吧。”雾茫茫的声音又恢复了平日的清甜。

    吴用开门进去,雾茫茫正在刷睫毛,“等一下就好了。”

    待睫毛膏干掉,雾茫茫走出卫生间拿了墨镜来架在鼻梁上,看了看吴用办公室的光线,此刻正适合拍照,而且吴用的办公室望出去风景还算不错,她果断地将手机递给吴用,“吴医生,给我拍几张照片。”

    雾茫茫快速地走到吴用的桌边,凹了个长腿pose,将白色的t恤拉起在小腹上方打了一个结,露出光洁的平坦的漂亮的小腹来。单手撑在故意翘起的屁股上,以凸出胸线和臀部曲线。

    “吴医生,我的鞋子要贴到照片底部拍哦,这样才会显高。”虽然雾茫茫的167已经不算矮了,但是跟170的女人比就差远了,而且腿永远不嫌太长。

    吴用无奈地摇摇头,虽然雾茫茫是他的病人,但是他也还是没习惯她的这种跳跃思维。

    “哎,等等。”雾茫茫跑到吴用的身边,“差点儿忘记用美图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主动帮我点美图拍照的。”雾茫茫一边调出软件,一边道:“虽然我已经生得很美了,既不用美白,也不用亮眼,也不用拉长身高比例,但是最近好像有点儿黑眼圈。”

    雾茫茫弄好软件,朝吴用比了个ok的手势,走回他的办公桌前,抬起一只脚勾向后,嘟起嘴,右手食指点在脸颊旁,做了个很装嫩的q表情。

    吴用一阵恶寒,永远搞不清女人为什么总是这么热衷自拍。

    “热衷自拍的都是美女,而我这是为了美化网络环境。”雾茫茫回答吴用道,她拿回手机,还算满意拍照效果,一边点开微博准备po照,一边对吴用道:“吴医生,你关注我的微博没有啊,我还差九万八千个粉就跨入百万大军了。”

    雾茫茫举起手机,笑了起来,“今天又增加了二十三个粉诶,虽然是骂我的黑粉,但是姑奶奶我不care。”

    雾茫茫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吴用聊道:“吴医生,你知道龙秀娟吗?她改名叫小龙女了,上个月她的粉丝刚满百万,在上锦摆了十几桌庆祝。生怕人不知道她是暴发户一般,你一听她以前那名字,就知道她爸妈都是小学文化了。”雾茫茫啧啧两声,“我要是满百万粉丝,才不要像她一样没品,到时候我要请大家去星光happy。”

    “星光,你知道吗?”雾茫茫微微侧头问道。

    吴用摇摇头,上锦他倒是知道,不连酒水一桌消费不下五千元的地儿,就为了庆祝粉丝满百万?

    “星光是会员制,非会员都不接待的,一年光维持会员资格就要五十万。”雾茫茫道:“我爸是会员,到时候我可以借他的卡去。”

    吴用叹息一声,“茫茫,其实你不必把自己扮演成这样子,你并不是这样虚荣浮夸的女孩儿。”

    雾茫茫点击按钮,微博弹了出去,“吴医生,你说错了,这才是我本性。”

    吴用的手机响起提示音,雾茫茫探过头去一看,“吴医生,原来你早就关注我了,我跟你互粉啊,你微博叫什么?”

    “你赶紧走吧,你已经耽误我一个小时了。”吴用飞快地收起手机,将雾茫茫送出门,这才点开她的微博看,上面是他刚给雾茫茫拍的照片,已经微修完毕。

    阳光、落地窗,还有年轻美貌、身材靓到爆的美人。配的文字是“办公室的阳光是不是很好?”

    引人误解的句子。

    下面果然一堆人回复“哇,换工作啦,办公室装修得好知性,有品位。”

    “果然是白富美啊,办公室楼层好高啊,是独立办公室吧?高学历高智商高颜值的女神啊。”

    当然也有人不怀好意地问,“小腹好平坦啊,打掉了?”

    很快雾茫茫就又传了一条微博上来,上传的是刚才拍的另外几张照片,“从今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我们都好好的好不好?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

    吴用揉了揉眉心,连微博上也要演。

    却说雾茫茫从吴用的办公室出去后,由于没有小车代步了,所以不得不选择搭乘亲民的地铁,她低头看看手里最近才办的公交一卡通,叹息一声,幸好她发到微博上的照片从来都是戴着墨镜的,要不然被人发现她这个白富美居然挤地铁,肯定要被各种嘲笑。

    一会儿工夫,微博的回复就已经几百条了,雾茫茫满足地喟叹一声。转手去点好友圈的微博,看到龙秀娟三分钟之前才更新了一条微博,内容没什么新意,照片上笑得那么僵硬,不就是为了炫她新整的“酒窝”么?

    雾茫茫扫了一眼就想关掉,但余光扫到最后一排字,“三分钟之前,来自6s”,雾茫茫眼睛一黯,再去看好友圈其他人的微博,清一色都是6s发出的微博。

    真是装x到家了。

    要知道6s可是昨天才上市呢,苹果门店前排了好长的队伍,可惜雾茫茫囊中羞涩,要不然她铁定也会第一时间用6s发一条微博的。

    再看自己用疯6发的微博下,好友回复的清一色的“呵呵”两个字,雾茫茫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打脸”。

    朋友圈里此刻也有了提示,是雾茫茫的“闺蜜”路青青发的,上面说她最近试用了一款日本的睫毛生长液,一个月内睫毛就长长了2毫米,路青青还po了真人照片,睫毛看着好像的确比以前长了。

    雾茫茫摘下墨镜,掏出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的睫毛,被墨镜压得有点儿变形了,但其实也可以再长一点儿的,她的手指在手机上灵巧翻动打了几个字,“多少米?哪里买?”

    可是此话一出就觉得太low了,居然还问价格,雾茫茫又把打好的字删掉,叹了口气,默默地将手机装到兜里,然后默默地使力跺了一脚,只听她背后的“猥琐男”尖叫一声,抱着脚在原地跳。

    雾茫茫冷哼一声,知道姑奶奶为什么喜欢穿高跟鞋了吧?受力面积小,压强就大。

    “臭婊/子!”那个猥琐男对直雾茫茫冲过来,扬起手就要打她。

    结果雾茫茫手一抬架开那个猥琐男的手,反手一压,就将猥琐男的手臂拧转到了身后,一脚踩在他背上,动作十分麻溜,“cid,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当年为了“演好动作片”,雾茫茫可是上过武术学校的。

    可是等快嘴地说出去,雾茫茫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大陆,不适用cid,都怪她最近无聊,居然翻看tvb的老片。

    “你神经病啊!”那猥琐男骂道。

    雾茫茫一时失神,地铁刚好到站,她一把松开猥琐男,像小兔子一样跐溜地跑出了地铁,远离了人群之后,才一手扶着旁边的栏杆一手叉腰地不停喘气。

    雾茫茫的眼前闪过地铁里那些乘客惊异的眼神,她难受地转过身靠在扶栏上,不知何时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她后知后觉地用手背擦了一把,心里懊恼,妆容肯定又毁了。掏出小镜子一看,果然已经成了烟熏妆。好在素颜也不是见不得人,她索性掏出湿巾纸全部抹掉。

    雾茫茫手忙脚乱之际,手机铃音忽然震天响起,这还是她自己去ktv的录音室录制的demo,“我是珍爱网,我是百合网,我是世纪佳缘网,我是非常勿扰……”

    雾茫茫不耐地接起电话,“妈咪,什么事啊?”

    “又不是港台剧,你跟我叫什么妈咪啊?”雾太太柳乐维女士斥道,“今晚回家吃饭吗?”

    “没钱打的。”雾茫茫回了一句。她家好歹也是暴发户,别墅买在半山腰,公交、地铁一律不到,从山脚到山顶步行要四十分钟,穿高跟鞋的话至少一个半小时。

    “那就用uber。你花了多少钱,我给你支付宝转账。”柳女士道。

    “妈,生怕人不知道你学会用智能手机的app了啊?”雾茫茫撇嘴。

    “你弟弟想你了,你到底回不回来?”

    “不回去。”雾茫茫果断挂断手机,凭什么她弟弟想她了她就得回去啊?

    她小时候那么想念爸爸妈妈,他们不也没搭理她吗?

    哦,现在感情和好了,四十岁老蚌生珠生了个有蛋蛋的,就成宝贝了?

    每天亲自接送幼儿园?

    每天亲手给他洗澡?

    每天晚上还要给他讲故事哄他睡觉?

    雾茫茫觉得真是呵呵了。

    不回去,坚决不回去。

    “我是atm,我是支付宝,我是财付通,我是哆啦a梦……”

    魔音扰民。

    雾茫茫肌无力地接起电话,“爹。”

    激起雾松一个冷颤,他赶快摇摇头,觉得给雾茫茫找错了心理医生,吴用吴用一听就没有用。

    “茫茫,你为什么不回来吃饭啊?你弟弟天天想你。”

    “爹——”雾茫茫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你和娘就是重男轻女,只喜欢带把儿的,可以给咱们老雾家传宗接代是吧?女儿就是草做的吗?半夜三点就要起来磨豆腐,白天还要去街头吆喝,如今连我卖豆腐的马车都没收了…...”

    “嘟嘟嘟……”电话那头已经挂断了。

    雾茫茫收起手机,可总算是清净了,谁说演戏没有好处的?今天她这一出豆腐西施就演得挺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